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顶楼的旋转餐厅我惊呆了,怎么会是她?!我垂涎以久的计算机老师。 分明是她么!她的晚装分明就是小鹿的晚装, 她说的很清楚!一想到她可能认识我我就胆怯了!趁她还没有注意到我, 我转身就走下楼去。 但走到一楼我又犹豫了。 她可能不认识我!是的我们班有一百多人,学生认识老师可老师不一定认识学生!赌一把!我又登上顶楼直奔她的位子。 “小鹿?”我低声问了。 她莞尔一笑, 轻点了一下头: “请坐!”那悦耳的声音又与课堂上不同, 增添了几分妩媚又有点挑逗。 她不认识我!我暗自庆兴。 我用网上的身份与她闲聊起来。 她丈夫两星期以前去北京出差了,才两周她就熬不过了!终于我们的话题谈到了性上。 “能下去谈么?我在四楼开了房间。” 她说。 “只要你愿意!我……恭敬不如从命。” 我们携手下到四楼,到了她早已开好的房间。 “你等一会我换件衣服。” “请便。” 我坐到客厅的长沙发上回答说。 五分钟后她从更衣室走了出来。 一双玄红的时装皮鞋,一双黑色的鱼网袜,二十五厘米的迷你裙, 紧身的皮围没穿文胸。 她径直走到酒柜旁,拿起两只倒扣在酒盘中的高脚杯夹在食指与中指与无名指之间的指缝间, 倒了两杯红玫瑰。 然后轻盈的坐到我的身边: “来,干一杯。 接着我们的话题继续说。” 我接过酒, 一饮而尽(其实是在壮胆): “再来一杯!”“你呀!慢慢喝。 人家还没喝呢!给!”她把刚送到嘴边的酒放了下来倒进了我的杯子里, 然后又去倒了一杯。 这会把瓶子也提到了沙发上。 我们轻碰了一下杯,各自抿了一口。 “刚才说到那了?”她向我身上轻压过来。 当她的左腿向右腿上放时我瞥见了她的粉色小内裤, 上面用黄线绣着一只Snoopy。 我灵机说: “说道它了!”我用拿杯子的手向她的那里指了一下。 “你真坏!”“不,不,是小狗!”我狡辩道。 “她很乖,你摸摸看!”我鼓起勇气, 把手向那个地方伸了过去。 我的手在抖动,一不小心我碰到了她凝脂般的大腿内侧。 一股强大的电流冲击了我的全身。 我慌忙把手缩了回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怎么?从没碰过女人?看你跟我年龄差不多么, 你不是说我是你女朋友么?”“在网上是虚拟的 可现在是真人我有点怕。” “这里没别人,只有我们两个。 我们只当是在网上!好么?”说着她把双唇轻轻的压在我的唇上。 舌尖拨开我的唇,撬开我的牙齿,紧紧的缠到我的舌上。 酒杯掉到了地上,我终于决堤了。 我已经喘不上气来了,我们紧紧的缠在一起。 我想象着A片的样子,勐捏住她的双乳,两个食指轻揉着她的乳头。 用嘴紧吸她的嘴。 腿在她大腿内侧来回蹭。 “哥哥我不行了!呀…呀…呀,下面,下面!我要吃你下面。” “好,小鹿你舔吧……”我的老二早已鼓胀起来。 说着小鹿吞吐起我的那硕大的肉棒来。 小鹿把肉棒放入樱桃小口中,进进出出, 忙个不停好象不知道累似的。 但是我好象是支持不住了,“小鹿……快……快……不要停……使劲……我会……好好……爱……你……你……你的……”“真香呀!我很久没吃了”小鹿张口说道。 “不——要——停!!!”“是。”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 …………“小鹿……快……再努力……我……要……要……射了……别停……快……啊……哦……射了………………”一股黄浊的精液从我那硕大的棒棒中喷出, 二十年的积蓄一射如注。 射到小鹿的口中,脸上,还有白嫩的胸脯上……“对不起, 我是第一次。 我……我……”“我懂……”不知什么时候她已把我脱的精光, 她娇嗔着让我给她脱衣服。 我把她抱起来,扔到床上。 然后象小电影上一样,一边亲吻抚摩,一边慢慢的给她宽衣解带。 当脱完的时候,我已吻遍了她的全身,我的老二也又坚挺起来。 当我解除小鹿身上的最后一件衣物,我退后半步, 仔细的欣赏小鹿那如磁似玉的胴体看得我惊为天人, 不禁又将小鹿拥入怀中开使亲吻小鹿的脸庞、耳垂、粉颈、香肩。 我时而唇磨、时而舌舔、时而轻咬,双手紧紧的抱着小鹿, 让小鹿跟我黏贴得水泄不通。 我那早已挺硬的肉棒,更对着小鹿的下体在乱撞着。 完全一副高手的样子。 小鹿陶醉似的享受着肌肤磨擦带来的快感, 可能又感觉到我那坚挺的硬物在阴户外乱顶乱撞, 撞得她臀部逢迎挺着神秘的阴户。 她在顶触着我那硬得发烫的肉棒。 随着激动的情绪,小鹿的阴道里早就一股股的热流不断涌出, 不但下体全湿连阴户外我的肉棒也是沾染得湿亮。 我感到肉棒一阵一阵的湿热,不禁低头一瞧, 竟然看到小鹿的乌黑的阴毛像泡过水似的。 我跪到她两腿之间,顺手将小鹿的一只腿抬高, 用肩膀顶着让小鹿的下体完全暴露在眼前。 绒绒的阴毛、丰厚的阴唇、撑开的洞口——我简直是爱不释手。 我还发现小鹿的蜜洞口,撑开得像个“O”的形状, 而且竟像唿吸般的一开一合着淫水从那里流出, 顺着洞口往下流在大腿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淫荡的痕。 我靠近小鹿的大腿,伸出舌头舔那些淫痕,并慢慢向里移。 小鹿淫荡的呻吟越来越强烈,随着我的舌头的接触, 身躯也一颤、一颤、又一颤。 小鹿伸出双手紧抱着我的头,让我的脸紧贴着阴户, 转动下肢、挺耸阴户彷佛要将我的头全塞入阴道里似的。 小鹿淫荡的呻吟声中,我隐约可以听到模煳的『……我要……我要……』, 但也可能不是因为小鹿的声音太含煳了。 我觉得小鹿的淫欲已经高张了,就缓缓爬起身子, 一手还抬着小鹿的腿让洞口撑得大大的,另一手扶着小鹿的腰, 挺硬的肉棒对准小鹿的蜜穴入口处先紧紧的顶着、转一转。 气沉丹田、力灌肉棒,然后闷吼一声,吐气、挺腰一气喝成, 「噗滋!」肉棒应声而入而且全根覆没我感觉到小鹿的阴道竟然如此的紧, 结结实实的箍束着肉棒;又感到小鹿的阴道竟然如此的温热 就像熔炉一般要将肉棒融化;也感到小鹿的阴道竟然还有强烈的吸引力 正在吸吮着肉棒的龟头。 我有力的抱住小鹿的腰臀。 小鹿的手环抱着我的脖子;双腿盘缠着我的腰围。 我把她压在下面,狠命的抽插起来。 大约一刻钟的时候,我又感到一股精液唿之欲出。 我想到书上说这时候该换个姿势。 我深吸一口气,收腹,挺胸,夹紧双腿,把它忍了回去, 我不能让她觉得我又要射了。 我不能输给她。 我抽出阴茎。 “不,别,别出来,快,快点动起来……”“换一个姿势!来个小狗操B!”我两手卡住她的腰, 狠命的把她翻趴到床上然后往后一拉,迫使她跪起来。 两片鲜嫩的阴唇呈现在我的眼前。 粉红的屁眼,被淫液浸的鲜亮夺目。 我禁不住舔食起来(放松一下老二)。 “唔,唔,唔,好吃!真香也!”我从没想到淫液真的如书上写的那么好吃, 我赞叹着。 我从尾骨一直吃到阴毛,没有掉下一滴佳品。 最后我把心思全放到她的私处,舌尖轻轻地扳开两片阴唇, 轻柔的探着蜜穴。 前后摩擦着,里外进出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