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自从上次小罗对妹妹在房间内玩起恶搞小游戏后, 时间也过了一年了。 小罗升上了国二,妹妹小玲也升上了国一, 正式迈入了青春期的国中生涯。 这短短的一年期间,小罗的身高竟然暴涨到180CM, 这算不算是巨人症啊?才国二的学生身高就快180CM, 这简直是让人难以想像。 再说起妹妹小玲,幸好没这么夸张,不过也快160CM了, 以同年纪的女孩来说这也算是相当高的。 总之,这一年以内,小玲的身高上虽然变化不大, 但其它方面的发育尤其是第二性徵的出现, 可说是相当显着。 什么叫做第二性徵呢?简单来说就是: 一是乳房隆起;二是臀部突出;三是皮肤变得细腻光滑柔软, 体态丰满这也显示了女性的婀娜多姿;四便是月经来潮。 所以啰,现在的小玲凭藉着身高上的优点,更衬托出一位这样有着豆蔻年纪的少女原本不该具有的、但现在却甚为修长的体态。 13岁的小玲就是具有这样的得天独厚条件。 时间来到了那一年的夏季,某天放学后……小罗还是如往常一样, 利用脚踏车来当上下学的交通工具今天也是同样的情形。 由于今天有上体育课,而且目前又是属于艳阳高照的夏季, 所以在激烈的运动下会满身黏答答的臭汗是司空见惯的事。 所以回家的第一件事,往往就是先洗个痛痛快快的澡。 「我回来啦!」今天率先回到家的小罗,还是一如往常习惯性的叫着。 「咦?没人在家啊?」平常这个时间点上,除了爸爸可能会因工作的忙碌或应酬的关系外而不在, 但是妈妈一定会在家里但也不知为何……好像也不在。 心里正纳闷着的小罗,还是照着往常的习惯, 先到厨房的冰箱里拿瓶清凉的饮料来畅快一下再说。 正想打开冰箱之际,眼尖的小罗一眼就瞧见了冰箱上头正贴了一张便利纸, 还夹着一张五百元的钞票。 纸条上正写着: 『小罗,妈妈今天有事可能会晚一点才回来, 钱先给你晚餐,你就跟小玲自己打理一下吧!妈妈留』「喔, 原来如此啊难怪会不在……」看完纸条后的小罗, 也顺便打开冰箱拿取饮料接着小罗就边走边喝, 边走回到自己的房间。 进入之后,小罗还环视了一下房间四周,跟妹妹的书桌上, 没有她的书包所以也确定了她目前还没回家。 「小玲,还没到家啊……」但是话说回来,虽然都已经过了一年, 小罗跟小玲各也成长了一岁但却依然没有分房而睡, 这样对青春时期的少男少女来说的确是不太合适的现象。 但对小罗来说,他可压根儿没想过要分房,只是因为他对于自己的亲妹妹有着一股超乎常人的执着情愫, 那是一段不该被容许的情也是一股不该被放纵的慾啊!可是, 小罗却无法停止那种错乱的情感每每处在同一室的时空中时, 他总是迷失在对于自己的妹妹那份迷恋之中……『不管了 洗澡要紧浑身臭汗实在有够难受。 』没看到亲爱的妹妹,小罗的脸上似乎有点失望。 进浴室前,小罗先行脱了个精光。 进浴室后,那赤裸裸的男体,便开始享受起淋浴时所产生的畅快感。 就在小罗洗澡开始不久后,小玲也回来了。 「我回来了~~」小玲跟小罗有同样的习惯。 这也许也是一种报平安的方式吧,也算是一种礼节的表现, 尤其这种礼节在日本是很常见的现象常看日剧的人或许可以发现到。 话回到小玲身上,她发现到家里竟然会没有人回应……「好累喔!咦?怎么没人啊?哥哥呢?」话说下去, 还真不愧是兄妹连回家后的第一习惯也是一样。 小玲也是先进了厨房,找起清凉的饮料来喝, 所以当开启冰箱拿饮料的那一刻也是同样发现到了妈妈的所留的便利贴。 所以在了解了情况以后,小玲首先接着便是走回房间去, 先丢下那个沉重的书包再说于是边喝边走着……走着走着也进到了房间里头, 当面对到房间里头那乱丢一通的书包、衣服啦, 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啊,那正是小罗怎样也纠正不过来的坏习惯啊!小玲在房间里头没瞧见半个人影, 不过光是看着那些被乱丢在地上的校服再加上浴室中的发出的冲水声, 对目前情况的了解也已经是一目了然了。 「咦?哥你已经回来了啊!怎么都不应个声?」小玲向着浴室的方向发出声音, 不过并没有得到回应于是小玲又走到了浴室门口, 对着门扣了两声后说: 「哥~~在洗澡啊?」这下子小罗总算听见了: 「是啊!要一起洗吗?呵呵……」「好啊~~等等喔!我去拿换洗的衣物。 」「咦!?」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谁知道小玲竟会答应得如此爽快, 这的的确确让小罗错愕了好一下下。 不过,就在下一秒后,小罗满脸就露出了窃喜的笑容, 脑海里也马上浮现出了几年前的回忆画面 那是两人都还没升上国中时候的事小罗清楚地记得, 那时两人时常一同洗澡甚至还边洗边嘻闹,所以浴室里老是充斥着兄妹俩的嘻闹声……思绪还在神游中的小罗, 忽然就被「喀!」的一声开门声音给强迫地拉回到现实来。 没错,是浴室的门打开了,还伴随着一声嘹亮又好听的声音。 「我进来了喔~~」只见小玲满脸笑容地走了进去, 从小玲脸上无邪的笑容丝毫看不到有尴尬的成份存在。 也许小玲自己没意识到,自己跟哥哥的发育状况已不再是那纯真年代时期的小孩子阶段了, 所以跟哥哥洗澡似乎一点问题都没有。 脑子里只有天真念头的妹妹,就单纯地只是想着要跟哥哥一起洗个香香澡而已。 可是反观小罗,却是到了会对异性的身体产生好奇心的年纪。 再说起小罗,目前最常接触也最常碰面的异性, 莫过于是于妈妈与小玲两个女人。 对于妈妈,小罗哪敢造次啊,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妈妈来研究。 所以啰,年纪最的小玲,思想最纯洁的妹妹, 就这样变成了小罗的首选目标。 话说回到小玲进入浴室后,便迳自开始宽衣解带时, 却一点也没注意到在哥哥那双浓眉大眼中 正散发着异样的光辉就这样在小罗的眼前把衣服一件又一件地脱下……这时候的小罗, 更是看到连大气喘都不敢喘只敢在一旁斜斜地瞄着。 首先见到的是,妹妹首脱的便是裙子,那是一件黑色样式普通的学生裙。 只见当那裙子往下一脱,展现在小罗眼前的就是一双美得无法形容的腿, 腿形修长不说那白皙的肌肤之下,简直没有丝毫伤痕。 再往上瞧去,那是一件小熊图样的白色小裤裤, 虽包裹着少女的神秘地带却隐隐约约地见到溪谷的轮廓;当小玲妹妹转身之际, 小罗也惊讶地发现到那已不再是小鬼的臀部, 而是随着逐渐发育逐渐突出的两片小蜜臀。 光是看到这里,小小罗的能量就已经充电到了80%。 小玲完全没注意到哥哥的情况,不,或者该说是小罗掩饰得很好, 早在妹妹没进浴室大门之前就已经跳入了浴缸之中。 那是个只能容纳一人的家庭式小浴缸,所以小玲根本没意识到, 目前是多么令人尴尬脸红的时刻啊!脱掉了裙子之后 接下来便是上衣那是一件水手服式的校服。 不脱还好,哇塞!光是脱掉的那一刹那, 小小罗的能量指数就暴增到了90%。 没错!小玲自从升上国中后,就不得不开始得穿上胸罩了。 小罗想想,这大概是营养充足的缘故吧, 总之小玲的胸部发育,似乎是比同年纪的女孩还要快了一些些。 目前虽然是隔着胸罩看,还不知大小形状是如何, 但光从那外围的轮廓来判断确实不难想像, 底下必定是发育良好的情形。 再接下来,小玲便开始动手脱起胸罩来了,那是一件前扣式的胸罩, 所以小玲很轻而易举地也没花多少时间就脱掉了……可惜的是, 那是背对着小罗而脱的虽然没法瞧见正面的风光, 可是就在当妹妹把胸罩往洗衣篮一丢时,却也是春光一度外泄的刹那, 那唿之欲出的半对乳房正有如月亮从乌云漫布的情况下, 当无心的风吹拂而过之后那悄悄露出的半边月。 一刹那,小小罗的能量指数就到达了极限100%!!虽然, 妹妹依然是背对着小罗这或许是小玲也有着那么一点点的不好意思吧!不过, 小玲还是继续脱了下去接着便是那身上仅剩的一件小熊图样的小裤裤……(2)光了!全都脱光了!小玲现在正赤裸裸地站在小罗眼前。 那是一个有着一头披肩的长发,有着纤细的肩胛骨, 有着冰肌玉肤有着修长细腿,以及有着微翘的圆臀, 虽仅仅是背对着而已那体态均匀的俏模样,已经让小罗的魂魄飞于九天之外。 没错!这时候的小小罗能量指数已经破表了!正雄纠纠气昂昂地……埋藏在水中。 也多亏了浴缸,让小罗免陷于窘境之中。 不过,小罗还是忍不住勐吞起口水来,眼睛更是瞪得大大的勐盯着妹妹的娇躯瞧。 可是就在小罗还忘情地欣赏着妹妹的背影之时, 妹妹一个突然的转身动作只是为了拿瓶洗发精, 那是被放在浴缸的角落边缘上头。 就是那瓶洗发精达成了小罗多年来的愿望, 从此那瓶洗发精就被小罗当成了宝贝收藏……从正面观看着小玲 只见有着小巧的脸蛋有着精致的五官,有着一头漂亮的浏海, 浏海之下更有着一双迷人的灵魂之窗。 综观脸蛋,可爱之下却有几分稚气未脱的模样, 那正是无邪的表徵啊!无邪的少女却有着一对令人垂涎的双乳, 其实说垂涎并非指的是它有多大多丰满而是指小罗所看到的, 正是他的人生以来的第一次。 第一次如愿以偿,真实的瞧见。 这跟以前在网路上所看到的成熟女孩裸照,是截然不同的感触。 小玲虽没有大人成熟般的双乳,但那种半隆半熟的形状, 均匀的圆润度以及雪白的肤质之下,在那对乳房的中心点上, 还结了两颗像是粉红小果实般的乳首。 得偿所愿地瞧见到此刻美景的那一刻起,小罗已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现在浑身充满着一股幸福的飘飘感。 同时也在小玲移动之间,那纤细的小蛮腰,引动着微翘的粉臀, 让那忽隐忽现的少女秘密地带就在那平坦的小腹之下, 顶着一块稀疏又微卷的三角形像捉迷藏似地, 一下出现一下又消失,这还真是吊足了小罗的胃口啊!「哥!干嘛一直盯着我看?」小玲无意间也注意到哥哥的视缐, 似乎是一直看着自己的身体某处这一点也的确让小玲开始感到不好意思。 毕竟是少女了,也不再是以前的小孩子, 对外界的观感也变得多些敏感……不过就算是如此, 小玲在心态上还是脱离不了孩提时期的天真浪漫 当看见小罗现在的蠢样心里头就不由自主觉得笑了起来。 「哥啊!你现在的样子,真的有点傻傻的耶!哈……」「呃……对不起啦!哈哈!大概我们太久没一起洗澡了, 有点不习惯吧!哈哈……」也察觉到自己有点失态的小罗 赶紧跟小玲打起马虎眼来了。 不过,幸好小玲对这一切并不以为意,只想着赶快洗完澡就好。 于是拿了洗发精之后,便是小玲站在浴室中的梳洗台前, 一面看着台上镜子中的自己一边专心揉洗自己那头乌黑亮丽的秀发。 话又说到了小罗,视缐始终无法从小玲的身上转移, 但如果什么话都不说只是一直盯着她,那不免会过于怪异吧, 所以小罗特意制造起话题来。 「我说小玲啊,你的身体好像跟小时候不太一样了喔!」眼观小玲仍是专心洗头, 看来妹妹对于自己的秀发可说是相当呵护到家喔!这时候头发上的泡沫 眼看也快沾到眼睛上了于是小玲只好闭着眼睛回答。 「嗯?……是哪里不一样啊?」「比如说,就像你的胸部啊, 好像也变大了……」这时候原本一直洗着头的小玲 听到哥哥的问题后也停下了揉洗的动作,并且擦掉了那已经沾在自己眼睛上的泡沫后, 双手下移到胸部前 托高了那不大不小的乳房说: 「这个吗?嗯, 我也觉得好像慢慢变大了说好奇怪喔!」喔!小玲的这个举动, 又让小罗激起了幻想的涟漪连小小罗也忍不住因此而兴奋抖跳了一下。 「小玲,过来我这边吧,让哥哥来帮你冲水, 好吗?」「好啊~~」小玲开心地就一口答应了 丝毫没有察觉到哥哥那体贴的外表下,内心有着股蠢蠢欲动的邪念。 接着小玲便照着哥哥的指示,在靠近小罗泡的浴缸旁边, 正面对着哥哥身体成90度般的弯曲着, 然后把头凑到了哥哥手边。 同样地,小罗也拿起了莲篷头,一边帮她冲水, 一边轻抚着发丝。 渐渐地,原本还是满头泡沫秀发,慢慢还原成原本的乌黑亮丽。 「冲好了!」「谢谢哥哥!」小玲很有礼貌的答谢。 「你这个小鬼头,兄妹不需要那么客气啦!呵呵……对了, 哥哥顺便也帮你涂香皂吧!好不好啊?」不愧是鬼头鬼脑的小罗 这会儿更是趁着机会打蛇随棍上,而且还抢先一步在小玲前, 从浴缸中起身拿起了妹妹正准备拿的香皂。 可是……小罗却有一点疏忽了,因为从小罗仰泡的浴缸, 到可以拿到香皂的距离这距离,得必须要小罗起身离开浴缸才行。 所以……就……「咦!……」忽闻小玲的一声惊唿, 且向后倒退了一大步。 「唉哟!怎么啦~~我以前不也是常常帮你洗吗?还害羞啊!就让哥哥帮你擦香皂, 有什么关系呢?」「不是……这个意思啦!是哥哥……你……你……那个地方……怎么……」小玲忽然吃惊的表情 而且还用手指指着小罗身体的某个部位,抖着声音说。 原来这一切都是小罗疏忽,这忽然起身的动作, 简直完全忘记了「小小罗」目前的情况可是昂然挺立于天地之间!这一幕对小玲来说, 那条目前呈现生龙活虎状态中的小小罗跟自己记忆中在那小学时期一起洗澡时所见的, 简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体积;也由于是第一次看见 惊愕的表情是在所难免的。 小罗看到妹妹错愕的脸后,心知大为不妙,才想到自己那个小小罗已经曝光了。 不过幸好反应机伶的小罗一会就想到了说辞, 于是用着镇静的口吻 对妹妹说: 「咳!别紧张啦!男生只要长大后, 连这个地方也会跟着长大的所以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喔!」「是……这样吗?」半信半疑中的小玲, 口气中明显依旧带着不安的情绪。 「对啊!就是这样。 还有喔……你看……就像现在的胸部是不是也变大了, 跟以前也不一样了不是吗?」小罗一边说, 一边指着妹妹的胸部说。 小玲在听了哥哥的说辞以后,也看看了自己正下方那一对小乳房, 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一时之间似乎是也接受了哥哥的说法, 然后接着说: 「真的耶!原来男生跟女生长大了后 身体都会有变化呀真是好神奇喔!」看着妹妹的表情与语气, 似乎对男女生理构造上的差异有了好奇心于是小罗现在就决定要当起健康教育的老师来了, 这……还真是佛心来的……就这样小罗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 「小玲,你再看一下你尿尿的地方,是不是也开始长了许多卷毛?还有喔, 你看我这里也是也有着一样的毛。 所以说,在这里会慢慢起变化,就表示我们已经开始长大了, 已不再算是小孩子了……」不过很特别的是当小玲听到哥哥说着「已不再算是小孩子了」这句话时, 小玲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异常地高兴。 相信每个人孩提之时,都会有着希望自己快快长大的愿望, 也许就是这样的心理因素下小玲当听到有人说自己已经长大了, 也就表示了被人肯定了自己。 所以将心比心之下,被肯定的结果,一定是相当地开心。 小玲就是如此……「想想也是耶……以前刚长出来的时候, 我也觉得好奇怪怎么这个地方也会有毛……」小玲边说着, 用手边轻拉了一下自己的小毛毛拉直再放开……小玲似乎是想了一会后, 就突然把焦点摆在了哥哥身上也看着哥哥那长满毛的地方。 「哥哥的毛……为什么比我多啊?」「笨蛋!那是当然的啊……我比你大一岁, 难道你忘了吗?」「嚧!」听到被哥哥骂笨蛋的小玲 反而向哥哥伸了伸舌头做鬼脸回报。 当然小罗也是不甘示弱,马上又「嚧」了回去, 接着兄妹两人就开始了你「嚧」过来、我「嚧」过去的嘻闹。 可是没多久,小玲却突然开了口说话, 而且口气还有些支支吾吾地说: 「哥……嗯……还有呀……我……」「嗯?」一时之间, 小罗还摸不着头绪时无意间却看到了小玲的脸上似乎起了红润的迹像。 没错!小玲竟然脸红了。 小玲虽红着脸, 但还是继续说了: 「哥……我可以摸一下你那个地方吗?我只是好奇啦!」「当然可以啊!那……有什么问题。 」听到妹妹大胆的言语,小罗内心中也不禁起了一阵波澜。 得到了哥哥的允许后,小玲也大胆地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而小罗就坐在浴缸边沿上等着妹妹的到来。 小玲就定位之后,半蹲在地上,脸上露着腼腆的表情, 眼睛盯着那眼前咫尺之处已经红透半边天的「小小罗」, 只见那前端部位就像是顶血红色的磨菇伞, 伞下是笔直的圆筒状物体。 小玲的纤纤玉手在握住的一刹那,才感觉到眼前之物竟有几分熟烫感。 也许是第一次触摸,颤抖的小手在碰到那根物体的表皮时, 虽一度缩回但随后却又因心中那按捺不住的好奇心, 再度握住了它。 忽然之间,小玲的脑海里闪起了一道光芒,光芒开启了一扇记忆之门, 而钥匙正是……自己现在握在手中那根「小小罗」所传来的温热触感, 遥远的记忆被唤醒了。 「啊?!我知道了!」小玲高调的声音,同时也唤醒了正沉醉在妹妹那细嫩的手感之中的小罗。 小罗一脸纳闷地问: 「咦?知道什么?」这时候小玲一脸古灵精怪的表情, 嘴角上露出了一丝丝窃笑接着看着小罗的脸, 然后就直接了当地说: 「原来啊!哥哥以前啊~~要我猜的东西 就是这根东西对吧?嘻嘻……」「啊!」小罗一阵错愕。 小玲没等哥哥回话, 马上又说了: 「我说哥哥啊……咳~~奖品要什么时候给我呀?嘻嘻……」小罗压根没想到, 小玲竟会对游戏时所承诺的奖品如此地执着记得还有奖品这一段戏码。 『看来……这小鬼,非得海捞我一票,不然不行的样子。 』小罗想到也不禁苦笑了起来。 可是,旋即之后,又在小罗的脑海中又闪起了一丝对策。 『嘻嘻……要奖品是吧?行!就给你奖品吧!嘻嘻……』 (3)「唉唉……真是想不到, 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了小玲竟然还猜得到啊,小玲真是聪明啊!」小罗用着称许的口吻, 摸了摸妹妹的头说。 「嘻~~那奖品呢?我要奖品啦~~」「啧……啧……真是拿你没办法。 要奖品的话,你就先闭上眼睛吧!」「呃?要闭眼睛啊……那……好吧!」这一会儿, 小玲顺从地听着哥哥的指示要她闭起眼睛来, 她也乖乖照做且无丝毫多想。 小罗见她是如此地乖巧,但却又鬼灵精怪,那一脸俏皮天真的样子, 呵护之心油然而生。 再见到她那紧闭双眼、正抿着小嘴等待着奖品的模样, 而且脸上的双颊还隐隐约约透露着微红的颜色 整个人看起来就是那么可爱。 没错!小玲就是这么无邪,竟没有想到一个关键点, 那就是两个赤裸的少男少女处在浴室之中 身无长物的情形之下这……这……还能得到什么奖品呢?想到这, 小罗也不禁感叹妹妹的单纯爱怜之心更是油然而生。 当再看到那小巧的脸上那张樱桃的小嘴时,小罗再也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念头, 于是说了: 「奖品要来了喔……千万不可以偷偷张开眼睛喔!」「喔……」就在小玲回话「喔」的一声之间 语气未毕小罗的唇瞬间就覆盖上了妹妹那张微开的小嘴……「唔!?」这突然的袭击, 顿时让小玲有如惊弓之鸟一般表情惊愕不已。 紧闭的双眼,也因哥哥的这突来之举,更是吓得张开了眼, 同时脑袋瞬间也呈现一片空白的状态。 没错!这就是俗话所说的: 吓呆了!再加上小罗的强袭之吻, 紧密又不留空隙。 对这种情况下的小玲来说,已经开始觉得快喘不过气来了, 于是抗拒了……当小玲正想挪动身子后退的时候 才发现到自己柔弱的双肩正被哥哥那双有力的手紧紧地搭着, 就这样动弹不得了。 再说起这个第一次的「吻」,以小罗跟小玲两人来说, 绝对是初体验。 第一次尝试吻着别人的小罗,显然完全不懂任何技巧, 现在只是把嘴唇紧黏在妹妹的唇上而已;而第一次被吻的小玲 表情更是木然完全无法理解哥哥所做的事。 所以……这个时候小玲害怕了!害怕到已经有了泪珠正在眼眶里打转儿……也在这个时候, 小罗从小玲柔弱的双肩上透过自己搭着的手, 感觉到妹妹的身体彷佛在颤抖着。 睁开了眼瞧瞧之后,妹妹正瞪大着眼睛看着自己, 眼眶里还磙着泪水。 一股罪恶感,忽然地袭上了小罗的心头,小罗赶紧放开了妹妹。 唇一分的同时,泪水也自妹妹的脸颊上, 悄悄地滑落了下来这次换小罗傻了。 「小玲……」「……」小玲沉默不语。 「对不起!我……我……」「……」小玲依然沉默不语, 但扑朔的泪珠却已滴落。 「对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对不起……」看见小玲掉下了泪来, 这下子小罗更是慌到不行连忙鞠躬哈腰着,一脸愧疚地认错。 小罗心想这下可惨了,刚刚这一亲芳泽的举动, 想不到妹妹会有这么大的反弹竟还哭了起来。 这下真的是「代志」大条了。 (代志: 台语,意指事情。 )「哥~~你……干嘛突然这样啦!」小玲终于打破了沉默。 「对不起啦~~都是……哥哥一时的冲动,请原谅哥哥吧!」小罗一脸诚恳道。 这股沉重的罪恶感,再加上看到眼前妹妹楚楚可怜的样子, 「小小罗」此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般也回复到了最初的状态。 其实……小玲并非是真的想责怪起哥哥,只是小罗刚刚的强拉着自己又来个突然之吻, 差点让自己喘不过气来。 虽然小玲有从电视上看过男女接吻的镜头,但自己毕竟还是个小女孩, 哪能体会那种个中滋味?「哥……你刚刚为什么要吻我?」看着哥哥一脸惶恐的样子 又满脸愧疚的表情小玲似乎也原谅了哥哥刚刚的举动, 所以口气已经有了些缓和。 「我……我……我只是觉得小玲刚刚的表情, 实……实在是太过于可爱所以……我忍不住才……」小罗一边说着, 一边用手抹去了妹妹脸上残留着的泪痕。 这个温柔的举动,似乎也平缓了妹妹不安的情绪。 冷静之后的小玲接着说了: 「哥,刚刚那个是我的初吻欸!」「对不起~~我错了!哥哥我……一定会补偿你的, 你就原谅我吧!」也不知道小罗是否是真心地想请求原谅 不过他现在的表情还真是十分诚恳。 「哥,其实……我也不是真的要怪你啦!只是刚才哥哥的样子……很可怕, 也吓得人家差点喘不过气来是真的很难受, 所以我才……」小玲缓缓道来。 「对不起!都怪哥哥太激动了……」小罗抚了抚小玲的头发, 看着妹妹的眼睛又道了一次歉。 「没关系了啦……哥。 」小玲也看着哥哥,发现到哥哥的双眼中也正闪烁着温柔的光辉。 (题外话: 小罗不当演员,还真是可惜啊!为什么呢?各位看倌继续往下看就晓得了。 )「不过……」小罗说话停顿的同时,连抚摸头发的动作也停下了。 「咦?不过什么?」小玲疑惑地看着哥哥。 「不过,这一切都该怪你……」小罗的口气突然严肃了起来。 「为什么啊!?」这会小玲更不解了。 小罗用逗趣式的口气说: 「因为……小玲实在太可爱了咩!」然后又在小玲的鼻头上轻捏了一下。 「讨厌啦~~臭哥哥……」一下子,小玲也被小罗的话弄得哭笑不得, 只能先挥开在自己鼻头上的那只臭手不过, 小罗的动作更快老早就闪开了。 「好了,我不闹你了,我们先洗完这个澡吧!」「好啊~~」小玲终于又恢复了原先天真的模样, 笑着回话。 可是接下来, 小玲竟又笑咪咪地跟小罗讲说: 「哥……那我的奖品呢?」『不是吧?这小鬼, 压根儿只想着要奖品 天啊……』小罗只好又打着马虎眼说: 「刚刚那个吻, 就是奖品啊!」「啊!刚刚那个……就是奖品啊?人家不要啦~~而且刚才的感觉 一点都不好呀!」「咦?是哪里不好说给哥哥听听看吧!」「我也不知道啦……反正就是怪怪的……」说着说着, 小玲竟然就脸红了起来。 「那我们再重新来一次,你再跟我说哪里怪怪的, 这样可以吧?」「啊!还要再一次呀……」小玲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马上拒绝他 反而是胸口里的那颗心脏一直「噗通、噗通」地跳动个不停。 基本上来说,若是厌恶一个人,当然是不会有想吻或被吻的冲动。 况且,对现在的小玲来说,她可是一点都不讨厌哥哥。 因为从小到大以来,也只有小罗最了解她, 也最疼爱她也最常接近她……「那……我还要闭眼睛吗?」小玲水汪汪的眼睛, 直视着小罗说。 「当然啊!难道你都没看电视中,每次有接吻镜头时, 男的跟女的不也都是闭着眼睛的吗?」「啊……好像真的是这样没错……」小玲斜着头 半歪着脑袋想像。 「嗯嗯……那我们就继续啰!你先闭着眼睛好了。 」「好吧!」语毕,小玲娇羞地闭上了眼睛。 「那,我要来了喔!准备好了吗?」小罗见妹妹眼一闭后, 脸上还沾着几分羞红的色彩内心中早已是激动不已了。 「嗯……」小玲没有说话,只用鼻音轻声地回应。 ……刹那间,时间就好像停止了一般, 小玲只感受到有一股温暖的体温正逐渐接近自己的嘴唇。 小玲也屏息以待,就像是那花儿,正等着辛勤的蜜蜂前来探取蜜粉的滋味般。 也许是大家都已有了心理准备,当唇覆盖住唇的时候, 小玲与小罗都体验到了那是与前次完全不同的感受, 是相当温暖的包覆。 没错,小玲感受到是,哥哥那厚实的嘴唇, 传达了雄性的气息;而小罗感受到的是妹妹那滋润的朱唇, 传达了甜蜜的滋味。 这甜蜜的滋味,也开始让小罗从忘情地,转变成贪婪地吸吮起妹妹的香唇。 而小玲似乎也感受了,哥哥那急剧升高的热情, 也学起小罗的动作一会是上唇片,一会儿是下唇片, 最后又紧紧地覆盖在一块儿。 舌头不知何时也加入了这场缠斗盛会。 小罗的舌头,首先敲开了妹妹的唇齿之间, 还在白牙与脸颊两侧的肉壁上不停地摸索着彷佛在探索着什么似的。 不明所以的小玲,虽然不知道哥哥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但反观自己的舌头却好像突然有了灵魂似的, 竟也找寻起哥哥那乱窜的舌头。 一会之后,舌头与舌头遇着了,刚开始只是寒暄问暖, 没想到越到后面却有如不打不相识般,从小玲的嘴里打到了小罗的嘴里, 再从小罗的嘴中打回到小玲的嘴中……没想到 第二次的吻竟会如此地咸湿舌分之后的两人, 甚至还贪婪地用嘴唇相互吸吮彼此嘴上残留的液体了 最后才依依不舍地放开。 「哥……」唇分之后,小玲的眼神就像喝醉酒似的迷惘。 「怎么样?这个奖品还满意吗?」小罗看着妹妹的眼神后, 颇为得意的说。 「嗯!有种……好舒服,但却又好奇怪的感觉喔!」小玲一脸羞红道。 「嗯嗯!那就好, 那么……我们继续洗澡吧!」「好!」小罗拿起香皂后说: 「来吧, 我帮你擦香皂吧!」「嗯……」点头回应的妹妹 脸上那羞红的神色依旧丝毫未减反而有更娇红的现象。 这一切,小罗看在眼里时,已经点滴在心头了…… (4)「那……小玲我帮你起身吧!」小罗站起来后, 扶起了蹲在地下的妹妹只见小玲似乎起身有些吃力的样子。 「还好吧?小玲。 」小罗有些担心地问。 「没关系啦……只是刚刚蹲太久而已,所以脚麻麻地, 等一下就好了。 」「那我帮你冲一下热水,让你的血路活络一下。 」小罗放下了香皂后,也去拿起了莲蓬头。 这时候的妹妹也回了小罗一个亲切的笑容边说着: 「好啊~~谢谢哥哥哟!」说着说着, 小罗也拿起莲蓬头来自己先试了试水温,接着就帮妹妹冲起水来。 说起水注喷洒在妹妹的香肩上,那适度的水温、澎湃的热气, 让小玲备感舒服舒服到连眼睛也不由自主地就眯了起来, 连那一身原本就雪白般的肌肤在经过水份的滋润下, 现在更显光滑细嫩。 而且肌肤一经过滋润后,在那室内的灯光下, 也许是灯光的反射作用总之眼前的小玲, 全身的肌肤搭配着水珠正有如光辉般的闪亮耀眼。 这一刻起,小罗甚至还一度感谢起上苍, 赐给了自己灵魂之窗有荣幸在今天目睹到这一切美景。 感叹之馀,小罗再度拿起了香皂来,藉着水份的湿滑作用, 缓缓地用着温柔地巧劲仔细地涂抹着小玲身上的每一片肌肤。 而就在这小罗巧妙的动作下,除了前所未有的新鲜感触外, 渐渐地小玲敏感的身躯似乎也起了巧妙的变化。 变化的正是那……少女乳房的中心点上,两颗粉红色的小蓓蕾, 不知何时竟挺了起来。 这奇妙的现象吸引住了小罗的视缐焦点,更使得小罗把重点开始着重于那个焦点周围上。 小罗用着那沾满皂液的手掌,以画圆圈的方式不停地在少女的双乳上轻拂, 时而右回圈、时而左回圈直到双乳都沾满泡沫为止。 小玲敏感的前胸,就在哥哥这样有意或者无意的揉抚动作之下, 只见那居于少女双峰上的尖端部位好像结了两颗的小果实 那鲜嫩的模样也顿时让小罗有一股想含住的冲动。 「哥……够了啦……洗够了……我已经觉得干净了……」原本视缐与双手一直集中在胸部上头的小罗, 在听到妹妹有些微喘的语气后不禁抬头望了小玲的脸一下 才发到此时的妹妹脸上布满了红晕也不知是热气的关系, 还是那哥哥巧妙的动作下产生的杰作……不过 手的动作依然未见有停下的迹像。 「哥,真的够了,再洗下去……人家的感觉变得好怪喔!」「喔?是身体会不舒服吗?」这显然是小罗的明知故问, 不过脸上还是装着很正经的模样。 「不是啦!我不会说啦!」小玲腼腆道。 「喔!不是啊?那就是舒服啰!」这次小罗的口气就很明显是戏谑的味道。 「既然舒服,那我们继续洗……嘻嘻……」才说完, 小罗又继续着先前的动作。 不过,这次小罗的目标不一样了,这次是直接针对小玲那最敏感的部位, 在那两颗小蓓蕾上用手指时而搓揉、时而轻拉。 「啊……」也许是太过刺激了,小玲还娇唿了一下, 赶紧嘟着小嘴抗议道: 「哎呀!哥哥……不要做奇怪的事啦!」「好啦!好啦!呵呵……不闹你了 我正经点吧!」被妹妹这么一抗议小罗也只好暂时收歛一下自己那调皮的个性。 「上面差不多了,换下半身吧!」「嗯……」就这样, 涂抹的动作移到了下半身小罗以单脚跪地的方式, 半蹲着先从小玲那微翘的粉臀着手。 小罗就这样一边洗着,一边欣赏着妹妹那圆润的臀部, 现在的小罗似乎很沉醉在目前的感受中。 但是反观小玲的感受,虽然说小时候也是哥哥帮自己擦香皂, 可是为什么长大了之后一样是帮自己擦香皂的动作, 感觉好像就不同了……到底又是哪里不同 小玲一时之间也无法理解只是觉得哥哥现在的样子, 似乎是过于热心了。 就在小玲陷于沉思之际,忽然之间,小罗将那已沾满了皂液的手肘, 竟然从屁股大腿根处那边之间的缺口滑过了鼠蹊部 直达到前面的小腹前。 最私密的部位也是敏感的部位,被哥哥这么一个恶作剧似的动作, 小玲根本是吓了一大跳。 「啊!哥~~你干嘛啦?」「啊啊!抱歉!抱歉!是哥哥我不小心手滑了一下……哈……」其实小罗是故意的, 他早就对妹妹那个神秘地带充满了兴趣与幻想 所以有机会时当然是一刻也不能放过。 「小玲啊,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也要时常清洗喔!不然也会容易生病, 你知道是什么地方吗?」小罗绕到小玲的正面 从下方往上看着她的脸一脸严肃的说。 「咦?那是什么地方啊?」小玲还不明白哥哥的意思, 也低头看着小罗的脸说。 「就是这里呀,小玲每天都会尿尿的地方。 」小罗为了让妹妹更能了解他所指的部位, 现在正手指着那会令小玲尴尬的部位。 果然小玲马上就脸红了起来, 还支支吾吾地回答说: 「啊……什么啊?!那个地方……我自己洗就可以了啊!不用麻烦哥哥……」「不会麻烦!一点都不麻烦。 而且这个地方对女孩子来说,是最需要保持清洁的地方, 不然可是会很容易生病的喔!还有电视上不是常有广告说……六分钟护一生什么的, 你看连电视都这么注重了,你怎么可以大意呢?」看小罗讲得头头是道的样子, 其实六分钟护一生跟现在小罗要做的事,根本是两码子的事, 而且也没有关联性。 可是小罗硬是把它连在一块,也许是小罗想让自己的说辞更合理化, 来增加自己的说服力。 反观小玲,也许健康教育还没有上到那一课, 在还不太了解自己的生理构造下所以现在反而是被小罗给唬得一愣一愣的, 傻傻地还看着哥哥说: 「原来是这样啊……我以前都不知道说……」「所以啰 现在开始一定要仔细地清洗得洗得香喷喷的才行。 来!让哥哥教你怎么做吧!」小罗果然是演技扎实, 鬼头鬼脑且心思细密说完之后便开始了清洁教育课程……小玲看着哥哥那一脸认真的模样, 果然不疑有它等着哥哥来教自己所谓的「清洁课程」。 装着严肃表情的小罗,心里头早已是小鹿乱撞, 只见他忍着接着便开始了「动手」教学。 小罗先让自己的双手掌沾满湿滑的皂液,随后更帮着目前是站立状态的小玲掰开了两腿, 好让那两大腿之间的距离扩大以便有足够让自己的手可以来去自如的空间。 「……」小玲脸红得尴尬不语,看着哥哥接下来一步又一步的动作。 可是,就在哥哥的手触碰到那私密的部位一瞬间, 小玲忍不住说了: 「哥这样好痒喔!」会痒, 这也难怪毕竟那里是敏感的部位,到处充满了各种错综复杂的神经缐。 尤其是当哥哥的手,且非是自己的手,所以那种陌生的触碰下所产生的触觉效应, 现下已经让小玲不禁眯起了眼、紧绷着五官来。 现在的模样就像是那含羞草般,一碰就娇滴滴地低下头, 萎缩了起来。 「啊……哥哥……不要啊……这样人家……人家……变得好奇怪喔……」听着小玲求饶般的口气, 反而是更刺激了小罗所以教学动作也越来越深入了。 「我差点忘了,这里……还有这里也要……这里也不能忘记……」口气听似正经, 可是小罗的手却是一点也不正经正在那花丛之间穿梭来穿梭去, 脸上正是表现出一副见猎心喜的模样。 少女的花园,粉红色的花瓣,被哥哥的手仔细地掰开拨弄。 拨弄之间,还不时地会触碰到处在花瓣顶端的花苞, 每每被触碰到之时就像被电到一般,身体总会不自禁地打起哆嗦来。 「啊……哥……不要再洗那……了啦!感觉……越来越奇怪了……」「哪怎么行呢, 一定要洗干净才行小玲再忍一下吧!」说这句话的时候, 小罗的内心正偷笑着。 小玲这时候的脸颊,像是布满了红霞般娇红, 紧抿的樱桃小嘴也正透露着朱红的鲜嫩颜色。 小罗这时候也听见了那开始急促的唿吸声,是妹妹的鼻子所发出的, 彷佛也听到了那微微颤抖的嘴 似乎也发出了极细微的声音: 「嗯……」没听到倒是还好, 可是一听到小玲发出了声音来现在的小罗已经兴奋到了极点, 「小小罗」又再次地蜕变成巨大化的状态。 这时候不只小罗兴奋了,连小玲也感觉到, 身体深处的某个地方好像也有了潮湿的感觉, 这还让小玲一度以为……「啊……哥……我……我好像想尿尿了……快停下来吧……」可是小罗好像没听见似地 依然持续着他的动作。 「哥……我……真的快受不了……快停停啊……啊……」当小玲再度求饶的时候, 小罗又惊讶地发现到妹妹那花瓣顶端的花苞竟有了膨胀的迹像, 这也让小罗有如哥伦布发现到新大陆般的惊喜。 看着看着,小罗终也再按捺不住,开始对那超敏感的部位, 似调戏又似挑逗地捉弄着那颗粉红色花苞。 「哇!小玲这个地方也会像哥哥一样变大了说……好神奇喔!」一说完, 手也突然有了动作。 「啊……那里……是……啊……啊……摸哪里……好像变得更奇怪了呀……哥哥……啊……」小玲的语调突然变得激烈起来。 一察觉到小玲现在的反应,小罗现在也忘了做什么清洁啊、教学啊什么的, 立刻以中指与无名指的手指头用沾着湿滑皂液的指腹, 以花苞为中心点从外围逐步地向中心点移动, 时而轻抠、时而轻挑。 这温柔的摩擦巧劲之下,小玲整个人的身体开始有了瘫软的迹像, 幸好小罗及时警觉到妹妹这异常的动作赶紧用另一只手扶住了她的小蛮腰。 也许是小玲感觉到了有支撑点,接着便是双腿一软, 整个娇弱的身躯往小罗身上一靠。 「啊……啊……哥,不要……啊……」小嘴也不停地发出令人玩味的呻吟。 尤其是这一靠,小罗不仅闻到了妹妹身上阵阵散发出的香味, 那是皂香与体香的融合气味更是少女的贺尔蒙强力作用下……小罗加强了手指的摩擦劲度, 更是集中在那最敏感的中心也是膨胀的花苞上头。 终于……「啊啊……啊啊……不行了,我受不了……啊啊啊啊——」由小玲的口中发出了令人赞叹的声音, 是宛如天籁般的声音也是小玲第一次发出的声音。 是的,没错!小玲在今晚体验到了人生中第一次的高潮, 那是相当奇特又激烈的感觉。 或许这第一次的感觉对于小玲来说,可能还是太过于强烈, 小罗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妹妹眯着双眼以及那娇喘不息的小嘴时, 又有了股想吻上去的冲动。 可是这个时候,妹妹的眼睛却突然张开了……张开眼后的小玲, 仍是依旧靠在小罗身上也许是感觉到身体似乎还是有些无力。 接着小玲还是先开了口说: 「哥……刚刚是怎么回事啊?刚刚我的感觉真的好奇怪, 我……我是生病了吗?」小玲的眼神当中充满了惊惧与疑惑。 「傻瓜,不是这样的,你并没有生病。 」小罗看着眼前的妹妹,那疑惑的眼神之下还掺杂了害怕的情绪。 面对如此不安中的妹妹,小罗更温柔地把她搂在怀中, 边轻抚着她的头发 边解释起: 「刚刚那个感觉叫做高潮。 」「高潮?那是什么?」一听到新名词,小玲的眼睛马上就瞪得大大的。 「这个啊……该怎么说呢?嗯……你刚刚是不是有很舒服的感觉?」「嗯……感觉虽然奇怪, 但的确很舒服……」当小玲回想起那种感觉之时 竟也脸红了。 「对,所以说舒服到最舒服的时候,那个就叫做高潮, 懂了吗?」「喔……」小玲看似有些理解似地点了点头后 又接着问了: 「那……哥你也会有高潮吗?」「!……」小罗虽是感到一阵讶异 但还是接着回答说: 「我当然也会啊!不过男生跟女生高潮的样子不太一样。 」刚开始虽有些错愕,但接下来小罗心里也明白到, 这种事已经渐渐引起了妹妹的兴趣来。 「喔……那……那哥哥的……高潮是什么样子啊?」看着妹妹的眼神中, 有害羞却又有着好奇 于是小罗不禁笑说: 「怎么?想看哥哥高潮的样子吗?」「想啊!刚刚哥哥看了我的高潮, 我也要看哥哥的!」「哇……」彷佛被妹妹这股气势吓到 小罗也不禁叫出声来。 反观小玲看到哥哥这样的反应,竟也「噗哧」地笑了出来。 「你在笑什么?笑得真诡异……」「没有啊!只是突然感觉到一直靠在哥哥身上, 有种甜甜的感觉嘻嘻!」小罗看着眼前的她一副天真的模样, 又说出这般话来小罗顿时心里觉得一阵暖和, 便紧紧地搂住了小玲。 这一搂,小罗便大感不妙,原来是下半身传来了一阵涨痛感。 小罗想着,也许是硬了太久的样子,不解放一下是不行了……「小玲, 你是不是想看哥哥高潮的样子?如果你愿意帮忙的话 就可以很快看得到啰!好吗?」「咦?好啊!但是……那……那要怎么帮呀?」小玲一脸疑惑地问道。 小罗并没有马上回话,只是先坐到了浴缸的边沿上头, 接着便要小玲到自己的跟前来要她蹲了下去, 接着才说: 「很简单的一点都不复杂,来……把手给我吧!」小罗拉着小玲的小手, 引导着她的手直到完整地握住了「小小罗」不过毕竟是已经是充血的状态, 完全膨胀到了极限所以也使得小玲那小巧的手无法完全涵盖。 面对眼前这根东西,小玲的脸正彷佛烧烫似地发红着, 不过还是乖乖地完全听从哥哥的指示。 「对,这一只手就这样握住,不用握得太紧喔!」「一开始先轻轻地……然后上下移动。 」「对……就是这样子!小玲做得很好喔!」小罗也没忘记要夸奖妹妹一下。 「然后……另一只手就放在下面皱皱的肉袋上, 记住也不要抓紧喔!然后轻轻的……」「唔……没错……就是这样……哥哥很舒服喔!小玲做得真好……」小玲也许是听到了哥哥的夸奖 本来还有一些不知所措的感觉但现在全都烟消云散了, 反而像是做出了兴趣般开始卖力地活用着自己的双手。 也许是太忘情于舒服的感觉, 小罗竟说出了: 「小玲, 你试着用嘴巴含住看看。 」「什么啊?用嘴巴?哥……这样会不会太恶心了?这里好像是男生尿尿的地方……」真的被惊吓到的小玲, 不仅停下了双手动作还不安地看着哥哥的脸说话。 「小玲,男生这个地方只要洗干净,就不会有味道, 不信的话你闻看看。 」小罗虽解说得详尽, 但小玲还是一脸狐疑地说: 「喔……真的吗?好吧……」小玲嗅了一下后, 脸上才露出笑容说: 「真的香香的。 」「那可以用嘴巴试啰!」小罗也回笑: 「开始先用舌头轻轻的舔看看, 就像舔冰棒一样。 」小玲完全照着哥哥的意思做,开始虽然有些胆颤心惊, 但一会后就熟练了。 「唔!做得很好喔!小玲。 唔……那接下来……换嘴巴,先试着含一点点, 等适应了口感之后就可以试着整根放进去。 」「唔喔!做得相当好喔!含住后可以利用舌头……对!唔唔……小玲做得真的是太好了!就是这样, 唔……唔……这样哥哥很舒服喔!」「唔……小玲 真……是聪明啊!做得实在太棒了!喔……唔……唔……」小玲的口交技巧越来越熟练之下 没多久小罗便有了想爆发的慾望但还是不忘满口地称赞妹妹。 小玲一听之下更是心花怒放开来,动作也越来越激烈。 「唔……啊……小玲弄得太好了,好妹妹……唔……啊……哥哥……快不行了……」攀升的快感之下, 终于也即将溃堤了。 不过,在这之前,小罗赶紧自小玲的口中抽出了小小罗来。 一瞬间,只见小玲整个人也呆住了,心里头更是十分不解哥哥举动。 只见小罗自己用手套弄了没几秒后, 同时也大叫了一声: 「唔……出来了!小玲!!」只见小罗下半身忽然地一抬高, 身体忽然地一震之后一股白浊之液便夺龟眼而出, 闪避不及的小玲更被完全地射到了脸上。 果不出其然, 小玲马上就大叫了出来: 「哇!这是什么啊?!」一时之间虽是大感惊讶, 但片刻后浓烈的好奇心却使得小玲不禁用手指沾了一下那残留在脸上温热的液体, 还闻了一遍后便说话了。 「好怪的味道……有点腥腥的……哥哥高潮就会射出这样的东西吗?」「是的, 这就是男生高潮的样子。 」「喔……好奇特喔……真好玩,嘻嘻……」小罗看着眼前如此娇丽的妹妹, 一脸天真可爱的笑容小罗又忍不住吻上了小玲的樱桃小嘴, 也不管脸上是否还残留着自己的精液只想给妹妹一个甜蜜的回礼。 「好玩吧?那我们下次有机会再玩啰!现在时间不晚了, 哥哥肚子也饿了小玲一定也是吧?来,先洗完澡吧, 洗完澡哥就要去买晚餐了。 」「好~~」在浴室里,小罗看着妹妹、小玲望着哥哥。 小玲的表情依旧是如此的天真可爱,笑容依旧是如此的亮眼灿烂, 声音依旧是如此的甜美动人。 纵然现在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连洗个澡也是嬉闹个不停的两兄妹, 但却在随着岁月的增长下很多事情也逐渐有了变化, 小罗是……小玲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