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年,女儿还小,他也从未注意,如今女儿刚满十三岁, 尚未发育完全但却长得清秀可人,王成常由镇上回家时, 都带一些女孩子所喜欢的用品如香水、衣料等。 王娟也只认为爸爸喜欢她,因此也非常高兴, 她怎知道爸爸已动了吞噬她的兽心呢?一家四口回娘家吃寿酒去了。 在老岳母家中一餐面一顿酒,吃得王成豪性大发。 宾客中女客不少,虽是些乡下妇女,但都是一个个打扮得怪里怪气, 看在王成眼中都成了美女因之王成欲心突起, 他正准备离席到镇上去找他的老相好--风林酒家的凤英。 「爸爸,妈妈叫我告诉你不要再喝了,你已经喝了不少啦!」王娟却来劝他罢酒。 他看看王娟,感到王娟今天特别的美,小脸有红似白, 一对小小的酒窝印在双颊上满脸笑意,真是人见人爱。 他忽然有了决定。 他轻轻地对王娟说: 「王娟,爸爸不喝了, 你去跟你妈妈讲叫她跟弟弟就留在这里住二天, 我带你回去。 王娟,你也跟妈妈讲,说你不愿意住这这儿, 一会我带你到镇上看戏去。 」「好的!」王娟听说爸爸带她去看戏,兴高采烈地去替爸爸传话去, 王成心中却暗暗得意。 没一会王娟就回来了: 「爸爸,我已经告诉妈妈了, 妈妈说让我跟你回去也好她说我陪爸爸, 她要和弟弟在这多住两天呢!」王成一听正中下怀: 「好吧, 那我们走吧现在就到镇上去看戏。 」王成向众人招唿一下,带着王娟离开了许宅。 这晚在镇上王成为王娟买了许多小用品,看完戏后又带着她去吃宵夜, 连哄带骗的灌了王娟半瓶乌梅酒好在乌海酒甜甜的, 王娟也就不怕了。 谁知回到家后,王娟已经又困又醉的倒在王成怀中人事不知了。 王成把她抱到自己床上,他把王娟的衣服脱光, 赤裸裸地任他欣赏。 发育还不完全的王娟,但却细皮白肉,胸前两颗只有黄豆般大的乳头, 却那么小巧可爱地放在那略微充起而又紧鼓鼓的乳峰上 细细的纤腰、细细长长的大腿那被两片大阴唇合住的阴户, 只看到一条细细的紧紧的缝连水也好似透不过去似的。 王成笑了,他又抬头看看王娟那带醉的小脸, 红红的微笑的嘴半张着迷人极了。 此时王成早已忘掉了一切,他忘掉了他面前是他的女儿。 他忘掉了他与她之间的关系。 他忘掉了伦常。 他忘掉了廉耻。 他现在脑海中只有欲。 他现在只需要泄,只要满足,只要痛快,只要发泄!他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他蹲在床边双手不住的在王娟身上抚摸。 嘿!好细的皮肤。 他吻着王娟的小嘴,他吻着、他吮着。 他的手握住那稍微凸出的乳峰,他捏着那黄豆似的乳头。 他在想,比起招弟、比起凤英,王娟的乳峰太小了, 乳头也太小了。 他又顺着乳峰向下滑,平坦的小腹滑腻腻的, 比起那已有皱纹的大肚皮却诱惑多了。 他摸到了王娟的阴户,好紧,这是他的第一个感觉。 他抬起了身子,向左边移了一步,他又把王娟的下身向外拖一点, 再把她的双腿分开她和死人一样,任他搬弄。 他仔细的在欣赏这小穴,他用手把小穴的大阴唇拨开, 小穴上光滑滑的还没有生毛,小穴内红红的, 穴缝紧紧地他伸着右手食指,慢慢地插进去。 嘿!紧紧地、热唿唿地,他食指连续抽送两下。 王娟却未动,这并不是她睡得死,这全是那半瓶乌梅酒的力量, 使她失去了知觉。 此时王成早已慾火中烧,他把王娟身子向床中推过去, 把她的双腿分开他挺了上去,大鸡巴像根棒子似的顶在王娟的小腹上。 他用手扶着大鸡巴,对准小穴,捣了下去。 不成。 大鸡巴顶在小穴口,就是进不去。 他想起来了: 女儿的小穴这么小、这么紧, 当然进不去了。 他起身到梳装台前,拿起了招弟用的发油,他回到床上, 他把发油抹在王娟的小穴上里里外外抹了许多。 手指试了试,中食两指同时插入小穴,由于发油的润滑, 很顺利地插进去他又用手指抽送了几下,虽然小穴很紧, 但却容易多了。 他又把自己的大鸡巴也抹上发油,他再度爬了上去。 他扶着大鸡巴,对准小穴,他屁股轻轻下沉, 大鸡巴硬把小穴给撑开了也滑进去了一点。 他感到龟头夹得好紧,他感到全身舒服。 他一狠心,屁股一沉,大鸡巴直捣入小穴中。 嘿!这滋味他从未嚐过。 王娟的小阴户还从没有大鸡巴进去过,甚至她自己的手指也没进去过, 因为她还没有想到这个小洞会有令人消魂的功用。 此刻王成的鸡巴硬绷绷地插了进去,硬把王娟的会阴处挤得差一点就要裂开。 王娟虽已醉得人事不知,但这种撕裂般的阵痛, 也把她那无知觉的下身痛得下意识的扭曲了一下。 王娟的下身一扭动,王成只感到被小穴包得紧紧的大鸡巴如同又被两块肥肉紧夹得紧紧地摇幌一般, 大鸡巴塞在小穴内满满的,一丝儿缝都没有。 王娟的小穴内阴户壁此刻受到了强大的压力, 膨胀的力把它分开因此它都分泌出丝丝淫液来保护阴道。 王成慢慢地将鸡巴抽出,好紧的阴壁夹得大鸡巴好像不愿放似的, 王成如同触电般浑身舒服极了!他从没有弄过这么小的小穴。 他把鸡巴抽出一半,他挺起身子看看,王娟的小穴把他的鸡巴裹得密不透风, 他看出了滋味他「卜」的一声,鸡巴全军撤退, 出了洞府。 他翻身下床,站在床边,他把王娟转了过来, 上身躺在床上下身他举起搭在他肩上,他又把枕头取过来放在阿魂的屁股下, 把阴户搁得高高的他要一面弄,一面看,也让眼睛吃吃冰淇淋。 看!小穴的洞口,像两片面包合得紧紧地,不露一点缝, 他自己的鸡巴却像条怒马跃跃欲试。 他把这支油光发亮的鸡巴对准了王娟的小穴挺了进去, 小洞被撑开了鸡巴进去了一半;他屁股再向前一挺, 「滋!」的一声整根的鸡巴全钻进了洞穴,王娟的细腰瘦寥息动的扭动了一下。 王成只感到鸡巴被夹得有点喘不过气了,他一收缩, 鸡巴抽出一半而小穴外的阴唇也被鸡巴带动得有点外翻, 煞是好看。 他一面慢慢地抽送,一面细细的欣赏,他浑身都感到舒畅。 送进鸡巴之后,他不抽了,慢慢地用鸡巴的根部在小洞口左右上下地摇幌磨擦着。 忽然他感到有股液体由小洞内分泌出,他慢慢地抽出鸡巴一看, 淡淡的、红红的淫水在小穴口向外溢出水量不多, 而自己的鸡巴也沾了喜气有点红色淫液,他知道这是处女的宝贵丹红, 如今已被他取得了。 他拿起床头的卫生纸,轻轻地为她擦拭着,他看到王娟的小穴已被他的大鸡巴插得红红的, 外阴好像有点浮肿他原想就此停手,但鸡巴却不答应, 硬绷绷地像只怒马般在他跨下跳跃着。 他一想,既然已经插了,干脆就过瘾算了。 于是,他双手将王娟的小洞口抹上一些口水, 自己的鸡巴也抹上一点他把王娟的双腿向左右尽力分开, 因之使小穴稍微现出一条细细的缝他端起小二哥, 对准小穴腰一沉,屁股一挺,「嘶」的一下, 鸡巴熘进了一半;他略喘了口气狠一下心,再向前一挺屁股, 鸡巴硬钻进去了!但由于王娟的阴户小而且又是鸡肠形态, 细窄、弯曲因而鸡巴插进去之后,就被阴户夹得有点喘不过气!又有点暖烘烘热唿唿地既舒服又刺激!此时他恨不得把睾丸也送进去夹夹才好。 半晌,他的鸡巴大概已经泡得不耐烦了,因之他慢慢在开始抽送。 小穴太小、又太紧,抽送起来鸡巴很吃力。 抽出时还好,送进去时龟头却有点麻,而包皮下端连龟头的阴茎却被小穴的肉壁紧夹, 而拉的有点点痛。 鸡巴就是怪,明明有点痛,他仍然要往里钻。 他抽出又插进,插进复抽出,一直抽送了将近半个多小时, 他感到心中闷燥了浑身已发烧,口渴心跳,小腹一紧, 双腿一用力腰肢勐地抽送着,随着龟眼一松, 一股热流自龟眼中射出!他平时不会这么快就射精 今天第一是心情稍嫌紧张而又是插的开苞货, 并且是尚未结花的小蓓蕾所以泄得比较快些。 他抽出了鸡巴,鸡巴大概也是紧张又喜愉过度吧, 此刻再也没有刚才的威风了无精打彩地挂在两胯之间。 王娟的小穴已肿起好高,细细的穴缝口流出了一些黄白色的粘液, 那是王成的精液。 王成用卫生纸替她擦干净,再将她身子搬正, 让她睡好自己也把鸡巴擦干净再上床,将王娟搂在怀中并头而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