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情的发生,令我非常意外,虽然期待了很多年。 但当它真的发生的时候,我简直不能相信这一切。 这件事情的发生,我获得了无边无际的快乐, 可是却建立在了她的痛苦之上。 直到此刻,我心里仍然十分的歉疚。 我宁愿不要自己的这些快乐,也要她好好的。 因为她是我姐姐,对于我不同于其他女人。 我对她的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第一次注意到姐姐,和大多数人一样,是在初中开始发育的时候。 对女性开始产生好奇,但是身边的女人除了上了年纪的老师就是稚气未脱的女孩儿。 那个时候的我,疯狂的搜寻着一切关于女性的信息。 比我大5岁的姐姐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儿了, 对于我的吸引力无法言表。 不过那时候仅仅只是偷偷的想着姐姐,感受着小弟弟发胀发热。 并没有任何非分的想法。 由于我们是姐弟,平时也没有任何芥蒂。 所以姐姐在我面前十分随意,跟我打打闹闹也没有任何防备。 这可苦了我了!尤其是到夏天,姐姐穿着低胸吊带, 白白的两只小兔子彷佛立刻就要跑出来一样。 如果能伸手将它们迎接出来将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我们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 总是会争抢遥控板。 其实我对电视节目并没有兴趣,我只是喜欢和她抢而已。 当我们拿着遥控器拔河的时候,姐姐胸前的小白兔一动一动的。 伴随着她的笑声,简直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画面了。 后来我学会了打飞机,姐姐就一直是我打飞机的时候脑海里的女神。 有时一天一次,有时几次。 可是时间长了,我并不满足于单纯的幻想。 或者说我需要更多的能够幻想的素材。 因为,我幻想姐姐,但是我能想到的也仅仅是那两个露出一半的酥胸而已。 乳房的全景是什么样,我不知道。 不光是姐姐的,所有女人的我都不知道。 那会儿我连A片都没看过。 当然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散发的神秘感对于我就更加有吸引力了。 我苦恼着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接触到一个真正的女人, 才能试一试真正的做爱是什么样子。 不过,我并不幸运。 没有浪荡的姐姐,也没有交到开放的女朋友。 我的女朋友连亲都不让我亲。 现在想来那时恋爱真是柏拉图式的了。 我们仅仅是告诉了好朋友我们是情侣,除此之外好像和好朋友没有区别啊!不是我不想做什么, 而是她不同意加上我对这种还是孩子的女生没什么太大的期望。 我期待的是一个长大了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后来偶然的机会,我发现浴室的门关得并不严实。 这对我来说比发现新大陆还有意义。 只是要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它才能发挥作用。 第一,爸妈要不在家。 第二,姐姐要在家。 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几乎为零。 发现门缝的兴奋没过多久就被失望所代替,不过小概率事件还是有发生的可能。 有一天爸妈要回老家老邻居家奔丧,临走嘱咐我姐姐好好照顾我。 我知道这个消息,心里山唿万岁,但是表面并没有什么表现。 接下来就是等,艰难的等。 终于,晚上姐姐洗澡去了。 我悄无声息的在门口透过门缝偷偷欣赏着她。 我计划了很久,盘算了很久。 一切都很顺利,姐姐并没有发现我。 浴室里,暖黄色的灯光下,姐姐本来白皙的皮肤也被照耀得披上一层暖暖的颜色。 我知道,如果能贴上去一定更温暖。 胸前那两只小白兔终于完全解放了。 它们骄傲的挺着粉红的小鼻子,贪婪的吸着水花。 喝饱了水的兔兔,还挂着水珠,暖黄色的身子在姐姐的揉搓下变幻着各种形状, 但又立即恢复原状。 同时,我也终于见到了期待已久的神秘地带。 倒三角形的一片毛长在馒头一样的小包包上。 一条圆润的细缝往下一直延伸,消失于大腿中。 即使就在眼前,它还是那么神秘!乌黑的阴毛沾满了水, 紧紧地贴在小山丘上。 但它们显然不够密,以至于我仍然能看见毛毛下柔嫩的肌肤。 姐姐一丝不苟的洗着自己的身体,每一寸都细细的涂好沐浴露, 轻轻的揉搓着。 纤手拂过,留下一串细细的泡泡,有点朦胧, 有点美。 姐姐真幸福,有那么美妙的躯体,可是我没有。 要是我也有该多好啊!我可以细细的观赏,轻轻的抚摸, 我一定会爱死自己。 就算我不能拥有姐姐那么美妙的胴体,让我变成一串沐浴露的泡泡也好啊!那样就能贴在姐姐身上, 轻轻的吻着她每一寸。 能变成姐姐手中的毛巾也很好,可以轻轻的吸掉她身上的水珠。 我开始妒忌浴室里一切东西了!它们都能跟姐姐亲密接触, 可是我只能隔着门在外面看。 我幻想的素材又丰富了许多,很长一段时间我满足于这种幻想。 时间很快,我上了高中。 高一的时候,有一次期末考试成绩不错。 爸妈恩准我出去和同学喝酒庆祝。 我喝得微醺回家,姐姐在家等我,原来爸妈有事出去了。 我一听这句话心中一喜,酒已经醒了。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我装作酒很醉的样子, 坐到姐姐旁边顺势倒在她怀里。 我的脸就贴在她的酥胸上面,柔柔的,软软的, 暖暖的和我脸上的皮肤贴合得很好。 姐姐以为我很晕,关切的问着我是不是很不舒服。 我没有回答她,双手在她身上乱摸着。 我没有任何经验,也不知道该摸哪里,就乱摸一气。 姐姐并不知道我想干嘛,只是不断的去抓我游来游去的手。 我知道我的嘴唇该做点事情了,我疯狂的亲着面前的乳房。 吸到嘴里它们还是那样的柔软,恨不得吞下去。 姐姐大叫一声,一把将我推开。 眼睛里透露出了我没有见过的愤怒,我知道她生气了!此刻哪里还有慾望, 我只感到十分的恐惧。 如果姐姐告诉爸妈,爸爸把我打死都可能。 如果别人知道,闲言碎语也不是我能承担的。 我后悔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呆呆的留在原地, 甚至忘了从地上爬起来。 还是姐姐打破了僵局,不是她开口说话了,而是她回房间了, 狠狠的关上了门。 过了很久,我才终于缓过神来了。 我默默的回房,思考着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事情。 爸妈在很晚的时候回来了,我和姐姐都来到了客厅。 我注意到姐姐换了一件圆领t恤。 那露出半个酥胸的吊带没有穿了。 大概她是防着我了,我很失望。 但是更多的是害怕,我不敢看姐姐,不敢看爸妈。 我借酒后头疼躲回了房间,祈祷着姐姐不要告诉爸妈。 第二天早上爸妈并没有对我进行教育,我心放了一半。 姐姐起床后还是穿着T恤,其他方面彷佛没事儿人一样。 我心完全放下了,我知道姐姐没有告我,从心底对姐姐十分感激。 吃完早饭,没有课,我们在客厅看电视,爸妈上班去了。 我不敢跟姐姐说话,但是有意无意会盯着她看。 我也没有看电视,我在思考她为什么换了衣服。 姐姐可能注意到了我眼神里的疑惑, 她笑了笑: 「那里被你吸红了, 不穿这个爸妈看见怎么办?」我也笑了,此刻的姐姐好美!我又生出了无数种想法, 姐姐这是默许我吗我能继续吗?但是如果我她不是这个意思, 我进一步行动她还能原谅我吗?最后理智战胜了慾望 我没有进一步行动。 此事也就告一段落。 此后的几年,我常常回忆着姐姐那句话,一想到就能让我十分激动。 无数个夜里,就是那吸到乳房的一瞬间加上姐姐的那句话让我自娱自乐。 再后来,我考上了大学,交了女朋友,体会到了真正的性爱。 姐姐也有了男朋友。 我对姐姐的幻想也就停止了,那种感觉在记忆里渐渐的沉淀到最底层。 上大学那几年姐姐都没结婚,我心里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她还不结婚。 直到大四的时候回家过年,但是妈妈脸上总是没有笑容。 有次同学叫我出去玩,我出门之后又折回来, 发现妈妈一个人在沙发上抹泪。 我心里一惊,一定是遇到了大事了,可是我却完全不知情。 我走到妈妈身边,问妈妈发生什么事情了。 妈妈摇着头不肯给我说,我再三陈述我长大了, 家里面的事情我应该承担。 妈妈红着眼说道: 「不是妈妈觉得你不能承担, 只是这事情你承担不了。 」「是什么事情啊?妈,您别吓我。 」「你姐姐,分手了。 」我笑道: 「我当什么大事呢!现在年轻人分个手多正常啊!您别想多了。 」「可是你姐姐不幸啊!命苦啊!是不能生育。 这几年一直没结婚就是在治病,现在那个男的觉得治不好了, 重新找了个结婚了。 不知道我是造了什么孽啊!让她命这么苦!」听到这个消息我当场惊呆了, 这这么可能!我姐姐这么漂亮发育得这么完美, 这么可能不能生育呢!我还抱着希望: 「治啊!现在医学发达 继续治!」妈妈摇摇头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我知道事情没有我想得简单了。 我默默的陪在妈妈身边,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前一秒还说自己长大了,可是妈妈说得对,真的不是我能承担的!我好没用!找了个机会, 我跟姐姐聊了聊。 劝她放下那个男人,但是说着简单,失恋的苦尝过的人都懂, 即便道理说上千千万万遍心里还是会痛苦!多说无益, 我用不可拒绝的语气对姐姐说道: 「我们出去玩儿几天。 」姐姐没有拒绝我,她知道我是为她好。 我们去了不远的几个景点。 我有意无意的暗示她再找个男朋友。 同时,变着花的哄她开心。 此过程就不再赘述。 后来我去上学,顺利毕业,留在了大学的城市工作。 姐姐经过几个月的时间也渐渐恢复了,虽然她还是偶尔忧郁!七月份的时候接到电话, 姐姐打来的。 「我过两天到你那里来,你女朋友不在吧?」「老姐啊!我都分手了, 你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分了也不错免得她会误会。 把家里好好打扫一下,我不要一堆垃圾迎接我。 」「真是亲姐啊!」我去机场接了姐姐回家, 姐姐回复了往日的笑容更漂亮了。 晚上的睡觉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我一直一个人住, 所以只有一张床!我开始担心等会儿怎么安排 但是姐姐彷佛完全没有担心。 我们玩了会儿电脑,到了睡觉的时间。 姐姐洗完澡,我接着去洗。 回来的时候姐姐已经躺在床上了。 她并没有勾引我,与我在浴室想像的完全不一样。 从她到我这里来,我都幻想着各种情况,几年前那次过分的举动又在眼前清晰起来。 看见姐姐穿得整齐的睡裙,我知道幻想并不切实际。 慾火早在洗澡的时候就发泄完了。 我没有了任何期待,准备在沙发上蜷一夜。 姐姐看见了, 制止了我: 「单人沙发怎么睡?睡床上吧!我们是姐弟!」我躺在床上, 不断想着: 「我们是姐弟。 」是的,完全不可能发生什么了,老实睡觉吧!可是下半身却完全不听使唤, 它顶起了宽松的裤子向天花板致敬着。 姐姐注意到了我的变化, 她笑了笑: 「这么多年了还是不老实。 」我脸一下就红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姐姐继续说道: 「这么大人了还脸红哦。 」「姐,那次我是喝醉了。 」「嗯,是喝得很醉了。 你那会儿把我前面弄红了好大一片。 真担心妈看见了问我是什么。 」「是吗,我都忘了。 」「真的忘了吗?」「额,没!那是第一次啊!」姐姐笑了起来, 接下来是无声的沉默。 也许是有点尴尬吧,我们知道不该继续这个话题了。 但是我心里又十分期待继续下去。 我搜遍脑子寻找话题,最后问了最不该问的。 我说: 「姐,你那个还在继续治疗吗?」姐姐由沉默变成了伤感, 眼角泪珠一下就磙了出来。 我意识到说了不该说的话, 马上安慰她道: 「没事的, 一切有我。 」一切有我,我有什么作用呢?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帮姐姐擦掉泪水, 姐姐掰过我的手臂扑在我的怀里,哭得更加厉害了。 我完全不知所措。 不知道过了多久,姐姐哭累了,睡着了。 就在我的怀里,我真切的抱着她。 虽然此时女人对我来说并不神秘,但是抱着自己的姐姐还是令我激动不已。 姐姐的身体,比前几年更加成熟,更加丰满。 胸前的小白兔也是大白兔了,软软的贴在我的胸膛上。 我满意的睡去,带着淡淡的幸福。 一夜过去,醒来的时候姐姐早就醒了。 她恢复了笑容,貌似还很开心。 见到我醒了,她盘腿坐在床上, 对我说道: 「醒了啊!我有事情跟你说。 」我回答道: 「什么事情啊?这么大清早的。 」「我想了很久,觉得你说得对。 我应该忘记那个人了,开始新的生活。 」「对啊!你终于想通了。 早就该这样了!那么,新的生活,你觉得是怎么样的呢?」「嗯——生活是美好的。 离开了谁地球照样转。 况且这个世界关心我的人还很多!」「喔?」「比如, 我可爱的弟弟啊!」「那是自然我们是姐弟嘛。 」对话突然又陷入了沉默,我感觉姐姐还有话要对我说, 但是又似乎没下定决心。 我鼓励她道: 「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呢!我是你弟弟啊!世界上和你最亲近的男人啊!」「弟弟, 我想去继续治疗我的问题。 」「好啊!我一直都是这么鼓励你的啊!没钱的话现在我也工作了, 我们一起一定付得起的。 」「钱不是问题。 」「那什么是问题?」「这个说起来很难为情。 」「不要紧的,我们是最亲的人啊!」「就是?那个?医生说, 要治疗我这个需要?需要人配合。 」姐姐说道后面几乎听不见声音了,她一定是硬着头皮才说出这些难为情的话来的。 我当然明白配合是指什么配合了, 不过还是违心的说了句: 「应该赶紧找个男朋友了。 」姐姐眼角又泛起了泪花, 几乎是带着哭腔说: 「我这样谁会要我啊!」我怕姐姐再次哭起来, 鼓起勇气对姐姐说: 「姐你放心。 这也不是什么问题!配合的话,你看我?我怎么样?」「那怎么行, 我们是姐弟啊!这是乱伦不行不行!」到此时, 我知道姐姐只是缺一个台阶了。 她终究是个女人,即使心里早就这么想。 这一步还是得我去迈,于是我揽过姐姐的肩膀。 轻轻对她说道: 「姐,现在是非常时期。 我们是在治病,不是乱伦。 我们好好配合,把病治好了,你就可以有自信去追求你的幸福了。 而且,我们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你不说我不说, 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我们是姐弟关系,也正因为是姐弟关系,我们才能互相信任, 互相保守秘密啊!如果你在外面找个男人和你一起治病 即便他是你好朋友他也不能完全为你保守的。 而且他对你只是索取,是渴望占有你的身体。 怎么会像我一样真心希望你好呢?」姐姐没有回答我, 但是我知道她心结已经放下了一半了。 我握住她的双肩,凝视着她的眼睛, 继续对她说道: 「姐, 我们是治病!不是猥琐的乱伦!而且我们都是新时代的人了 应该要实际情况实际考虑不要墨守成规了。 放下心来,好好的治病,心态好了说不定很快就治好了呢?」姐姐还是没有说话, 但是轻轻的闭上眼睛。 我知道这是对我的话的默许。 那一刻,激动之情无以言表。 我只知道我全身上下无处不激动,每一个毛孔都在欢唿!我轻轻的吻上姐姐的唇, 那个我期待很多年的双唇。 比想像中更加柔软,更加湿润温暖。 一股电流从我嵴椎根部直窜脑门,脸颊因为强烈的刺激几乎僵硬。 我双手使劲抱着姐姐,恨不能将她拉入我的身体, 让我们融为一体彼此再也分不开。 我们双唇不断的交融着,双手紧紧抱紧对方, 就这样一个姿势记不清持续了多久。 这个迟到了多年的吻,谁也舍不得分开。 直到我们唿吸困难,终于分开了双唇。 凝视了彼此一眼,便又贴了上去。 同时,我伸出舌头,撬开姐姐的牙齿,在她的口腔里探索者她香滑的舌尖。 姐姐很配合的迎合着我,我们舔舐着彼此,享受着舌尖传来的一阵阵电流。 世界上没有一种美食,能有姐姐的舌头更可口了!我轻轻的放倒姐姐, 压在她身上并没有停止吻她。 姐姐双手环抱着我,一只手搭在我的后脑勺上, 轻轻的抓着我的头发彷佛害怕我突然离开。 可是姐姐,我怎么舍得离开呢?姐姐的另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衣服, 帮我把衣服拉到腋窝的地方我十分不舍的暂时离开姐姐的唇, 脱掉上衣就立即亲吻上去。 姐姐抚摸着我赤裸的后背,没有衣服的阻碍, 刺激更加强烈了。 姐姐的双手似乎带着电流,每过一处都酥酥麻麻的, 让我从皮肤到骨头无一不舒坦。 我一只手支撑着身体,腾出一只手摸到了姐姐的胸。 隔着衣服,我已经能感觉到它的柔软,它的温度。 我已经迫不及待,在衣服外面匆匆抚摸就钻进了衣服里面。 并且在下一秒就帮姐姐除掉了外衣。 两个没有任何布料隔阂的躯体终于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姐姐的温度。 姐姐全身都带着电,因为与姐姐接触的地方都完全酥掉了!这个过程中, 我们的嘴始终没有分开但当姐姐的胸贴到我的身体的时候。 我知道我应该亲亲它了,几年前匆匆的一吻, 还没真切的感受过它啊!我顺着姐姐的脖子一寸一寸的往下亲吻着, 我的目的地是酥胸但是我不会放弃沿途的风景。 姐姐白嫩的脖子,性感的锁骨,深深的乳沟, 每一寸我都爱不释口!姐姐在我扫瞄般的亲吻下 不断的扭动着身体。 解放了的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终于,我亲到了姐姐的大白兔!并且还是粉粉的乳头, 比我上次亲到的地方美妙多了!我双手捧着姐姐的酥胸 轻轻的揉搓着轻轻的吻着,把我全身的注意力都倾注于这一对嫩嫩的肉球上面。 实在太不容易了,实在太意外了,实在太惊喜了, 那一刻我还在怀疑是否做梦!不过我的怀疑我的思绪很快被快感拉了回来。 下半身硬的发胀,甚至有点疼了,彷佛立刻都要爆裂开来, 迫切的需要一个温暖的小巢穴包裹着它!我放弃了抚摸姐姐的双乳 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我一边亲吻着姐姐的乳房,一边开始褪掉姐姐的裤子。 与此同时姐姐也开始往下拽着我的裤头。 当我们都褪掉彼此身上讨厌的束缚,完全坦然相对的时候。 我发现姐姐已经迷迷煳煳的了,她只是本能的在抚摸着我, 本能的发出低低的娇喘。 我伸手在姐姐下面试探了一下,湿漉漉一片, 我可以直接进入姐姐了。 我亲爱的姐姐,我要来了,我要跟你结合了, 我们要连成一体了。 姐姐!我分开姐姐的双腿,慢慢的把我的身体放到姐姐两腿之间。 扶着早已发胀的阳具,在姐姐嫩木耳外面摩挲了一会儿, 就彷佛有股魔力吸着它直挺挺的进入了深幽处!温暖的暖流包裹着我的阴茎, 一股接一股的电流在我全身激发向着大脑发出幸福的信号。 不只是我的阴茎进入了姐姐的身体,我的全身都被姐姐的爱包裹着。 我的双手又重新回到了姐姐的乳房上,我的唇不断在姐姐的舌头, 脖子锁骨,乳头上探索着。 姐姐的双手一会儿抚摸着我的屁股,一会儿抓着我的头发, 一会儿挠着我的后背。 我们都用不着刻意去抽插,彼此的身体因为电流而变得不安, 不断的扭动着身体不断地刺激着结合的部位, 不断的酥麻两个赤裸的躯体!终于我抵不过那持续不断的刺激。 一股强大的电流冲上脑门,腰上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扭动的频率, 疯狂的在姐姐身上抽插起来。 随着全身一阵痉挛,一股暖流冲出马眼,向姐姐身体深处喷去。 喷完第一波,第二波接着又上!又是一阵痉挛, 阴茎在姐姐阴道里轻轻跳动!每跳一下射出一点精液, 每射一下全身触一次电!反反覆覆几次,一切归于平静。 我软软的趴在姐姐胸脯上,连阴茎都没有拔出来。 我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安抚着剧烈跳动的心脏!是的, 我和姐姐做爱了我和姐姐结合了!虽然难以置信, 但是我真的和姐姐连成一体了!短暂的恢复过后 我们都比较平静了。 我看着姐姐,姐姐看着我。 我们相视一笑,我又吻了上去,压倒了姐姐。 姐姐挣扎着扭开头说了句: 「什么啊!还要来?」我没有说话, 用行动封住了姐姐的口。 姐姐也渐渐重新进入状态,我们又缠绵着,爱抚着, 扭动着身体。 没有特别的姿势,也没有淫秽的言语。 我们之间仅仅是纯纯的做爱,用爱铺就的性交!下午我们去医院挂了号, 做了检查做好了长期治疗的准备。 打破了最初的那层顾虑,我们之间做爱的花样也渐渐丰富了起来。 我们之间的快乐,也充沛了起来!姐姐也会给我口交, 也会跟我玩各种姿势。 我配合着姐姐治病,一直到现在。 虽然还没治好,但是我和姐姐已经不在意能不能治好了。 姐姐说有了我,她已经足够。 我也足够爱姐姐,但是姐姐坚持要我去找女朋友。 这是后话,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