周末,我与女友阿筠及一班好友到酒吧消遗。 女友阿筠选择了一条,一件头的黑色短袖V字型胸口的贴身迷你裙出门。 大约晚上十一时,当我们一行五人「三男二女」也谈得很尽兴之际, 酒吧突然停电经理抱嫌说要提早关门。 我们本打算转场,可是想到今天是周末, 到处都挤满人不会有位子。 敏仪就提议不如在附近的酒店开个房间, 继续喝酒尽兴。 我们买完了酒,再到酒店开了一间豪华客房后, 大家就上楼进酒店房间去。 房间很豪华,中间置了一张古典大床。 安顿下来后,我们就开始喝酒。 喝着笑着间,我们全都陷入了酒醉状态。 敏仪突然提议玩扑克牌,输了的要脱去身上面的一件衣服, 脱光再输就要到房外跑一圈。 敏仪平时也是个玩得之人,我们更知道她是个lesible, 只喜欢女生。 我女友阿筠听到此提议后,虽然反对, 但经不起他们的再三哀求她终于答应了,况且我们也未必会输。 我们一边喝着酒一边围坐在地毯上打牌。 第一局阿筠就输了,就坐着脱了丝袜,露出雪白的双腿。 「双腿很白啊!」Peter看着我女友阿筠脱掉丝袜说笑道。 「用你双脚来打手枪一定很舒服啊!」John也说笑着。 「你变态!..死色鬼!」我女友阿筠红着脸, 连忙跪起来打了John两下。 接下来,我们三个男的一直在输要脱衣服。 我女友阿筠在酒精催性的情况下,平时害羞的她, 也慢慢玩得性起。 想不到玩了十局之后,我们三个男的已经脱得清光。 三个人当中,John的阴茎真是大得惊人。 敏仪身上也只脱剩胸罩和内裤,倒是我女友阿筠只脱了丝袜而已。 一直喝着玩着,可能在女生面前的关系, 我们三个男的阴茎早就翘得高高的。 我看到John和Peter不时偷瞄我女友阿筠的双腿。 我也看到女友阿筠脸红耳赤的,也不时偷瞄着John正勃起的巨大阴茎。 房间里的气氛热洪洪,大家都酒精催性, 我也乐在其中没有生气。 又打了一局,结果想不到阿筠会一时大意输了。 大家都兴高彩烈的,要阿筠脱去身上的贴身迷你裙露出胸罩和内裤。 大家都紧盯着阿筠,她就遮遮掩掩的背对我们站起来, 弯着腰把她的迷你裙给脱下来掉在地上。 原来阿筠里头穿的是黑色胸罩和T字内裤, 后面T字陷入深深的肉缝中露出两片白白肥肥的大屁股, 非常诱人。 也许是因为酒精加上这样的刺激,John和Peter更被引得站起来, 伸出手去抚弄我女友阿筠的大屁股。 他们迅速的把我女友阿筠拉到床边推坐下来, 左右两边一起乱摸阿筠的大腿、肚子、小腿及脚板。 虽然阿筠极力忍耐体内澎湃的性欲, 身体也在拼命的挣扎着。 但最后也敌不过淫乱气氛下带来的快感, 开始动情的呻吟起来。 「喔..阿强...救命..!」阿筠在边呻吟着的同时向我求救道。 John和Peter一边摸一边偷看我的反应, 但只见我对他们笑了一笑并没有生气。 这样John和Peter更变本加厉,隔着胸罩, 一起用手在我女友阿筠的乳房上大力搓揉。 John开始转移用手指,隔着我女友阿筠的内裤, 慢慢插入搓揉着她敏感的阴核。 只见阿筠被John的手指一搓一搓阴道后, 双腿立即变得无力的软软屈曲起来。 「啊啊...不...不要....好了..停..停下来..」我女友阿筠脸红耳赤的挣扎着。 敏仪此时也加入了凌辱我女友阿筠的行列。 她在床边蹲跪了下来,然后爱抚着阿筠的大腿。 敏仪又提起阿筠的小腿抚摸,同时又用舌头从舔着阿筠的脚指、脚背、小腿, 再到大腿。 Peter则索性走到阿筠后方,从后吸啜着阿筠的颈项, 双手隔着胸罩爱抚着她的双乳。 「啊啊...敏仪..你?!」我女友阿筠不知所操的娇喘着。 面对上下多路的夹击,我女友阿筠终于被弄得失去了理志。 阿筠此时已经放弃了挣扎,只懂忘情的呻吟着。 阿筠的呻吟声令我的阴茎胀得要更厉害。 不久,阿筠就头迎后,脚尖伸直的开始抽蓄。 『啊啊...啊.......喔!』阿筠终于被玩得在众人面前高潮了起来。 看着阿筠高潮,大家一时都停了手玩摸她, 忽然有电话声响起来。 只见阿筠的神志有点回服过来,并趁机脱离他们的魔掌走向我, 死命的抱着我娇喘不停。 原来是敏仪的手机响起来,她接听后表示有要事赶着离开。 在她穿回衣服的同时,John和Peter则继续赤裸的一个上厕所、一个到冰箱拿酒。 阿筠则仍然坐在地上抱着我在娇喘着。 「筠...看你刚才被她们凌辱,我很兴奋。 」我在阿筠耳边细声说。 「什么!」阿筠抬头带点生气的看着我。 「刚才享受吗?你想让他们干你吗?」我继续挑逗着阿筠的性欲, 我感觉到她的心快要跳出来似的。 「你...变态..」阿筠扭着我的耳朵生气的说。 「刚才是谁一直偷看着John的大阴茎?..」我奸笑的看着阿筠问道。 「不知道!」阿筠马上满脸通红,娇羞的把头埋在我肩搏, 抱紧我不放。 「我要走了,你们慢慢玩吧。 」敏仪笑着向我们道别。 阿筠转身坐在我旁边向她挥手道别。 John和Peter也正好回来和她道别,跟着赤条条的也坐到地毯上来。 当敏仪离开后,房间就只剩下三个脱得清光的男人, 和我那只穿胸罩和内裤的女友阿筠。 可能因为这样,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尴尬, 又有点淫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