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迫于无奈一个夏日的午后,我正在房里睡午觉, 突然间从母亲房中传出了一阵叫喊声,我火速的冲到母亲的房里, 才一进门脑袋后面就被不知名的物体重重的敲了一下, 当我意识到原来门后还躲着有另一个人的时候 我已不省人事……也不知道昏迷了有多久当我悠悠醒来, 只觉得后脑痛得令人难受正想伸手去去摸,才发现双手双脚已被人用麻绳紧紧绑住, 根本动弹不得抬头一看,母亲也像我一般手脚无法动弹, 而母亲身边站着一个头上幪着头巾、只露出两只眼睛的男人 正虎视眈眈的环顾着屋子四周。 母亲见我醒来,语气激动的谢天谢地,而那名男子却若无其事的舞动着手上的刀子。 「你到底想干什么?要钱的话,家中也的东西你尽管拿, 但千万别伤害我母亲。 」「哈哈,真可笑,我刚才前前后后搜了一遍, 你家连个值钱的东西也没有本来嘛,干我们这行的拿人钱财也就算了, 但你家甚么都没有叫我怎能就此罢手?」那歹徒转看着躺在地上的母亲, 发出了「呵呵」的诡异笑声我心中突然有股不祥的预感, 他敦了下去伸手去抚摸母亲的脸颊,吓得母亲直发冷颤。 「住手!别动我母亲……」「我偏要动你又怎样?来打我呀。 」母亲恐惧到了极点,她想逃,但又能逃到哪去呢?母亲所躺卧的地板上一滩黄水渐渐地扩散开来, 才发现母亲已经吓得连小便都失禁了。 「别……别伤害我……我求求你……」「好说好说, 既然你求我我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这么吧, 就让你的儿子来带你受罪吧。 」话说完,他转身走向我,手中还不断地甩弄着他那打蝴蝶刀。 「不要!求你别伤害我儿子!」「这可让我为难了, 今天老子心情十分恶劣非得找个人来泄愤不可, 你却说不要伤你又不能伤你儿子,那我总不能自残吧?」母亲心急如焚, 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但见歹徒不能因此罢休,拿着刀子想要伤害我, 情急之下也只能答应歹徒的任何要求了。 「别……别伤我儿子……要伤就伤我好了……」「不要……」突然间, 我的腰际被狠狠的踢了一下痛得差点没晕过去, 这时就算我想叫也叫不出声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歹徒一步步的逼近母亲, 母亲眼中流露出恐慌全身不同的颤栗着。 歹徒毫不留情的将母亲面朝下的压倒在床上, 强行脱掉她的裙子与内裤并且伸手进母亲的胯下猥亵着母亲的阴部……「哇!好嫩好肥的美穴……根本感觉不出来这已经是生过小孩的穴穴……」歹徒撑开母亲的双腿, 从我的角度望去可以清楚的见到母亲母亲阴部长满了浓密卷曲的阴毛, 阴毛上沾满了尿液。 歹徒越看越是兴奋,左手撑开了母亲的阴唇, 右手则伸出中指缓缓的送进母亲的阴道中一抽一送……一送一抽……「哈哈……还说你不要, 你看淫水都流到床铺上了。 」一边抽送着手指,歹徒一面脱下了自己的裤子,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刻 歹徒突然狂叫了起来: 「不……不会吧!偏偏在这个时候……竟然……硬不起来。 」他眼中露出凶光,正想侵犯母亲的歹徒却在此刻无法勃起, 他气得将母亲踢了下床母亲顺势磙到了我身边, 母亲向我点点头表示幸好没遭进一步的侵犯。 「不行,今天非得要让你这个臭娘们失身不可, 否则难消我心头的怨气…… 你!你来代替我!我要看你们母子俩表演。 」歹徒拿刀指着我的鼻子,异想天开的要我来替代他, 说什么也要让我们母子俩乱伦我又怎么能够答应他荒谬的要求。 「你不怕我杀了你?」「要杀就杀,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歹徒见我如此坚定, 转想母亲威胁说: 「你有种, 但你老娘可不一定答应让你死。 」「你!如果不和你儿子来段颠鸾倒凤、翻云覆雨一番, 让老子看得开心休怪我在你儿子身上戳几个洞!」母亲为难之极, 她从来没想过要和儿子发生关系但一把精亮的刀子就顶子我脖子上, 只要他稍一用力我这条小命就将难保,母亲探了口气, 遥遥头说: 「把刀子放下吧!你要我怎么做我都答应。 」歹徒松开了母亲手脚的绳子,独自坐在一旁准备欣赏着一场即将上演的母子乱伦秀。 「先脱了衣服,我不想看见你们身上还有任何衣物。 」母亲的下身早已空无一物,在歹徒的要求下, 她先脱光了自己的上衣再替我除去全身的衣物。 「妈……千万不要,我宁可死也不能让你……」「别再说了儿子……这一切都是命, 这次你就依我吧!妈不能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瞧,真是感人,好伟大的母爱。 那么,你就先帮他吹吹喇叭吧!」母亲一手捧着我的阴囊, 一手操起了我的阳具就往自己嘴里送一时间, 我只觉得我的阳具正被母亲温润滑腻的唇舌所包覆 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我的阳具吸了进去我不由自主的将身子往前一挺, 顿时间母亲整张脸紧贴在我的胯下我甚至清楚的感觉到母亲鼻尖唿出的阵阵气息正吹拂在我的阴毛上……那感觉……真是……舒畅。 在母亲规律的吸吮之下,我的阳具竟然急速的勃起, 这真让我感到羞耻面对在遭受胁迫下替我进行口交的母亲, 我怎么能够产生如此淫邪的念头?但母亲的小嘴实在让人消魂 每吸吮一下我的阳具就胀大几分,最后甚至快顶到了母亲的喉咙。 在歹徒的催促下,母亲加快了吸吮的速度,我只见到我那根充满了慾望的肉棒不断地进出在母亲的口中, 一阵酥麻的感觉从龟头往上传到了脑门我知道我就快射精了。 「妈……你快停……我……我不行……要泄了……」「不能停, 让它射在你嘴里还要一滴不剩的吞进肚子去。 」一股浓稠的液体从我体内射出,在此同时, 母亲的动作也停顿了下来只听见「咕噜咕噜」的声响从母亲的喉间发出, 她真的一滴不剩的将我的精液吞了进去后才缓缓的将我颓圮的阳具从嘴里吐了出来。 「很好,你真是个听话的好妈妈。 」「你要我作的我都做了,该放了我们了吧?」「开什么玩笑, 游戏才刚开始。 你瞧,你儿子的那话儿又软了,我要你在他面前自慰, 直到它又重新硬起来为止。 」「你……是恶魔……」「我本来就不是好人, 总之如果你做得让我稍有不满意,我就先去了你儿子一根手指, 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少只手指可以用。 」母亲无奈的看着我,脸上又是一阵青、一阵红, 我则害羞的低下了头连正眼也不敢看母亲一眼。 「孩子,抬头看着妈,事到如今,我们都要勇敢一点。 」当我抬头看去,母亲已坐在我的正前方,面对我将自己的双腿张的大开, 一手捧着乳房搓弄另一手则按在阴部上揉捻着阴蒂。 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女人自慰,但万万也没想到对象竟然是自己的母亲, 母亲为了要重燃我的慾火不但要刻意的将自己的私处一览无遗的展现在我的面前, 还得作出许多猥亵不堪入目的淫荡姿态来让我欣赏。 我看着母亲,紧闭着双眼,脸上流露出一副十分饥渴的神情, 就连我这个亲生儿子也不免为之心动。 一对雪白丰腴的乳房,在母亲自己的揉捻下显得处处瘀红, 我甚至发觉母亲两颗状似葡萄干的乳头正因充血而勃起 而下体也渗出一股透明的分泌物沾满了她的指间, 此刻我已分辨不出母亲愉悦陶醉的神情究竟是为了能就我命而逼真的演出、还是不自觉的勾起了自己内心的慾望而自得其乐?我感到一阵的昏眩, 然后是口干舌燥、脸红心悸我知到我即将达到抗奋的边缘, 如果不是身上的这些绳索我早就迎向前去,管她对方究竟是谁。 对我而言,眼前的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充满了淫欲的肉体, 我想要与她交合将我的阳具深深插进她的花心, 然后将我身上仅存的每一滴精液喷进她饥渴的腔中……母亲眯着眼往我下体偷瞧 发现我的阳具竟然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又重新站了起来 一来感到惊讶二来也有些难为情,毕竟是她用自己的肉体来引发儿子的肉慾。 我想,此刻的她一定感到很矛盾,不知该为自己的媚力感到欣慰还是该为自己的淫态感到羞耻。 「小伙子,真有你的,才几分钟就又重振了雄风。 妈妈也不错,瞧你自慰时那股子骚劲,要不是老子今天身体不适, 非得操翻你这贱货不可。 这下子,可要便宜你这乖儿子了……小子,该换你上场了。 」歹徒割断了我上的麻绳,但手上的那把蝴蝶刀却始终没离开过母亲的脖子, 他威胁我如果我有任何反抗的举动,母亲的命恐怕就难保了。 我无奈的望着母亲,母亲也正用着绝望的眼神看着我, 她向我点了点头似乎在告诉我,先保住性命要紧。 「妈……我该怎么办……?」「全听他的吧!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 」「好的很,既然妈妈都帮儿子服务过了,现在换儿子孝敬母亲了。 你,趴下去舔你妈的鸡巴,如果不能舔得她淫水四溢, 小心你的狗命!」母亲坐在床沿向我招招手并且将双腿微张, 拉过我的右手就按在她阴户上那丛乱草般的阴毛上 告诉我就舔这个地方并叫我不要嫌它脏,先保命要紧。 「妈……妈妈的……一点都不脏……委屈你了……」母亲点点头, 我跪在母亲的两胯当中伸手将母亲的双腿向外掰开好让头能顺利埋进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母亲私处上丛丛阴毛,一根根粗而卷曲、稀稀落落的长在两片微凸的大阴唇上, 母亲的大阴唇呈黑褐色和大腿内侧雪白的肤色有着强烈的对比, 耻肉的裂缝中又向外翻出了两片薄薄的小阴唇 上头来覆着一层透明的分泌物样子像极了蜗牛肉。 有生以来,这还是第一回这么仔细的观察女性的阴部, 但此刻我的慾念却多过我的好奇心现在的我, 像饥荒中的旅人看见佳肴一般恨不得能将它一口吞进去。 我大着胆子伸出舌头,用舌尖在母亲的裂缝处来回的舔舐。 阴部,果然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才轻轻的舔了几下, 母亲就像受了电击全身发颤我又将舌头往阴道里探了探, 母亲竟发出阵阵呻吟自己还将两腿张得更开些。 双腿一张,阴部看得更清楚了,歹徒在一旁直嚷着它没看见, 要母亲干脆将双腿抬上床如此一来,母亲的姿势变成的蹲姿, 她用双手固定着双腿下体自然前梃,原本紧闭的阴唇此刻却是向外微张, 露出了一个指头般大小的洞穴。 母亲指着自己小阴唇上方一个微凸的小点,告诉我舔那儿会让她更快流出水来。 果然,在舌尖的一阵拨弄之下,母亲的爱液有如洪水决堤般永了出来, 在舌头点舔舐之下发出了「啪啦啪啦」的响声。 「小子,你老娘将你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吞了下去, 现在你娘的淫水可也别让她流掉喽舔干、吸干它。 」我张开大口,将母亲的整个阴部都罩在嘴里, 大口大口的吸取母亲的爱液母亲显得相当的亢奋, 瞧它的神情它似乎也忘了自己的处境,竟然将双脚夹住我的脖子, 双手紧抱我的头下体则拼命向前顶,我的脸紧贴在它的阴部上动弹不得, 擦点连唿吸都有困难最后,才在歹徒的吆喝下被分开。 「看来你们母子的感情又增进了不少,我倒成了你们的大恩人了, 哈哈!」我侧脸看着母亲她始终低着头,一语不发。 现在的她,倒有点像个行尸走肉,对歹徒的话言听计从, 丝毫不作任何反抗我看了有点心酸,但却又无可奈何。 「休息够了吧?重头戏要开始了。 小子,你刚刚已经舔过了你出生的地方,现在, 我要你的小弟弟也进去坐坐。 如此一来,你们母子就能亲上加亲了。 」我望着母亲不置可否,母亲同时也将眼光移到我脸上, 她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但却不再多说什么, 彷佛就像在告诉我: 「孩子放手做吧!」「妈……我……我办不到……我不能……」母亲用她温柔的双手抚摸着我的脸颊, 替我拭去眼角的泪水给了我一个温柔的微笑, 也不顾我愿不愿意迳自在床上躺了下来。 「孩子,闭起眼,想像床上躺的是你心仪已久的女孩子, 然后……然后……妈会帮你的一切的罪过,就让妈一人承担吧! 「此刻之前, 我还是个处男别说什么技巧了,我连从何开始都不知道, 更何况对方是自己的母亲我该怎么办?阳具是坚挺的, 床上的母亲正张开着双腿就等着我的临幸。 我的犹豫让歹徒有些不耐,他慢慢的走道床边, 一把抓住母亲柔嫩的乳房告诉我,如果我再不动手, 母亲的那对美丽的乳房便会多上几条丑陋的疤痕。 「别碰我妈,我做就是了。 」我轻轻压在母亲身上将她抱住,母亲在我耳边小生的提醒我该怎么做, 在母亲的引导下我将她的臀部微向上托,好露出阴部以顺利交合, 母亲用手引导着我的阳具来到她的密穴洞口并自己将下身迎向上来, 我的身子则向下一沉一根粗大的阳具竟毫不费力的滑进母亲阴道中。 母亲的阴道湿热而有弹性,紧紧包缚着整条肉棒, 轻轻的插送几下母亲的双腿也跟着一开一阖, 巧妙的配合着我的律动。 「孩子……仅管做你的……妈……妈妈受得了……」我从来不知道做爱是这么美妙的一件事, 从我的阴茎插入母亲的小穴那一刻起我甚至忘了眼前的这个女人正是生我育我的母亲。 我想要忘情的呻吟、放肆的抽插,但我知道那是不对的, 至少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能露出丝毫愉悦的神情。 插送之间,我偷偷的望了母亲一眼,只见母亲紧闭着双目, 似痛苦又似欢愉的抿着嘴角脸部的肌肉有些纠结, 很难看出她此刻的心情如何?我默默的插送着阳具 耳边只听见两人沉重的喘息声和插送时所发出的「噗噗」响声, 母亲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还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妈妈……你……还好吧……?」「我还可以……别停……当心……歹徒……对你不利……」适才才体验过母亲的嘴上功夫, 已让我全身酥麻现在更探进了母亲的秘密花园中, 又不知比母亲的小嘴快美上几千万倍。 我越插越快,母亲也愈动愈大,她搂着我的腰, 双脚在一番插送下已翘上了天我越是忘我的狂抽勐送, 母亲的呻吟就越大声就这样,我的喘息声、母亲的呻吟、和床铺摇动所发出的刺耳响声, 竟交织成一首美丽绚烂的性爱乐章直到我将最后一滴磙烫的精液, 浇在母亲的花心之上为止才画上了休止符……当我缓缓的将萎靡的阳具从母亲的阴道中抽出时, 一股浓稠的精液从母亲微开的肉缝中涌出我既羞愧也自满, 望着面无表情的母亲我只能说木已成舟,事实是永远无法改变的。 第二章 暧昧歹徒走了,我抄起了手边的电话就想报警, 哪知道母亲很快的制止了我。 「为什么不让我报警?」「报警有什么用?歹徒没拿家中任何一毛钱, 甚至也没真正侵犯我拿什么报警?更何况,最后侵犯我的不是歹徒, 而是……」话没说完母亲就独自往自己房里走去, 留下的是一屋子的脏乱。 我望着床单上那片污迹,回想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它来得太快太突然彷佛一切都是在做梦一般。 接连的几天,母亲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我知道她所受到的打击实在太大, 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才是。 对于那天所发生的事,母亲绝口不提,倒是我, 却十分希望了解母亲在经历此事之后的想法。 几天下来,我和母亲一样心中忐忑,夜里更是无法入眠, 一个人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看着墙上的钟,已经是凌晨两点……突然间, 母亲的房里灯亮了起来我听见母亲起身的声音, 好奇心驱使之下我蹑手蹑脚的来到母亲的房门外, 从门缝往里瞧母亲背对着我正坐在梳妆台前梳着他长及腰际的长发, 嘴里竟哼起了一首轻快的曲子。 这下子我可煳涂了,母亲这些天始终和我避不见面, 心想它应该是在为了当天的事感到伤心才对怎么会独自在半夜里哼着愉悦的歌曲?我和二呆是国中认识的酒肉朋友, 他虽然终日浑浑噩噩但却是个十分讲义气的朋友, 也就因此我和他很快的就成了拜把,每日厮混在一起, 干些无聊的事。 有一天,二呆到家里来玩,母亲很客气的接待他, 二呆见了母亲之后神情有些不一样,进了我房里之后, 二呆很兴奋了拉着我说我是个幸运儿。 「二呆,你吃错药了?」「哇靠!原来你老妈长得这么漂亮, 你不说我还真以为她是你的姊姊。 」「我老妈长得漂亮又怎样?她还是我的老妈。 」二呆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神秘希希的压低嗓门在我耳边说话。 「其实,我很早就有一个十分新奇的计划,只是这个计划非得由两个人来执行不可, 所以至今迟迟无法动手。 咱们哥俩是拜把的,我信得过你,说什么这次你也要帮一帮我的忙, 好完成我多年的愿望当然,小弟也不会亏待你的。 」「到底是什么事?别装神秘了。 」「听你说你爸妈离婚都快五年了,你从小就和你妈相依为命, 说实话你对你老妈到底是什么感觉?」「老妈就是老妈, 能有什么感觉!」「别装蒜了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 你闷骚的个性我还不清楚吗?要换作我每天跟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妈妈生活在一起, 不让我产生什么非份之想才怪。 」听了二呆说的话,一开始还觉得有点生气, 什么人的玩笑不好开竟开起我和老妈的玩笑来。 但我扪心自问,真的从小道大都不曾对这个美貌的母亲产生过龌龊的念头吗?其实, 早在我渐渐懂得男女之事的时候母亲就已经是我性幻想的最佳对象。 对母亲而言,我只是个小孩,但对我而言,母亲却也同时是个性感的女人, 当天热时母亲的穿着稍微单薄、裙子穿得稍微短些, 就足以让我升起慾念更别说终日和她单独相处了。 二呆说得一点也没错,我敬爱母亲是个事实, 但在我内心深处母亲的肉体同时也是我慾望泉源, 只是当着二呆的面我羞于承认罢了。 「你说你有个怪点子,说来听听吧!」我故意岔开话题, 但目的还是对想听听二呆的高见。 「我老姊你是看过的,你觉得她长得怎么样?」「你老姊?说实话长得还好, 不过那身身材保养得可真棒,特别是那对大奶子, 看了就忍不住想……等等你该不会是想…… 」「没错, 真不愧是我的拜把一点就通。 」「等等,这……这可是乱伦耶!你该不会来真的吧?!」「从小, 我就有一个愿望希望有一天能上我老姊,每次偷窥她洗澡或上厕所, 见她长满阴毛的大鸡巴就忍不住想冲进去将她压在地上强奸她, 然后用老二狠狠的插她……」说着说着二呆也兴奋了起来, 抱起了我房里的一只大抱枕就做势勐插我彷佛看见二呆插的就是他那身材漫妙的姊姊。 同时,在我脑海中也莫名的浮现出许多不连续的往事片段……记得有一回, 我和母亲到附近山上的小庙去拜神下山的途中, 母亲突然尿急但放眼望去,连一个遮掩的地方也没有, 更别说公共厕所了情急之下,母亲只好要我在一旁把风, 自己则对我就地解决。 我转过身去好一会儿,却始终听不见母亲嘘尿的声音, 我想可能是憋了太久的缘故一时好奇想转头去偷瞄, 哪知母亲「嘘……」的一声一股水注般的金黄色液体从母亲的胯下喷出, 足足尿了有半分钟。 我好奇心驱使,眼角始终没离开过母亲的下体, 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母亲美妙的阴部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母亲放尿的窘态。 母亲尿完之后,才发现自己忘了带卫生纸,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任何可以代替的东西, 眼看自己的下体被刚刚的那股尿注喷得湿答答的 不擦又不行迫不得已,只好脱下脚上的小内裤充当卫生纸, 将自己胯下草草的擦拭一遍后将内裤塞进自己的口袋中, 拉拉裙摆整整衣服,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 但这从头到尾却一五一时的看在我眼里,一路上我心里只想着一件事, 母亲现在裙下什么也没穿!回家之后我在浴室的洗衣堆中发现了母亲用来擦拭下体的那条内裤, 我偷偷的将它藏了起来回到房里之后,我细细的品味着母亲的内裤, 我小心地将那件卷曲成一团的内裤摊开放在鼻子前仔细的嗅着, 深怕遗漏掉了一丝母亲的味道但可笑的是,在此之前我从不知道何谓「母亲的味道」。 只记得自从那次事件之后,我开始迷恋上母亲的内裤。 母亲不是个风骚的女人,相反的,她个性保守拘谨, 这一点可以从他选择内衣裤的款式上看得出来 朴素的样式、平淡的色彩偶尔有几件较为性感的内裤, 也不见她经常拿出来换洗好像有只有在夏天的时候, 才会选择几件款式教艳丽的内衣裤来搭配衣服。 不过就算如此,我只要一闻到从母亲内裤上散发出来的淡淡腥臊味, 就不自觉的让我联想起母亲那个沾满尿水、湿淋淋的阴部……用母亲的内裤自慰这么多年了 我何尝不想能够真正的和母亲肉身相搏但每当我一有乱伦的念头, 内心就有一股莫名的罪恶感更何况母亲并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就算我想引诱她上勾也是妄想。 「喂喂,醒醒,你发什么楞?」二呆用力的摇醒我, 我才发觉自己失了神。 「对了,你的计划真的可行吗?」「其实不说你也知道, 想要强奸我老姊或者你想干你老妈……」「呸!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干……」「别装了, 瞧你刚才失魂落魄的样子谁都看得出来。 」我不再多作争辩,只是好奇二呆这个猪头能想出什么妙计来。 「最大的障碍就是」乱伦『,但是如果有一天, 我们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非得要蹂躏对方则这还叫不叫乱伦? 「「你乱七八糟的在说什么?什么叫非得要蹂躏对方?世上哪有这种道理。 」「如果有个坏人拿刀威胁你,说如果你老妈不让你干上一炮就一刀解决你, 你想你那个将你疼得像心肝宝贝的老妈干不干?」我不得不承认二呆这个猪头也有清醒时候 这个点子真的是太妙了不但可以一偿宿愿,而且事后也可能因为害怕乱伦事情的曝光而自认倒楣了事, 真的一点副作用也没有。 「你……真的要干吗……?」二呆坚毅的点点头说: 「如果你下不了决心干你老妈, 就先帮我干了我老姊再说事成之后,我那大胸脯的姊姊说不定还可以藉你开开洋荤。 」我想我是色欲蒙心,也不知怎地就答应了二呆, 或许在我内心深处仍十分渴望与母亲发生性关系, 至于乱伦不乱伦的问题只是我胆小的藉口罢了。 二呆的姊姊是我见过少有的美女,不但长得漂亮, 连身材也堪称一流特别是她那对足以傲视群雌的雄伟双峰, 不知羡煞多少女性和迷死多少男性?也无怪乎二呆要想出如此疯狂的主意了 想想我和母亲的个关系就可以了解二呆对他姊姊的心情了。 「怎么样?考虑得如何?」「我看不妥,万一你老姊执意要报警呢?事情如果曝光, 我们可吃不完兜着走。 」嘴上虽然这么想,但是我觉得这个主意真是妙极了, 用在二呆了姐姐身上或许不行但用在妈妈身上却一定可以。 「那就先搞定你老妈好了。 」我想了又想,迟迟拿不定主意,只因为对像是妈妈, 叫我如何下得落手?「别考虑那么多了就从我老姊先下手吧!」禁不起二呆一再的诱惑, 我还是答应了他。 果真如二呆所说的,事情进行得十分顺利,由我假扮坏人, 先对他那美少女般的姊姊进行约十来分钟的猥亵 让我着实过足了当色狼的瘾头要不是和二呆有言在先, 我还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想「真的」对他姊姊干坏事。 接下来的剧情,就是由那装得可怜兮兮的二呆上场, 虽然是做戏但二呆熟练的性爱技巧却出乎意料的好, 倒是他姊姊的反应让我有些纳闷难道她真的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被亲弟弟污辱吗?我在她的脸上所看到的, 却是腼腆多于恐惧。 一旁的我,就像看了一场精采的春宫秀,真恨不得男主角是自己, 这也更加深了我对母亲使坏的念头。 事情出乎意料的平静,几天后,当我再次见到二呆姊弟俩的时候, 只见她们有说有笑根本一点也察觉不出女人被沾污之后的感觉。 我一直在想,当我和母亲也这样玩过之后,是不是也能和二呆姊弟一样呢?「我跟你保证一定会的。 」「这么肯定?凭什么?」「别问那么多,相信我就是了, 看我和我老姊现在的样子你就知道了。 偷偷告诉你,自从那一天以后,我老姐竟然主动向我求爱。 」「没虎烂?我不相信。 」二呆带我到他姊姊的房里,在她床边的垃圾桶里翻出了一团卫生纸, 打开卫生纸里头竟然还包了一只用过的保险套。 「这是昨晚我们办事之后留下来的,铁证如山, 这下子你可相信了吧。 」眼前的保险套,让我不得不相信二呆所说的话, 但唯一让我不解的是就算二呆和他姊姊可以, 却不代表我和我老妈也可以二呆为何如此自信?终于在惊滔骇浪之中, 我对母亲犯下了强奸的行为正如二呆所说,母亲的反应异常冷静, 除了最近常避着我以外瞧不出有什么异状。 但,二呆和他姊姊能再续前缘的情况,却也没有发生在我身上。 事情就这样一值持续着,母亲并没有「特别」或「反常」的反应, 就因为如此反而更加深了我的疑虑。 「其中一定另有原因。 」我心中这么想着。 情势一直未开,但这样的情况让我身心饱受煎熬, 忍不住询问二呆的看法 但他却总是若无其事的告诉我: 「女人的心思其实是很难捉摸的。 」持续一个月,每天深夜,见母亲房里的灯总是一直亮到半夜三点钟才熄, 终于我再也忍不住了,鼓起了勇气直闯母亲的闺房。 「妈……你睡了吗?」「喔!你来啦!还站在那儿干什么, 进来房里呀!」母亲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却彷佛是她一直在等我前来的样子。 「你来得正好,妈妈要跟你好好聊一聊。 」母亲竟然没先询问我的来意,好像早已知道我想找她问些什么事。 我们就坐在床沿,彼此靠在一起,自从「那次」事件之后, 我们母子就再也没能这么近的坐在一起过。 母亲虽然想开口,但几度欲言又止,我只是耐心的等着她。 「你知道……妈妈一个人独自将你养大,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 」「妈……对不起……那天……我……」「妈一点也不怪你, 事实上妈一点也不在乎。 」「我对妈妈……做了坏事……」「那是不得已的, 妈妈知道你不用太内疚。 相反的,作母亲的能为自己的儿子做点事情, 虽然十分的难为情但我却一点也不后悔。 」母亲的口气,一点也不像是个曾经被自己儿子凌辱过的女人。 「让您受罪了……妈妈……」母亲迟疑了一下, 脸上露出一抹绯红眼神不敢直视我,只用眼角偷偷的瞧着我。 「或许你觉得这不该是从一个做母亲的人口中说出的话, 但……我还是想告诉你……妈妈我……自从你父亲过世后 整整守寡十五年这十五年来,妈妈守身如玉, 并不代表妈妈是什么贞洁烈女只是我始终觉得……就算要给, 也要给一个值得托付的人……」「是我坏了妈妈十五年的贞操 我……我该死!」母亲再次摇摇头: 「其实妈妈心中早有了中意的对象 只是……我喜欢的不是时候所以,我一直在等……等他……等时机成熟。 」「妈妈心中有理想的对象?我怎么从没听你说过?也没看你和其他男人有过往来。 」「是呀,或许是阴错阳差,妈妈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 我的心十分挣扎痛苦但是,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我已经做了正确的选择。 」「我不懂……你是说……你已经给了那个男人?」「还不明白吗?你这个坏东西!」母亲的一席话真有如晴天霹雳!母亲所说的那个男人, 竟然会是我!是的我并没有听错,母亲说的人正是我。 这真是太可笑了,一个爱上自己儿子的母亲, 却被自己的儿子设计强奸!早知如此我又为何要大费周章的和二呆演这出戏呢?母亲害羞的将头埋进被窝里, 而我在受此打击之后一时还无法回过神来。 原来妈妈最爱的人是我,原来妈妈守寡十五年等的男人也是我, 与其说是我强奸了妈妈还不如说正好顺了母亲的意。 母亲的身体斜倚在床上,在轻薄性感的睡衣衬托之下显得份外婀娜, 既然母亲已毫无保留的对我告白了我还有什么好矜持的呢?我也一头钻进了被窝里, 和母亲面对着面。 母亲急促而又温热的唿吸,不断的喷在我的脸上, 在被窝里看不见母亲的表情,更加深了此刻的想像空间, 我将母亲的身体缓缓的搂在自己怀中当她的胸脯紧贴在我胸膛时, 我才发现母亲根本就没有穿戴胸罩充血后的乳头, 坚硬得像两颗小弹珠。 「妈……我好爱你……让我们母子好好相爱吧!」「妈妈我……早就是你的人了……我好高兴, 我的小宝贝终于长大了是个大男人了,我辛辛苦苦守了十五年, 总算是没有白费。 」「其实我……早就想……和妈妈……妈妈一直是我心母中的偶像。 」「偶像是遥不可及的,我宁可做你的爱人。 」「是呀!我以后就是妈妈一辈子的爱人了, 那……爱人是不是也要做爱做的事?」「嘻!」母亲好不容易从尴尬的场面中笑了出来 化解了严肃的气氛: 「猴急什么我刚刚不是已经说过了……我早就是你的人了?」第三章 真相一连几天, 我和母亲根本足不出户两个人脑袋里只想着一件事, 那就是: 「做爱」。 不停的做爱,从天一亮就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我们用尽各种可以想像得到的姿势将我那彷佛永远宣泄不尽的精液, 注入母亲早已枯竭的小淫穴中。 我们母子,一个是从未享受过人间美味的处子、另一个则是压抑十五年的怨妇, 两人一拍击合干材烈火,根本无法停歇。 做爱做累了,我们就在床上用面包和泡面果腹;汗湿了, 两人就一同进浴室冲澡顺便在浴缸里在干她一炮;最后体力不支了, 两个人就赤裸裸的相拥在被窝里取暖我的大肉棒, 除了小便以外根本没离开过母亲的嫩屄。 射完今晚的第三次精,我的阳具已经痛得无法在短时间内僵硬起来, 母亲温柔的用它的小嘴吸吮着萎靡不振的小肉棒 一口一口的舔净龟头上的白浊精液。 「宝贝真厉害,妈妈的小穴都被你插得红肿, 连小便都会痛。 不过,我也丢了好几回,整个人都快升天了。 」「也让我舔一舔妈妈的屄吧!」母亲的外阴红肿, 小阴唇也在几天连续不断的插穴后外翻阴蒂清楚的呈现在眼前, 那是母亲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我用舌尖挑逗了一下阴蒂, 母亲就像触电般抽搐着。 瞧着母一脸陶醉,我又忍不住扑了上去,只是阳具真的无法再勃起来, 只能用手指代替在阴道内来回抽送。 「喔喔喔……宝贝……妈……真的不行了……让妈休息一下吧……」母亲的小穴涌出大量的淫水, 整个手掌很快的都被弄湿了。 「还说不要……瞧……这回可湿得厉害……」我一边抠弄着母亲的屄, 一面在想: 既然已经和妈妈到了这种地步 当天设计强奸她的事是不是还有隐瞒她的必要?只是如果不说, 心中十分的难受。 原本还陶醉于我「指奸」之下的母亲,见我动作忽慢忽快, 又见我若有所思的样子主动的推开我的手,将我的手指从的的下阴里抽了出来。 「小宝贝有心事?是不是和妈妈有关?说来听听。 」「妈……如果……过去我曾做过一些……过份的事, 你会不会原谅我?」母亲笑了笑一脸慈祥的用手轻轻抚摸的我的脸颊, 她彷佛已经知道我想说些什么。 「那如果妈妈也曾对你做过一些过份的事,你会原谅妈妈吗?」「妈……你为什么这么说?」「你不觉得奇怪吗?二呆来家中这么多次, 妈会不认得他吗?」「什么!妈……你知道这事情……」「唉……该是跟说实话的时候了 其实我不但认识二呆还认识他妈妈。 」「你连他妈妈也认识?又为什么那天……你不……」「不拆穿你们的把戏是吗?这该从何说起……」「难道, 妈妈是因为想要顺水推舟明知道我们是故意设计要对你施暴, 所以才假装不认识的吗?」「只说对了一半。 这事情,其实是我早就安排好的。 二呆只是个演员罢。 」「怎……怎么会……明明是我……」「三个月前, 我因为有事找二呆的妈妈商谈所以到二呆家中走了一趟, 没找到二呆的妈妈却让我意外的发现了一件事。 」「让我猜猜……一定是二呆和他姊姊……」「没错, 正如你所想的我无意中撞见二呆和他姊姊在房里疯狂的做爱, 简直到了忘我的地步就连房外多了个人也没发现。 十几年没做过爱,老实说,看着他姊弟二人做爱时, 我的慾望也随之而起在我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你的影子……眼前的这对姊弟, 在我眼前竟然换做了我和你……」「就当我正陶醉在性爱幻想中的时候, 姊弟俩终于发现我了他们知道我已将一切看在眼里, 想躲也躲不掉。 二呆和姊姊背着母亲搞姊弟乱伦已经有三年多了, 如今被我发现深怕我将事情告诉他们的母亲, 所以对我苦苦哀求要我保密。 我灵机一动,于是想到了一个点子……」「妈妈竟然利用二呆姊弟俩演了一出床戏给我看, 怪不得当二呆在强奸他姊姊时他姊姊连一点反抗也没有。 然后再由二呆怂恿我对妈妈……」「接下来的事, 你都知道了。 」「搞了半天,我还以为是我在设计妈妈,原来是我被妈妈给设计了!」「你……生气啦……?」「何止生气!快气炸了!我非得好好教训你不可!」于是, 真相大白之后我又忍着阴茎的疼痛,狠狠的操着母亲红肿的嫩屄, 作为被欺骗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