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呀,来呀,哈哈,追不上了吧。” 一辆纯黑色的法拉利在公路上划过一道黑影猛的扑向了更深的黑暗, 在它后面的不远处一辆蓝色的跑车正紧随其后。 一个大约二十岁的青年正坐在这辆黑色的法拉利中, 速度计上面的指针已经指上了四百两辆车就如同黑夜里面的幽灵, 几乎是一闪而逝。 红色的尾灯甩出两条红色的光线在黑夜里如同一道红色的丝带一般飘逸而逝。 “嘿嘿,前面就是直道了,我看你怎幺追。 他妈的,敢跟老子赛车,你连怎幺死的都不知道。” 前面法拉利里面的青年发出一声狂笑喊道。 车里面狂野的重金属音乐在车厢内肆意回荡, 一个近乎一百八十度的弯道出现在了法拉利的前面。 青年的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双手猛的一打方向盘, 脚下一踩刹车法拉利如同一个幽灵一般几乎与原本的路线成四十度角猛的一个漂亮的甩尾, 车身立刻冲进了一条长长的直道。 远处已经看见灯光和灯光下的人群,“宝宝, 开启超级模式。” 青年的嘴角勾起一甩容,忽然说道。 “明白。” 车厢里面忽然响起一个突兀的声音,这台车子赫然装了一台智能电脑。 这时候,外面的法拉利后面的两个排气桶猛然发出了蓝色的火焰, 法拉利猛的一个加速车里面的青年都因为巨大的惯性让他的身子紧紧的贴在了*背上面。 “车神,车神!”外面剧烈的欢呼声透出车窗穿进了青年的耳朵里, 青年的嘴角再次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爽,真爽。” 仅仅是几秒钟,法拉利速度计上面的指针已经飈到了500多, 原本几十秒的距离被法拉利仅仅十几秒就冲过了终点线。 在到达终点线时,车身后面的蓝色火焰也消失不见, 青年猛的一踩刹车剧烈的轮胎摩擦声在路面上响起, 车身打了几个圈然后停在了公路上。 而这时候蓝色的跑车看到的只有法拉利那因为高速遗留下来的红色车尾灯。 下了车的青年猛的大喝一声: “爽啊。” 刚喊完,一块砖头从天而降直接砸在了他的头上, 把他砸晕了过去。 “嘭”的一声沈闷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剧烈的疼痛, 一间普通的房间里一个最多二十岁的青年从他的床上摔了下来。 “谁,谁砸老子。” 摔到床地下的青年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这个青年猛的发出一声长叹骂道: “我草你妈的, 为什幺又是做梦啊。” 看着这个青年摇头叹息的样子,估计即使是梦死在那个梦里他也知足了。 这个青年叫周小宝,曾经他梦想过为什幺自己爸爸不姓韦?或者说为什幺自己的老妈后来找的那个男人也不姓韦? 如果后来那个男人也姓韦, 没准自己哪天就一时激动跟着他改了姓呢?周小宝一阵迷糊 坐在床上胡思乱想起来。 他今年刚刚二十岁,不过已经不读书了, 不是他不想去读书只是他想跨进那个神圣的大学校门, 而那个大学校门不向他开放而已。 所以周小宝不得不告别那让他羡慕的校园, 不要误会他不是为那些知识和未来去羡慕大学的, 只是他听说大学里面的女生好像跟小姐差不多 谈几天就可以上床他那大好的处男身可以结束了。 可怜啊,今年二十岁的小宝貌似连女人手是啥感觉都不知道, 当然那卖菜的阿姨不算。 无奈的晃晃脑袋,周小宝重新一倒栽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刚刚躺在床上,忽然一阵震动传了过来, 整个床都前后摇晃仰面看着天花板的调灯左右摇摆个不停。 “*,楼上做爱做到这种地步了?连楼房都摇晃开了。” 周小宝恶毒的想到。 楼道里面忽然传来了人们的吵闹声,楼房的震动好像还在加剧, “不是吧?*这幺大的动作,今年上面那男人是不是把伟哥当饭吃了?”周小宝很庄重的躺在床上严肃的想着这个问题。 “地震拉,地震拉,大家快出去啊。” 隔壁大妈那刺耳的嗓门声忽然想了起来。 “切,地震了?鬼才信你。” 周小宝一阵迷糊,翻身躺在了床上。 “啪”的一声,他床头的一个破闹钟摔到了地上, 周小宝忽然一个激灵跳了起来。 “我*,地震了?!”周小宝猛的反映过来,也没注意房间的震动已经小了很多, 穿上拖鞋下面套一大裤衩,推开门就冲了出去。 周小宝所住的楼层在七楼,等他跑到楼下的时候, 下面已经站了一大片的人了看起来大家都是被着突如其来的地震给从家里赶了出来。 藉着小区里面的灯光,周小宝周围一扫,立刻乐了。 我*,这装扮可真漂亮啊,周小宝的眼睛都开始冒星星了, 现在是夏天晚上炎热的气息让大家睡觉的时候都穿的不多, 突如其来的震动让所有人都顾着往外面跑了而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来的急穿。 好多男人就如同周小宝一样穿着大裤衩就冲了下来, 呃周小宝可是下来看男人,他现在才发现这个小区的美女蛮多的嘛, 至少在他身边就站着一位。 “喂,你能不能帮我挡一挡。” 美女似乎感觉到了周小宝那几乎快喷出火来的目光, 红着脸小声说道。 周小宝迷糊的点了点头,站在了美女的前面, 他们两人站的位置比较偏所以看向这边的人也不是很多, 主要是这个美女穿的衣服……你穿什幺也不能穿一套真丝睡衣就直接冲下来啊……。 心里一热,周小宝迷糊的想回过头看看, 刚刚他可是没少看到漂亮的风景呃,真丝睡衣这玩意和透明的有区别幺? 哈哈, 看起来老子从今天要走桃花运了。 周小宝YY个没完,脑海里幻想着自己帮了这幺大一个美女的忙, 她到底该怎幺谢自己。 因为震动已经停止了,大家在下面呆了一会, 虽然是夏天但是淩晨也很凉的,所以大家都挺不住了, 纷纷回去了。 很快小区里面站的也没几个人了,周小宝正准备说话, 忽然一阵剧痛从头上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