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恩是古文物爱好者,在托利斯塔学习期间的爱好第一就是出入在图书馆研究, 第二是出入旧校区以及**出当铺挖宝,修密特的当舖从有学员镇至今数百年, 古今无数学员探险得到的不知名的宝物可是不容小觑。 因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古代人的手环,就肖恩破译之下是古代人用于教育的超魔导科技, 权限为学园长作用范围为全大陆,效果是第二级权限的」教育及教育管理类常识烙印」, 第二级权限为仅次于天空城城主的次高级权限 且只要大陆上还有龙脉的运行其效果就永久有效, 当然还得有启动的」密语」激发魔导器效果。 如果把这个手还拿出来研究或许就能开启全新的魔法体系─「心」了。 但肖恩却不是这么想的。 肖恩说难听一点就是一万年考究党的宅男, 想得很多但受限于心性和能力,在得到手环前是半点成就也无, 甚至还有点怨天尤人的悲愤怒气。 但得到手环后的肖恩还会如此吗?「早阿, 肖恩同学」来往出入校门的学员无不对肖恩打招唿 不论态度如何但表现出来的礼数却是半分都不敢少了。 肖恩是军官学院新任的「风纪委员长」, 学员们只知道他的等级隐约与学生会长相等地位与教师平行, 而因为工作的内容在注重军纪的军官学院有时甚至能比教师更恐怖。 对于一般学员的招唿,肖恩不置可否的, 他的目标只针对触动他慾望的那些人。 「早阿,肖恩学弟!」伴随的一声清丽的招唿声, 三年级的安洁莉卡出现在校门口的斜坡之上这位紫发高挑美人就算在贵族圈子里也算是名人, 帝国四大贵族之一的独女道判经离,不爱学贵族作风, 时常就穿黑色贴身皮装不爱坐马车,却喜欢动力机车, 翘课行踪不明只是最轻微的犯规。 因为背景及安洁莉卡的确天资聪颖,军官学院是奈何不了他的。 但这些只能是今天之前的历史了,因为, 肖恩来了。 「早阿,学姊!怎么学姊还是穿这套装备呢?你的校服呢?」打招唿完的肖恩眉头一皱, 拿捏腔调的带出后面两句。 「嗯~啊哈哈!学姊家住帝都吗,通勤骑车过来穿校服不方便呀, 学弟对不起麻~通融一次?」哪知肖恩看到高挑火辣的安洁莉卡合掌眨眼的样子 没有消气反而有一股焰火从跨下窜起。 「多说无益,学姊阿,学弟我第一天风纪上任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啊!」斜眼一瞥紫发俏美人还笑笑咧咧的。 肖恩左手一抹右手手环,两三个音节念出短语。 一股无形波动如船边的水纹散开,直至无穷远处。 「既然校服都不想穿了,那学姊干脆就别穿了, 脱掉吧!」「脱脱脱…脱掉…」安洁莉卡眼中闪过一丝挣扎 但还没完全放弃。 「学弟,就放过学姊这一次好不好?学姊下次可以跟你约会喔!」「嘿嘿, 脱!多说无益学姊你要搞清楚这里是学园,而学弟我是风纪, 生活作风有问题我必须管」「……」安洁莉娜的笑颜终于消失 此时才是安洁莉娜名闻贵族圈子的另一个名称「紫光的冰山」。 安洁莉卡退下脚下筒靴,解开腰上的褐色皮带, 拉下前开的拉链露出内里的灰色棉布质的运动内衣, 和其馀的雪白的紧致肌肤在露出小巧肚脐之后, 拉链拉到尽头安洁莉卡先右手拉住左袖,左手抽出紧身皮套装, 然后再换右手抽出整个不失高俏不失秀气的肩头呈现出来。 再一弯腰双手退去卡在丰臀上的整件式皮套装, 至此紫光的冰山全身仅有一无肩式的灰色棉布运动胸围 和一件同样布料的四角运动内裤全身尤可见被皮套装闷出的细微汗珠在雪白肌肤上闪亮可见。 安洁莉卡陡峭健康的身躯,显然这两况小布料是包不住的。 不同于贵族子女常见的软腻身材,就算苗条行在侧乳和腋下也没办法美好的呈现, 安洁莉卡不同曲线分明,该滑该凹决不苟且, 下身沟股曲线分明正片看两条曲线隐于小棉布片之下, 而这两件布片此时也被提套装闷得有点微湿…显现出浅灰和深灰两种色彩。 「学姊啊!怎么会出了一身汗,其他学员可没有像你这样啊, 难道是太热了吗?」「哼!不劳风纪费心!」安洁莉卡在校门口忍受其他学员略显奇怪的眼神 还以些男性眼光的慾火早就就觉得有点怪异, 而且倍感难堪但还是咬牙回嘴。 「嘿!我也不想费心,但我是风纪呀!我能不维护校誉, 能不关心学园吗?过来。 让学弟来检查检查你的服装和携带物品,顺便也帮你擦擦汗」安洁莉卡愤怒的双眼似乎有话要说, 但拳头颤动了一下还是抬高双手背在脑后,朝肖恩走了过来。 「学姊阿,接下来学弟要脱你这两件内衣了, 你不介意吧?」回应肖恩的只有安洁莉卡的冷哼声。 肖恩见状更是不留情面,一霍啦拉高上身棉内衣, 两颗硕大丰乳跳出跳动!安洁莉卡虽有着晶亮的紫发, 但奶头却是艳丽的桃红色。 肖恩再按耐不住,另一只狗爪子托起,放开, 托起放开,欣赏安洁莉卡跳动的奶子起来,不食的也加入揉捏, 拉扯按戳奶头的动作,只怒的安洁莉卡怒目横视。 或许是如实质般的怒火戳痛了肖恩,肖恩终于停下了品监。 但下一步瞬间就把安洁莉卡的怒火提升了整整一个层次。 「学姊阿!学弟现在要检查下下面的情况, 这内衣你自己咬着吧待会学弟把学姊内裤脱下后, 麻烦腿请叉开谢谢。 喔,如果膝盖能够微弯,下身向前挺一点就更好了, 谢谢!」说罢便把内衣的下襟塞入安洁莉卡的嘴里。 那怕肖恩早有天大的色胆和贼心,但第一次退下女性的内裤, 而且还是安洁莉卡这个等级的还是让她的双手有点微颤。 但过程也就这么一瞬,小内裤随着肖恩动作这时躺在地上, 至此紫光的冰山在校门口被风纪脱成了一只无辜的小羔羊。 安洁莉卡的阴部果然就如肖恩所意淫的, 与发色相同的亮紫阴毛浓密但却有着整理的痕迹, 整齐的贴在了阴部之上湿漉漉的一小缝,无辜地现在了肖恩面前。 急色的痴汉宅男早已兴奋得浑身颤抖,迫不及待地用鼻子定开安洁莉卡的小穴溪谷, 深深吸了好几口气一股闷过的兰花香味或着澹澹的铁锈味还有尿味窜**肖恩的鼻子, 直达肺腑肖恩感动得想哭。 随着肖恩的粗鲁的动作,安洁莉卡除了手足无措外, 只剩下无意识地扭动身躯。 直到突如其来的一股颤栗从腰眼传来,安洁莉卡才感觉到肖恩停下了动作, 然后安洁莉卡感觉到肖恩舔了一口自己的下体, 舌头开始横扫自己的阴道。 「嗯嗯嗯~」自己的双臀被孝恩双手抱住, 嘴巴跟手又动弹不得安洁莉卡左扭右闪,前曲后摆着腰身只是徒然。 「悉西西束~」肖恩吸了一口安洁莉卡的汁水后终于停下了动作。 「学姊味道不错啊,想不到除了一点尿味外, 骚味不是很重看来是没什么问题了。 」起来的肖恩皮是安洁莉卡说到。 着,腰试了几下却是摆不直,全身只剩下发出嗯哼嗯哼娇喘声的力气。 「这样吧!内裤穿回去不然可不好穿你的皮套装, 今天就算了往后每天都要穿好来给学弟检查, 估计几个礼拜后你的毛病就能治好了。 你的内衣被口水弄得这么湿就不要穿了,我来帮你处理吧。 」看着安洁莉卡颤抖的着装完毕就要走,肖恩像是突然想起一件事似的。 「学姊!稍等,我还有一个地方还没检查。 」说着也不等安洁莉卡回应,一伸手把过安洁莉卡精细的小脸, 嘴巴就印了过去先是狂吸勐咽了美人香津,一股果酒的香甜满溢了出来, 然后不罢休的渡过自己的一大口口水过去逼着安洁莉卡全数吞下。 再分开时安洁莉卡的红唇上还牵连着几丝银亮的口水。 「学姊,嘴巴张开」安洁莉卡当机,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学弟还有什么活还没使出 但还是张开了嘴巴。 「吐舌」安洁莉卡依言伸出香舌,却看肖恩拇指食指掐住顶端, 便把小香舌拉扯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安洁莉卡显然是难忍这种待遇, 大口喘气双手推着肖恩之外,银亮的口水是止不住地往外流, 一会之后是急得鼻涕眼泪也一起流了出来地上也湿了几小摊水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