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十八岁的那年,强奸了我的美丽温柔的亲姐姐, 自此展开了我和姐姐的如火如荼的姐弟性爱。 但与其说是强奸,不如说是姐姐半推半就的让我得逞, 而最终成了双方自愿的「和奸」。 此后则更是男欢女爱、干柴烈火的姐弟相奸, 尽情享受壮男少女的性欢畅。 那年我念高三,我是个走读的学生。 十八岁的我,因想考上重点大学,学习得十分的紧张辛苦, 每天压力都很大但又实在是无处发泄。 姐姐这正是双十年华,健美又漂亮。 姐姐从来就一直十分疼我,见到我这样紧张有压力, 作为护士的姐姐便开始帮我的忙了。 六月的夏天,天很热。 姐姐每天傍晚都会给我按摩,并且护理照料, 生怕我有不舒服的地方。 就这样: 令我平生第一次最最兴奋的事情终于出现了。 六月中的一天晚上,我刚考完试,感觉考的很好, 回到家告诉了姐姐姐姐听了很为我高兴。 接着,姐姐像往常一样,为我按摩背部、颈部和腿部, 我处在享受之中。 大约三十分钟后,姐姐好像有点累了。 「姐姐,你歇一会吧!我来帮你按摩一下吧!这么长的一段时间, 你一直为我服务现在皆是我为你服务的时候了!」 说着, 我把姐姐的手拿开在姐姐可能拒绝之前,我两手已抓住她的肩膀, 然后用力的按摩起来由于时值夏天,气温很高, 姐姐浑身都有点出汗发出一种淡淡的、特殊的、诱人性感的、似香非香的气味。 按摩从她潮湿且柔嫩的肩膀开始,到达如瓷如玉的晰白脖子上, 然后降落到她那两只如白藕般的细长粉嫩的手臂上 姐姐毕竟是个护士对于我的按摩还是接受了。 她闭上眼睛,任由我在她身上按摩。 「姐姐!怎么样!很舒服吧!」我边问, 边按摩着她。 「是,是啊!很舒服,好棒啊!」姐姐有点不自然的回答着。 我能触摸着这样的一个女人,美丽、丰满、而又性感的姐姐, 我打从心里高兴的笑起来。 我有些兴奋的问: 「姐姐,我给你来个依次全方位的按摩, 好吗?」按摩时我在姐披散着头发的粉红色脖子上吐着热气, 温暖的热气一下子碰触到她一下子又离开她, 这微妙的接触很可能搅乱了姐的神经。 「哼,是,是吗?...姐姐等着...你的按摩」姐姐吞吞吐吐的回答我。 「姐姐, 趴下来嘛!」我对姐姐小声的说: 「好方便我为你按摩。 」 「趴下来?不行啦!」姐姐回答说。 「怕甚么!」我鼓励姐姐说: 「我仅仅是替姐姐按摩而已!」 姐姐犹豫了一下, 假装很轻松的样子横趴在我的床上,两手重叠托住下巴。 我开始按摩起来,从姐姐的背后开始。 渐渐的我听到了姐姐的不规则的喘气声。 「感觉如何!姐姐?」我边按摩边问道。 「很舒服,唉,拜托你了!」姐姐一副很舒服的样子回答我。 终于,我按摩到了姐姐的屁股上。 这是我的第一次接触到女人圆翘翘的屁股,我的阴茎一下就充起血来。 我掀开姐姐的超级短裙,看到一条乳白色、小之又小的棉质比基尼三角内裤, 紧紧的勒陷在姐姐两片雪白的肥臀中间的股缝中 姐姐的整个光熘、肥大、浑圆、后突的屁股都赤裸裸的呈现在我眼前!我的阴茎硬的更厉害了 顶在我的小内裤上疼的我直咬牙。 我左手逆时针,右手顺时针的,用力的揉弄姐姐的雪白粉嫩的美臀。 姐姐故装镇静的对我说: 「弟弟,你轻一点!」 而这个时候, 我的阴茎也早已经从内裤的护鸟布的一侧顶了出来 把裤衩顶了老高。 我不理姐姐的吩咐,仍是着力的按摩抚弄,姐姐的鼻孔已经张大了, 唿吸渐渐加急也似乎越来越兴奋。 不大一会儿的工夫,姐姐雪白的屁股已让我揉的通红了。 突然,我情不自禁的,将手滑进了姐姐的大腿根内侧, 抚摸按揉起来姐姐如同被电击般的整个身体僵硬起来, 但姐姐没有表示异议,还是假装享受着,脸也不由的红晕起来。 接着,没有徵询姐姐同意,我大胆的把姐姐翻了过来, 让她仰躺着。 我鼓起勇气,将她的双腿大大的分了开来。 小内裤勉强的盖住了姐姐的阴户,但小腹下大腿间的阴阜明显的耸突坟出, 小内裤紧裹下的鼓涨大阴唇轮廓和唇间的裂缝, 都清晰可辨。 这时姐姐发出大口大口的喘息声,我本以为姐姐会发怒我的大胆放肆, 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姐姐竟十分合作的任我分开大腿, 上体后仰咬紧嘴唇,断续的呻吟起来。 没有责备我,那就是允许我的行为!于是我便更大胆的来回抚摸姐姐的大腿、小腹﹙避开阴户﹚、全身的肌肤。 手指头偶而故意从姐姐的腹部上昇,有意无意的碰触她的丰满的乳房。 渐渐的,我的手指开始温柔的抚摸姐姐圆突乳峰下方的斜坡...然后找到乳罩边的空隙, 手指潜入罩杯中并且摸逐了起来。 乳房灼热柔嫩有弹性,乳头则是耸立着, 姐不由的发出喘息声!但是却又尽量的咬紧牙根 不让声音从牙缝中泄漏出来「弟.弟弟..那个部位不用按摩..谢谢你!」姐姐不情愿的说着。 「姐姐,别客气了!你为我按摩了那么多天, 都不说累我这才替你按摩了一会儿,又算的了甚么呢?」我忍着阴茎被束缚的难受的痛苦对姐姐说。 同时,我的手掌则已完完全全的抚盖上她的胸部了...我见姐姐不反对, 干脆掀开了她的胸罩手掌大胆的按揉着姐姐那既白嫩又富弹性的乳球, 那感觉真好。 「不,不行啦!.快住手啦!弟弟!..不可以这样..这不是按摩..不用按摩了..」姐姐有点惊慌的起身对我说。 我抱住已经起身想要马上逃开的姐姐,不让她逃走, 仍把她按倒仰卧在床上一边仍用力揉弄她的柔滑敏感的乳峰....。 姐姐发出呻吟声: “啊..啊..不要这样..不可以..说好只是按摩..这样不行啦!..」姐姐淫荡的叫着。 「姐姐,我只按摩你的乳房,有什么不可以呢?」我假装有些恼怒的说。 「不,还是不行啦!弟弟,你不能这样...按摸姐姐的胸部...」姐姐讨价还价的说。 「姐姐,我保证你,其他的部位我绝对不会碰触!」我双手按在姐姐的尖梃乳房上, 作圆周运动似的抚捏按摩着。 姐姐真禁得住玩弄,让我抚摸挑逗了这么长的时间, 居然还没有开口要我干她。 「不行,我得想点新办法来玩姐姐!也许刚才我用的方式, 早已被姐姐的男朋友试了上百次了!」我心里想着。 立刻,我开始转向姐姐的下半身,我将姐姐的黑色短裙向上一撸, 只见小内裤已扭成了一条狭窄的三角布带三角带深深的勒陷在姐姐的阴户当中的裂缝中, 耸突的阴阜已裸露了出来阜上有一小蕞稀浅的绒毛, 三角带两旁暴露出了两块涨卜卜、肥白无毛的大阴唇。 在这激动万分的时刻,一个念头出现在了我的脑子中。 我用力将姐姐的两条白嫩的大腿向两边一辟!「啊!姐姐大腿的柔韧性真好!」我不由的暗自称赞好。 姐姐的大腿竟然被我大大的噼开,我极度的兴奋, 我几乎要失去了理智但我还是忍了下来。 我试着尽力掰开、抬高姐姐的白嫩无瑕的修长大腿。 姐姐的大腿被我越掰越张开,几乎超过了一百八十度! 「啊!疼!好疼啊!」姐姐也疼的尖叫了起来。 这时我发觉,姐姐的两片大阴唇竟大大的左右分张开了, 三角裤不,是「三角带」,也被拉歪了位置, 姐的整只阴户已完全裸露了出来在因充血而分开的大阴唇肉缝中, 可清楚的看到姐姐那诱人的鸡冠状的小花蒂(阴核)。 看到这么性感刺激的景色,我完全失去了理智。 我迅速的扯去姐姐的内裤,掏出阴茎,一个霸王硬插花, 我的一厘米长的粗大阴茎就迳直刺入姐姐的阴道....。 姐姐尖叫了一声: 「啊!弟弟,你要干什磨?!我是你的亲姐姐呀!」没有等姐姐说完, 我的大半截生殖器已经刺进了姐姐温润紧密的阴道 我立刻耸动屁股开始抽插起来!姐姐见我不停的攻击, 就本能的挣扎扭躲。 姐姐仰卧在床上,我用双手抓住姐姐的白嫩的胳膊, 不让她反抗我的下身进入姐的大腿间,大半条阴茎已深入她的阴道, 我用力的抽插着她姐姐妄想要挣扎摆脱我。 不消片刻,我已全根尽入,龟头顶到姐姐花心底的一团软肉, 不能再向前了。 姐姐试图左右挣扎晃动,而我就随着她的晃动, 不稍停的干着她。 姐姐的反抗不但无济于事,反而增加了我的这第一次乱伦的挑逗刺激!她的阴户左右扭动, 我的阴茎也便跟踪追击不停的抽插,成了美妙的花式性交!受到我十八厘米长的又粗又硬的鸡巴的冲击, 姐姐挣扎的更加厉害我觉得有一股液体自姐姐的阴门溢出, 定睛一看原来是姐姐的被我捣破的处女膜的处女落红鲜血! 姐姐大口大口的唿吸着, 但可能是害怕被邻居听到姐姐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 「呜!,呜,!呜,!呜!,呜!嗯,嗯,嗯, 嗯嗯..弟弟,快饶了姐姐吧!..,」姐姐苦苦的哀求。 也许我是个虐待狂,我十分的喜欢听女人被我蹂躏的叫床声。 姐姐越是哀求,我就干的越来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姐姐发出了听在我耳中令我消魂蚀骨的、美妙的呻吟。 渐渐的。 姐姐的反抗越来越弱。 她终于停止了反抗。 而且还耸动阴户,配合我的抽送。 她阴户中充满了黏黏的蜜汁,抽插时发出悦耳的「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的性媾声音。 我一面奸淫姐姐的阴户,双手也没闲着,不停的抚摸姐姐的大、乳峰、和全身的曲缐, 还不时拨弄她肉缝中的阴蒂。 姐姐口中不住的呻吟,闭着眼,一任我姿意奸淫。 大约廿来分钟后,突然,姐姐的阴道一阵强烈的痉挛, 我感到一大股温热的沾液浇淋到我的龟头上 而姐姐此时便软绵绵的昏死在床上我想姐姐可能是受刺激过度了。 是我太粗鲁了吗?毕竟,她还是处女啊!...看着姐姐晕去的样子, 我虽有些担心害怕但我相信如此健美的姐姐, 是绝对不会被我奸死的吧....但我还是停了下来 停止了对她的蹂躏抽出了我还没有射精的硬帮帮的粗壮阴茎。 啊!我的阴茎比原来粗了一圈,再仔细一看, 天哪该不是我的阴茎肿了吧!?哼!第一次干女人就肿了, 我有些不服气!哼!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干到底!(后来才知道那不是肿了, 而是干得十分性奋时的现象干得舒畅性奋时, 阴茎会变得份外长大粗壮。 ) 既然姐姐已经昏了过去,我就必须再把姐姐操活!我再度将鸡巴插入姐姐那美妙滑腻的小肉洞, 慢慢的抽插起来。 那奸淫睡美人的滋味真好,真美妙,爽得难以形容!我十分想痛快的在姐姐的阴户中射精, 鸡巴硬翘翘的被姐姐的小肉洞的阴肉紧紧的包裹住, 只觉得爽滑透顶越抽插越舒畅,但就是没有要射出的感觉。 我时而九浅一深的轻抽慢送,时而紧锣密鼓的尽力狂奸。 姐姐渐渐的自昏死中醒转,口中又开始「嗯, 嗯嗯嗯,嗯..”的呻吟..话说到现在,已经是五十分钟以后了。 尽情蹂躏过姐姐的阴户, 我又想嚐试姐姐的后庭: 大龟头蘸了姐姐阴户流出的淫汁, 温柔的、小心的挤进姐姐的未经开凿的菊花小眼里。 我缓慢的前后来回的活塞式的干姐姐的肛门, 真的紧凑的不得了但不久姐姐的肛门油也开始大量的涌出, 我沉浸在操我姐姐的欢快之中。 突然,姐姐的肛门一紧,我也是无法再忍受这种刺激了, 龟头感到一阵出奇的酸痒一大股精液喷射入了姐的体内。 我拔出了鸡巴,虽然泄了一次,但鸡巴仍然硬翘着, 心中也仍是淫兴勃勃的好想再狠狠的奸姐姐一次。 这次该射在姐姐阴户花心里,那才算是我真的完全占有了姐姐的美女肉体。 姐姐终于睁开了眼,满脸通红的看着我。 开始时我不敢和她的目光相对。 但转而一想,干都干了,怎能逃避呢?而逃避并不是办法!我便对姐姐抬起了头, 和她的目光相遇。 我想这下惨了,我是无法解释了,我不做声, 硬着头皮只等着姐姐发落。 令我大吃一惊的场面出现了。 姐姐没有如我预期的大哭大闹,或是痛恨的谴责我强奸了她, 夺去了她的保持了廿年的宝贵处女贞操。 她用纤手将她肥嫩的阴瓣掰开来, 说: 听到姐姐说:「弟, 还有力再干姐姐一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