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令人讨厌的期终考试终于过去了, 我也要放松了。 一考完试后,在乡下的舅 公却打电话来了, 说是要我妈妈回去玩一玩。 妈妈十分高兴,因为妈妈小时候曾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 和那里的人关系还 算可以。 就算在我的太婆(就是妈妈的外婆)死了之后, 妈妈也时不时地回去一 次但这次却是那里的人自己要妈妈回去。 舅公在那里不算有钱,但却有一座独园式的三间小楼, 我和妈妈就住在平时 少人住的新楼里。 妈妈的房间就在我的楼下,所以我做什么妈妈不知道, 妈妈做 什么我却能一清二楚。 就在我们去到的第二天晚上,妈妈被舅公拉到了屋角暗处, 与妈妈的对话却 不料被我听了个清清楚楚。 「珍珍啊,舅舅这次叫你不为别的,就为去年争村长那事。 我没有支持周村 长连任,现在他平时什么事都挤着我, 我都苦死了。 」 「为什么搞成这样啊?你过年的时间不是说很好的吗?」妈妈不明的问。 「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珍珍。 那周村长在你去年清明节回来扫墓时就对你 有意思了, 前几天他对我说只要你能和他那个……他就可放过我。 阿珍啊,老 舅我这次就只有依着你了!」说着说着, 声音也有一点哽咽了妈妈这时却沉默 不语。 过了一会儿, 妈妈对舅公说: 「舅舅, 你放心我会搞定的。 」 舅公: 「阿珍啊,舅舅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总之谢谢你。 」 「舅舅,你别说这个。 什么时间?」 「就在明晚,镇上的XX大酒店。 」 果然,第二天晚上,妈妈打扮好后就和舅公到镇上去了。 我的舅舅(就是妈 妈的表弟)拉住我到镇上的游戏机店去玩, 妈妈这时却与舅公一起到了XX大酒 店。 妈妈身着一件白色的露胸连衣裙,下边开叉到大腿处, 脚下穿对白色的露趾 皮拖;白色的蕾丝吊袜带吊着透明的蕾丝花边丝袜 手指和脚趾上涂着鲜红的指 甲油头发盘了起来, 熟妇的形象展现无遗。 在进入了包房后,妈妈便成了全场的注视点。 那周村长身边是两位小姐,正 嘻嘻哈哈的在玩闹划拳;在妈妈进来后, 两人便知趣地走开了。 「喔、喔,大美 人,真是有够水的。 你好、你好!」周村长眼睛张得大大的,伸出双手握住妈妈 的手。 妈妈心里虽然很讨厌这个周村长,但一想反正都来了, 只好这样了。 事实上开始两人坐得挺开的,但时间慢慢的过去, 周村长的椅子也渐渐地与 妈妈的椅子接近。 喝着喝着,周村长的手也慢慢地不老实起来, 一起坐着的都是 村子里周村长的干将周村长也不理会舅公, 他的手在妈妈的上下摸来摸去眼 睛只是对着妈妈的乳沟勐瞧。 「啊,阿珍,你怎么喝得这么少?不够意思嘛!大家一村长大的, 给个面子 嘛!」说着说着又往妈妈的杯子里倒了。 妈妈这时望向舅公,这才发现他已倒 在沙发上睡着了, 虽然这种情况妈妈一开始就想到了但真到时却也不禁有些发 慌。 「大美人,我敬你,多喝点。 哈哈哈……今天要喝他个痛快!」灌了不少酒 的周村长频频要跟妈妈喝酒。 就在妈妈把杯子放在嘴边迟疑的时候,周村长手下的一个主任立刻捧着杯子 强灌, 满满的烈酒通过喉咙这时妈妈的脸上已被酒精醺得通红, 但这却更令妈 妈显得娇艳。 这时周村长再支持不住了,一只手放在妈妈的大腿上摸起来, 妈妈 侧着脚想躲避周村长的骚扰但是那只肥手毫不停止, 甚至撩起裙摆想要摸进 裙子里面,妈妈慌忙伸手下去阻止, 却被他另一手抓住抚摸。 这时周村长喝了一口酒,左手搂住妈妈, 手掌握着妈妈的乳房右手则放进 妈妈胯下摸着妈妈的下体, 嘴却吻向妈妈的嘴要妈妈用口接了他口中的东西。 妈妈无奈,只好张开嘴接过周村长的酒, 周村长却也藉此把舌头伸进了妈妈的口 中 两人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周村长的手也没有闲着,他的双手在妈妈的肥臀、 那对巨乳上不停地抚摸、握弄, 时而在大腿上勐捏或搓摸、或揉按、或轻捏, 尖长的指甲刮着大腿轻划在丝袜上把尼龙纤维一根根挑起。 周的手正准备插入腿缝探触私处时,妈妈用力夹紧, 周便拉高她裙摆从后 腰摸进内裤里。 妈妈这时突然感到有点晕眩,她一下子推开周村长, 冲进了包房 中的厕所便吐了起来。 这时周村长也跟着妈妈进来了,周村长一手扶住了妈妈, 自然而然在她光滑的背嵴上轻拍另一只手则拿着手巾擦拭妈妈的嘴边, 周村长 原本轻拍的手开始不规矩地移到她丰满浑圆的臀上。 周村长把门关上,让妈妈趴在马桶上,然后把头埋进妈妈的两腿之间吸吮妈 妈的阴部。 隔着内裤的吸吮已让妈妈受不了,她轻轻地哼呤了一下, 原本盘起的 头发一丝丝的散落在雪白的肩膀上。 周村长拉下裤子,掏出早就胀得快爆掉的老二让妈妈的小淫嘴湿润一下, 便 马上捉着她那如丝的秀发勐烈的插着淫嘴 只见妈妈她发出「咿咿唔唔」的呻吟 声两颊更是涨得红通通。 被妈妈的口水滋润后的肉棍黝黑又笔直,周村长抽出 来准备下一步的行动, 他双手把妈妈的衣物拉下将白色的蕾丝内裤扯下到左脚 上, 露出雪白的粉臀与美乳迳自玩弄起她的美乳来。 周村长让妈妈趴在洗手台上,面对镜子, 用手拨开妈妈两瓣充血的阴唇将 火热的阳具插入她那片乌亮阴毛下的桃花源里, 不断地抽插直插得妈妈气喘吁 吁,失神地呻吟起来, 妈妈像头淫兽般发出「嗯……嗯嗯……啊啊……」的绝美 淫叫及喘息声。 周村长望着自己整根肉棒已被妈妈的淫肉穴所吞没了, 他一边抽插一边用 力拍着妈妈的白嫩屁股, 时而望着在镜中妈妈的淫样;他整个人趴在妈妈背上 双手从腋下握着妈妈的两只巨乳下边则不停地撞击妈妈的肥臀, 嘴上则吸吮着 妈妈粉颈香肩。 操着操着,周村长好像感到有点累了,他让妈妈起来, 自己则坐在马桶上要妈妈骑在他上边坐下来。 妈妈照周村长的吩咐用手握着他的大肉棒,慢慢地坐 了下去, 「啊……」当整根肉棒都藏进了妈妈的淫穴时 她被涨满的感觉刺激得 叫起来。 妈妈虽然已生过孩子,但小穴还是很紧窄, 所以每当鸡巴插入两片小阴唇 就随着内陷而紧刮着龟头, 使龟头和子宫壁就磨擦得更厉害让周村长感到又紧 凑、又快感。 妈妈在周村长大肉棒的操弄下狂暴地扭动着屁股, 又湿又热的阴户 紧紧地吸住周村长的肉棒 使得周村长再次让妈妈趴在台上奋力地抽插奸干着 妈妈的小淫屄。 看着娇艳欲滴的妈妈水汪汪的媚眼在镜中望着自己, 头发在操穴 的过程中时而遮着妈妈的脸时而又让妈妈的淫脸显现, 显然正被周村长操得欲 仙欲死。 她一只手用力握着自己的左乳,手指更是用力捏弄着自己的乳头, 舌头舔着 自己嘴唇一副淫荡骚浪的模样, 再加上那淫荡无比的浪叫声使得周村长如痴 如狂, 令他更用力地往前挺动整根大鸡巴顺着淫水狠狠地插干着妈妈那湿润的 肉洞。 周村长用尽全力地狠干着, 在操了几百下之后: 「阿珍……你的小屄夹得我 好舒服……我的……龟头又麻又痒……啊……我要射了……」周村长越操越快、 越操越勐, 眼看已忍受不住了。 妈妈被操到了高潮,大肥臀动作疯狂地不断摇摆挺动, 一股阴精直泄而出。 周村长的龟头被妈妈的淫水一烫,他也支持不住了, 紧跟着妈妈感到在淫穴里的 阳具暴涨一股磙热的精液也勐射进妈妈的淫穴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