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普通的银行上班族,过着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 每天骑着机车上班经过东区的时候总是会停在某个巷口的早餐车附近, 然后走过去买早餐。 早餐车的早餐味道还不错,但是最引人侧目的是早餐车的老板娘。 记得第一次买早餐的时候,觉得她长相平凡无奇, 可是多买了几次慢慢觉得她越看越顺眼。 20出头岁,眼睛乌黑水灵,头发绑着马尾, 皮肤虽不白但却透露着健康的光泽可能是方便她作饭团跟煎饼吧, 身上总是穿着紧身衬衫样式总是那几款,廉价的衣服包裹着年轻的身体, 胸部一看就知道是自然坚挺的让人难以想像以她大学生的年纪, 怎么会愿意作这么辛苦的工作是不是帮忙家里生计呢?多买了几次之后, 经由她递饭团给我的手我总是刻意的接触一下她的手, 感受那不到一秒的温柔。 我一直很想跟她说,我有固定的收入,请跟我交往, 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但是总是提不起勇气。 直到有一天,我去买早餐的时候,看到她身边有一个蛮帅气的男子在帮忙递送早餐给客人, 旁边还有一个年约6、7岁的小男生绕着她撒娇叫妈妈, 我的心登时碎了几个月来的幻想终于破灭,那天我匆匆的买了早餐, 就到我上班的银行去了可是心里总是静不下来, 好像回到初恋的时候。 过了几天,我又去买早餐,看着她在早晨的阳光下煎着蛋饼, 肌肤透着亮晶晶的细微汗水心里真是舍不得, 下定决心看能不能帮助她别在这么辛苦的抛头露面工作。 等着等着,就是那么巧那天早上天气不好, 她可能早早收摊跑到我们银行办事,我远远的看她跟她老公一起走过来, 身上穿着蓝色格子紧身衬衫配上剪裁合身的牛仔裤, 身材还是那么的匀称。 我心念一动,急忙叫柜台小姐先到我办公室拿文件, 我直接站到柜台等她过来接洽原来她是来开户的。 在我们银行,开户要上二楼的柜台,我领着她们夫妇俩到二楼, 找了一张L型沙发请他们填写资料他们可能因为刚刚收摊, 觉得身上有油污不大好意思坐下来我直说没关系请坐, 他们夫妇两才讪讪的坐在沙发的边缘。 我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们两个,觉得他们真的很幸福。 看完她们填写的资料后,女的叫范姜怡玫, 姓氏是少见的复姓名字却很普通,籍贯在花莲, 现住地址在某个偏远地段看样子她的体态均匀可能是有一点原住民的血统。 他们拿了5千元开户,我跟他们说开户用一百元就好了, 他们却坚持就用那5千元开户我收下那整齐排列好但却有一点油腻的纸钞, 叫柜台小姐拿去办理。 这时候我听见那男的说: 「怡玫啊, 小勇快上小学了他的教育费用我们负担不大起来, 现在的小学生教科书、补习费、安亲搬、器材等 都要不少的开销我们还要租房子、寄钱回去, 没那么多钱怎么办?」怡玫说: 「没关系 我们再早一点起来卖早餐尽量筹钱,中午以后我们再去帮人家清洁大楼好了。 」那男的说: 「真是对不起你,带你出来没能让你幸福, 反倒让你吃了苦。 」怡玫说: 「没有关系,能作多少算多少了。 」我心里想着,他们真是乐观的一对夫妻。 隔天我又去买早餐,这次我刻意不带安全帽去买, 她一眼就看出我是昨天亲切的银行襄理满脸堆笑的跟我打招唿, 我也笑笑回了礼当她拿蛋饼给我的时候,我脑筋一转, 假装身上忘记带钱跟她对不起然后准备转身就走, 她跟我说: 「没关系啦下次再一起给就好了。 」我跟她说: 「那怎么好意思呢?不然你收摊后到我们银行来, 我请你喝杯茶顺便帮你用员工优惠存款好了, 可以有比较多的利息喔。 」她一听到有优惠利息,就一口答应了, 转头跟她老公说: 「哥等一下忙完你先收摊, 我待会儿去银行办一下事情很快就来帮你忙了。 」我跟她老公点头后,他老公也认得我是昨天那个襄理, 也是微笑点头。 于是我就先回办公室等怡玫来。 约莫过了30分钟,怡玫到2楼襄理室敲了门, 我请她进来坐她身上仍穿着煎饼用的厨房围裙, 有一点油腻但是胸部鼓鼓的,仍然一望即知的青春胴体。 她拨着头发,听我解释优惠利率的事情, 讲到一半 我说: 「对了,我还没给你你早餐钱。 」我打开皮包要还她早上的早餐钱,她一看到我的皮夹塞满了整齐亮丽的千元大钞, 眼里充满着欣羡的神色。 又讲了一阵子, 她问说: 「请问你一个月薪水多少钱啊?」我想终于有谱了, 就回答说: 「大概20万吧!」她听到了低唿一声: 「这么多啊!」我说: 「对啊!」接着我转身打开办公桌后面的保险柜 里面叠着将近300万元的现金看得出她更是羡慕了。 我见时机成熟了, 就对她说: 「如果你有需要用钱, 我可以给你可是……」我稍稍顿了一下看着她的眼睛, 眼光慢慢游移到她的全身、鼓鼓的胸部、匀称的腰身、修长带点肉的大腿及那遐想的中间地带。 她脸上略为一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感觉上好像有一点动怒, 也有一点犹豫。 我有一点心慌, 赶紧说: 「开玩笑的啦, 你若需要钱的话我借你就好了。 」她顿了一顿, 用很小的声音说: 「借了是不用还的那种吗?」我听到一下子会意不过来, 问说: 「啥?」她头低了低 然后擡起来看着我的脸说: 「可以不用还是吗?你想要我可以, 但是钱就不用还对吧!」我听懂她的意思 赶紧说: 「10万元1次行吗?我现在就想要!」她缓缓的点了点头说: 「好?可是要快一点 我还要回去收摊。 」接着她就脱下了她的外衣及裤子,但是没有把内衣裤脱掉, 似乎仍在考虑着什么。 我赶紧拿了10万元放在她脱掉的衣服上面, 跟她说: 「可以吗?」她缓缓的点点头 轻轻的嗯了一声脱掉了她的内衣。 我请她靠在门旁的墙壁,跪下来嗅着她神秘地带, 一股淡淡的骚味触动我的血液我的唿吸似乎也急促了起来, 带着耐心的轻轻拖掉她的内裤我站起身打开了我的拉链, 便在她身上动作着。 约莫过了3分钟,她带着一点着急、后悔及不耐烦的表情看着我, 我知道她要赶回去帮忙 就跟她说: 「马上就好了。 」她点了点头,眼睛看着旁边的地板上,我仍然在她身上继续动着, 然后终于完事……她急急的穿起了衣服裤子 跟我说: 「那……就谢谢了。 」接着将那10万元收起来用围裙包好,下楼离开。 我看着她的背影,闻到身上有一点油烟味, 想着: 「如果我能比她老公早一点认识她就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