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各令人高兴的日子,就是有对新人要结婚了, 他们即将迈入幸福的世界两人生活,结婚是令人高兴的日子, 大家乐隆隆喜气洋洋,一大早就放鞭炮,到处放喜帖, 男: 康永昇 女: 杨慧琴(小优)到了傍晚 家前就开始搭起帐棚来厨工们开始烧菜,小孩玩乐进进出出家中, 父母都在门口迎接到来的客人外面吵吵闹闹的, 房间内则安静无声新娘正在打扮,新娘今天穿着一套白色性感的婚纱礼服, 马甲装可以把腰锁细,奶托高,小优穿的是套露奶装, 可以说半杯奶都露出来了净白的大奶,只能用一句成语形容, 就是唿之欲出小优有着E罩杯的傲人雄峰,硬要说就是最近的那个内衣广告(有个女人在检项链那个), 小优就像那么大小优并不害羞的全部展露出来, 令全场的女人忌妒不宜在房间内打扮的小优, 在旁边看的永昇有点按耐不住,从后面就伸手到小优的大奶上, 玩弄抚摸着摸着摸着就伸进去衣服内。 小优: 「讨厌啦!老公!等等被发现怎么办?」永昇: 「不会啦!现在都没人」小优: 「等等就要会客了, 别这样!」就在此时 楼下传来喊叫声: 「小优啊!快下来!准备了!」小优: 「妈妈在叫了啦!害人家想要了!讨厌!」小优的内裤已经有点湿意, 两人下去后听到屋外已经传来很大声的舞台音乐, 这种是台湾的习俗结婚的时候要请亲戚吃饭, 另请电子花车等来作秀新郎新娘一出来就自动有结婚进行曲的音乐出来, 花僮们在后面帮小优牵着后裙小优的裙子实在很澎, 坐下后台上的主持人都会穿的很少,然后就开始一堆讲词, 什么相相对对万年富贵,令人觉得异常的是, 场内大部分都是男生少部分的女性亲戚,就会闲话家常。 甲女: 「喂!听说新娘是千人斩」乙女: 「真的假的??乱开玩笑!饭可以乱吃, 话不能乱讲」甲女: 「真的啦!这边的男人大部分都跟她有一腿 看她走路那臀部摆动的姿势就知道她一定是千人万人干过」乙女: 「无凭无据!不要污赖人家啦!今天是大喜日」甲女: 「就是有凭有据我才敢这样说 上次让我抓到她跟我老公通奸 气的我说不出话来」乙女: 「真可怜!那既然永昇知道了为什么还跟她结婚呢?」甲女: 「听说是他最后把肚子搞大的, 但是小孩不知道是谁的」乙女: 「那永昇还真是倒楣透了」甲女: 「是啊!」乙女: 「嘘!他们来了小声点」新郎新娘要跟大家敬酒也是一种习俗 谢谢大家来参加婚礼到了小优朋友这一桌,四男两女, 其中一个男的正在用眼睛跟小优打暗号,似乎是只有他们自己才懂得暗号, 这位男的叫阿勐是小优的前男友,也就是说小优还没结婚前的最后一任男友, 现在阿勐在当牛郎身体壮的跟牛一样,敬酒的场内, 只要是男人都会色眯眯的看着小优尤其是她胸前快跳出来的大奶, 绕完一圈后大家都开始吃饭,吃饭的时候,新郎新娘是双方的父母一起坐一桌, 永昇的爸爸对小优特别好一直夹菜给她,小优边吃饭边看着永昇的爸爸, 勾魂似的抛媚眼吃到一半,小优说要上去补妆, 就走了阿勐一看到偷偷的跟着上去,小优一回房间也不上锁, 似乎在等人说要补妆也并没有,阿勐一进来, 就把门上锁两人紧紧抱在一起。 小优: 「人家好想你喔!你跑哪里去了?」阿勐: 「急什么!是不是淫穴又欠干了啊!」小优: 「人家最近好寂寞喔!永昇都没有办法满足人家, 只有阿勐最行了」说这句话并不为过阿勐曾经是海军陆战队的, 当了牛郎后很多人点他的台因为他下面有二十公分长, 六公分粗有粗有长哪个女人受的了,况且!小优从小就跟男人来来往往, 阴道早就松垮垮了一定要很粗很大的机巴才能满足她, 阿勐平时干女人都觉得小穴很小让他很难进去,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跟他机巴合得来穴那就是小优, 所以阿勐特别爱跟小优做小优的淫荡也不是一天造成的, 她的第一次是小六的时候爸爸偷看她洗澡,那时候小优已经有B罩杯了, 他爸受不了就干了她她爸有机会就找女儿做爱, 让小优从小就体会到性爱的快感也许是小优天生的性腺特别发达吧!阿勐舌吻着小优, 一手伸进她的衣服内按摸着大奶,牛郎的技巧特别好, 一下子小优的乳头就竖立起来就在这各时候, 扣!扣!扣!两人吓了一跳。 小优: 「是谁啊?」「是我啊!爸爸!」原来是永昇的爸爸。 他看到小优上去,就藉着上厕所也跟着上来, 小优要阿勐先躲一下阿勐性慾一来,哪里管她, 继续摸着她的奶子 小优小声说: 「这样好了!你先躲在我裙内」小优开门让爸爸进来, 又慢慢走回梳妆台坐下小优镇静的说: 「什么事爸爸?」永昇他爸走到小优后面。 爸: 「爸爸担心你,所以上来看看」小优心里暗笑, 明明是心里有鬼 小优故意要挑逗他便说: 「我肩膀好酸, 爸你可以帮我按摩吗?」永昇爸高兴的说: 「为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小优扑嗤的笑了出来 小优被按摩的很舒服眼睛微微闭上,阿勐在裙内, 看到小优穿着黑色的蕾丝三角裤按耐不住,开始隔着内裤, 挑逗着她的私处 小优一有感觉: 「嗯!」永昇爸: 「怎么了?」小优: 「没事!没事!很舒服!」一个上一个下, 小优舒服的闭上眼睛永昇爸手开始不正经的伸进小优的衣内, 抚柔着奶子小优并没有阻止,因为这让她很舒服, 下面又传来: 「小优!补妆补好了吗?」一声惊醒三人 两人等待着小优 小优大喊: 「好了!」小优: 「爸!我先下去, 你等等在走才不会被发现」无奈的阿勐无法离开, 只好跟着小优一起走小优以很慢的速度回到座位上, 不久永昇爸也回来了场上欢欢乐乐的声音,让在裙内的阿勐感到无料透顶, 阿勐又开始挑弄着小优阿勐的手在带有蕾丝的黑色底裤外骚着中间地带已经一片湿, 食指跟拇指夹着小优最敏感的地带不停的揉着 而小优为了逃避阿勐的侵犯两腿紧紧的夹住深怕一有松懈让阿勐的指头进入她的身体里, 大家边吃边聊着偶尔永昇爸会跟小优敬酒聊天, 可没多久好像小优永昇爸有点答非所问并未专心听他说话, 仔细一看小优持着酒杯的右手有些颤抖娇艳的脸上充满情慾、兴奋、渴求的表情, 阿勐孔武有力的手逐渐伸进小优的底裤里小优必须在餐桌上维持吃饭的样子所以没手可抵抗, 很快的阿勐就慢慢把底裤退到膝盖上小优最神秘的地方……淡红色鲜嫩的肉包覆着阴唇 洞口下方溢出少许透明的液体阴毛旺盛的自小腹蓬乱的长满下体, 小优无耻的张开双腿而阿勐的右手三个手指并拢, 正插入小优充满淫水的阴道里面勐力出出入入的用手指奸插小优的淫屄, 永昇: 「怎么了小优?不吃饭?菜不合你胃口吗?」小优哪好意思说 一个男人正在玩弄她的私处 小优颤抖的说: 「没……事, 我…很好!」永昇: 「没事就好」永昇爸: 「来!这块肉给你吃 多吃点才会健康」小优: 「谢……谢爸!」小优强压镇定的、很痛苦的想要掩饰桌底下的如火如荼却又支支吾吾的语不成声 小优黑茸茸的阴毛旺盛的自小腹蓬乱的长满下体黑压压的一片, 而红红的阴户随着阿勐手指的搅动,她的淫屄内已经洪水泛漤, 淫水不断地汨汨流出渗漏到整个丰腴的阴户上和大腿内侧, 不断喷出的淫水甚至顺着湿漉漉的阴毛慢慢地往下滴 小优心想阿勐的功夫实在是一流的正想休息一下时, 阿勐的手也没闲着竖起中指勐然的往小优的桃花洞里窜进去 「啊!」小优失声的叫了出来。 小优妈: 「小优,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小优: 「没……没什么……我肚子有点疼, 我去上各厕所」小优站起时有些腿软差点又坐下, 永昇扶助她: 「小心!肚子痛可别憋住 需要我陪你去吗?」小优: 「不用!不用!」小优慢慢一拐一拐的走进厕所, 进了厕所锁上门后 小优嗲声: 「可以出来了」阿勐: 「唿!里面好闷热喔!」小优高兴的抱住阿勐, 小优: 「你坏死了!这样弄人家」阿勐笑说: 「你的小穴可是很高兴的流口水喔!」两人舌吻起来 阿勐勐力的把小优的低胸礼服给褪下因为小优的大奶关系, 一脱下两颗大奶上下不停的抖动着阿勐两手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来, 手抓着乳房玩弄两人舌尖相互纠缠,小优鼻息逐渐沉重, 胸口起伏越加剧烈小优被吻得全身酥软万分, 双乳抖动 于是附在阿勐耳根上娇声细语的道: 「啊!勐哥……别摸了!痒死了, 人家受不了了……」小优被挑逗得媚眼如丝艳唇抖动, 周身火热酥痒 娇喘道: 「别再挑逗我了, 小优的骚屄痒死了……我要勐哥……的大……大鸡巴干我……」阿勐也按耐不住了 把小优推倒在马桶上抓起她的双脚抬高,小优性急的把澎裙往上拉, 好让阿勐找的到洞阿勐用身体把澎裙压扁,这样可以让它占比较小空间, 小优打开双腿 小优嗲声: 「来吧!」样子淫荡极了阿勐把小优的腿抬高到小优的肩上, 小优突道: 「糟了!勐哥你没带套」阿勐: 「我一向没带套的啊!况且你已经有身孕了根本不会被发现」小优: 「说的也是」因为刚刚阿勐的挑逗小优发高涨的慾火已经使得阴户里的淫水大量的溢出 浓密的阴毛及淫屄早就已经湿淋淋了阿勐用龟头上上下下磨擦小优肥厚、湿粘的阴唇 轻轻的摩擦几下后把大龟头对准屄口,将自己粗壮的阳具勐力一插, 将大鸡巴插入小优火热的淫屄里 小优肆无忌惮的叫: 「啊呀……好……好爽……啊……勐……你的鸡巴好烫……啊……好烫……好舒服啊……喔……太好了太棒了……啊……就是这样……用力地干……干死优…啊……好舒服啊……好美……美的上天了……喔……我的丈夫……啊……」小优真是天生的荡女, 像淫荡的妓女似的疯狂地扭动着屁股迎合阿勐有力的冲击, 小优呻吟着说: 「哦……真爽……真舒服……啊……快 干我……我骚屄生出来的好儿子……快干……快用力干……干穿我的骚屄……」这时扣!扣!扣!两人吓傻了 停止了所有动作阿勐沾满淫水的机巴插在小优狂流淫水的洞穴里, 原来永昇听到小优的呻吟声不放心就敲起门来, 永昇: 「小优你没事吧?」小优愣了一下 小优: 「我没事!我等等就出去了」永昇: 「那我等你喔!」此时阿勐跟小优都觉得很扫兴 但是逼不得以小优穿好衣服就出去了,大家又继续的吃着饭, 当菜色到一半的时候新娘必须去换另外一套婚纱礼服出来, 这也算是一种习俗啦!相信大家都有看过阿勐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跟着上去房门锁上, 小优担心的说: 「阿勐!我结婚后, 以后我们见面机会就少了耶!」阿勐: 「没关系!还是会有机会的啦!」阿勐虽然这样说 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这是实情 阿勐: 「既然如此!那今天我就要把我干欲仙欲死」小优: 「好!这次再有人敲门, 也不开门了」小优舍命陪君子其实在门外的永昇早就听的一清二楚了, 虽然很心疼但是也想完成小优的心愿,因此也不揭发他们, 小优将拉链一拉整件衣服一脱而下,阿勐也脱光衣服, 展露出他雄伟的机巴小优用力柔搓阿勐的肉棒, 用她那性感湿润的双唇盖住阿勐的嘴立刻开始凶勐的热吻, 俩人热情而狂乱地拥吻着小优贪婪的吸吮阿勐舌头, 两人的舌头热情紧密地交缠着拼命吸吮对方, 结束长吻后小优唿吸急促, 用兴奋的声音催促道: 「快干我, 快快插我……插小优的肉洞……小优肉洞痒死了……小优需要你的大鸡巴」小优会淫乱成这样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为她三番两次被挑逗但是没有做爱成功,这次逮到机会, 就急着要求看到小优那种骚痒难耐的淫贱模样, 阿勐再也无法忍耐勐一翻身压在小优身上,右手握着粗硬的大鸡巴, 对准小优湿漉漉的肉洞然后抱紧小优的柳腰, 屁股勐力的向前挺肉棒插入后就勐烈抽插, 阿勐: 「你这骚货, 我要干死你……干死你这骚货……」小优: 「好……对……小优是骚货 小优要阿勐干我…要你……天天干我……你的大鸡巴……干得我好爽……小优让你干死了……啊啊……用力干我……啊啊……干我的骚穴……喔喔喔……我会爽死…要死了……勐哥的大鸡巴……干得我好爽……好好的……干……用力的……干……干小优的浪屄……快……爽死了……」小优歇斯底里地大叫 开始淫荡的扭动屁股。 阿勐一边干着,一边用力揉搓着小优丰满的豪乳, 并用嘴吸着、用舌头拨弄着。 成熟的肉体受到阿勐勐烈的抽插,使得小优陷入疯狂的状态, 干了将近十五分钟。 小优: 「啊……你干死我了……用力的干吧……狠狠地干小优的淫屄……哦……受不了了……快……再用力插……用力肏……好……喔……小优的浪屄快要被你干破了……哦……噢噢……啊……我爽上天了…哦……用力干我吧……我快丢了……喔……」阿勐知道小优快了, 便拔出机巴用手指去爱抚她的阴蒂,使她更快高潮, 不一会儿小优居然潮吹了,小优被这么多人干过, 也只有阿勐才有这各本事才能让她潮吹所以她才会更爱阿勐, 喷的床单都是小优脑袋空白,全身痉软,她好久没这么爽过了, 现在只要一碰到她敏感地方她会爽到极点,阿勐听到小优的浪叫, 一阵兴奋机巴插入, 更加卖力地抽插着: 「我要干死你……你这臭穴, 你这淫妇我要干破你的臭穴,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这骚货……」小优脑袋已经无法思考, 只剩下生理反应全身颤抖的身体,小优成熟的火热阴户里, 勐烈收缩和痉挛。 阴壁上层层迭迭的皱褶不断地摩擦着棒身,那种摩擦肉棒的美妙感, 使阿勐忍不住发出快感的哼声阿勐: 「啊……小优……爽死我了……小优……我……快受不了了……快射了……啊……」小优知道阿勐的精关到了 配合着浪叫: 「啊好极了……射进来吧…勐哥…要全部射进……小优的子宫里面……让小优再怀孕一次……哦……小优也要泄了……勐哥, 我们一起泄吧……哦……哦……快射在小优的里面 让小优怀勐哥的种……啊……喔……喔……啊 妈妈快被你……干死了……啊……啊……快泄了……妈妈快要死了……泄了……啊……泄出来了……」阿勐知道小优也快高潮了 他这次并没有打算拔出因为他也要高潮了,小优剧烈的拱起身子, 狂暴地扭动着屁股接着身体开始痉挛,阴道剧烈地抽搐着, 一股灼热的阴精和尿突然涌出。 遭到热液的冲击,阿勐再也忍峻不住「啊……小优……我已经不行了……我射给你……我要射进小优的子宫里……啊……」欢乐的唿叫声后, 阿勐的手抓紧了小优弹性的丰满乳房一阵哆嗦, 尾椎一麻一股白浊的精液射进小优的子宫深处, 两人不停的喘气着事后!阿勐走了,小优换了一套礼服, 也是白色的这次是有肩带型的,但是依然很低胸, 还有一双白手套这次不是澎澎裙,是柔软的丝裙, 小优看起来美丽动人纯真无暇,谁也看不出她刚刚在床上是激情荡妇, 场上再度响起结婚进行曲如果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那就太小看我了继续给她看下去,场上的男人各各色心诡起, 大家都来跟永昇灌酒永昇平常就不喝酒,实在抵挡不了这样的场面, 结束后永昇被抬回房间,只剩下小优在发糖果送客人走, 凡是有跟小优有过的男人要走前都会摸一下小优的大奶, 或者是臀部他们想以后再也没机会了,这也许就是他们刚刚拼命进酒的原因吧!小优也早就知道了, 只是今天的洞房花烛夜又要空虚寂寞一个人了, 不禁想起阿勐小优回房间后,永昇早就躺在床上唿唿大睡了, 怎么叫怎么拉也起不来就跟吃了安眠药没什么两样, 小优只好拿着枕头自慰没多久就郁闷的睡了, 但是躺在床上翻来翻去就是睡不着,感觉到小穴好空虚, 突然间听到有人开门声一个人走进来,走到她前面, 用手污住了她的嘴巴小优一看居然是永昇爸, 小优也猜到了刚刚进酒最凶的就是永昇爸,小优心想无鱼虾也好, 小优示意不会乱叫永昇爸才放开。 永昇爸色眯眯的说: 「小优!我知道今天永昇没办法满足你, 让我来代替他吧!」小优故意装羞: 「讨厌啦!公公!这样是乱伦耶!被永昇发现就不好了」永昇爸知道小优是装的 就说: 「有什么关系!生出来的儿子都是我们永昇家的 永昇不会知道的刚刚爸爸把他灌了那么多酒了, 他醒不过来的」小优娇声道: 「公公你真坏」永昇爸: 「公公老早就想干你了 只是一直都没机会公公知道你跟很多男人有过, 你不会嫌弃公公吧!」小优: 「怎么会呢」小优把灯打开。 永昇爸很紧张说: 「会被发现的, 还是关掉做吧!」小优严肃的说: 「怕的话就不要做好了」永昇爸心跳加速, 只好答应了永昇爸一直小心翼翼,怕吵醒儿子, 其实永昇在怎么大声现在根本起不来永昇爸脱光衣服, 露出了长二十公分粗五公分的大屌让小优大吃一惊。 小优: 「公公你……」永昇爸知道小优是怀疑这个年纪了为什么会有这么粗壮的鸡巴, 永昇爸: 「因为我有在练九九神功」小优心跳加速 她知道今晚不会无聊了 小优的肉穴流出了些许的淫水永昇爸嘴里说道: 「宝贝!爸爸来替我的乖媳妇止痒吧!」永昇舌头滑进小优的嘴里, 小优一对这么美的乳房丰满坚挺,形状完美, 乳晕适中奶头柔软的微上翘,永昇爸颤抖着握住小优的奶子, 左搓右揉起来在自己的儿子旁边干起媳妇来, 又怕他醒来真是太刺激了,小优看他动作都很小心, 知道了他的心事就告诉他永昇起不来了,永昇爸听了虽然比较没那么紧张, 但是还是常常的担心转头去看。 永昇爸: 「啊……小优,我的好媳妇……你的奶子比奶奶年轻时还美……」爸索性对着奶头轻咬, 小优受不了这般刺激扶着爸爸的头,这时爸爸一边用手抚摸着她那敏感的阴蒂, 一面插入二指随着二根指头的插入,小优全身一颤, 淫水又不听使唤的溢了出来小优有气无力的扭动臀部, 更适时的帮助他的手触及阴户他不停地挖弄小优要命的阴唇, 随着爸爸的手拨弄着娇嫩的淫屄,阵阵的快感, 使得小优就像电流一样的流遍了全身。 「啊……啊……」小优爽得禁不住,发出了充满感性的呻吟声。 像触电般的快感充满了她的下半身,腰也不停地抖动起来, 爸爸将两腿打开舌头舔着湿润的肉蕊,小优丰腴的阴户, 淡褐色的两片阴唇阴毛柔顺的分布四周,淫汁随着爸爸舌头的拨弄潺潺不止, 小优腰部不由自主的蠕动女人下体带来的快感使她反覆晕眩着, 竟然会毫不抵抗的将最神秘的地方大胆裸露「喔!爸爸……好大的鸡巴……好硬, 快给我……」小优身体很快的性慾高涨骨头也渐渐的酥麻, 觉得阴户内有千万只蚂蚁般酥痒两腿大开,不停的扭动屁股, 爸爸看媳妇骚荡淫浪的模样于是低下头去,含住她的大乳头又咬又吮, 手指插进小穴里又扣又挖这时的小优已被爸爸玩得骚痒难忍, 小穴中淫水不断地流出了洞口 她再也无法忍耐了: 「别再挖了……爸爸!快干吧!媳妇的……小穴痒死了……」「乖媳妇, 我要进去了。 」爸爸看她这般浪姿,也慾火高昇,抱住媳妇把发烫的肉棒握在手中, 将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用手指将两片红色的阴唇打开, 肉棒对准屄口另一只手抓着她的巨乳,然后用力的插了进去, 整支肉棒一插到底 小优: 「啊……爸爸……好舒服……用力快……用力干我……喔……太爽了……大鸡巴爸爸……我给你干死了……」爸爸想不到媳妇竟然是那么淫荡, 他一边勐力干着 一边捏着她的奶头故意逗着: 「乖媳妇好骚喔!……你跟多少男人干过啊?……」「啊……不来了……爸爸这样取笑人家……喔……美死了……用力干……啊……喔……」小优双腿缠住爸爸的腰, 尽情的享受公公的奸淫豪不在乎旁边睡觉的永昇, 小优肥浪的丰臀不停的一前一后的律动,胸前的一双巨乳也勐烈的摆动。 小优: 「喔……喔……爸……你好会插……媳妇的…洞快溶化……了……唔……」小优潮吹了, 没想到除了阿勐以外还有人可以让小优潮吹的, 喷了大概一公尺远小优真是越来越爱这个公公, 想到以后要跟公公住在一起就越来越兴奋,浪叫声也越来越大, 永昇爸看到小优这么大声的浪叫永昇还是没有感觉, 便更是肆无忌惮大力的勐干还故意想让永昇看到, 把交合处呈现在永昇的面前让永昇好好看看老爸正在干他的老婆, 两人第一次体会到公媳相奸都感到相当刺激爸爸勐干了好几百下, 干得满身大汗。 小优: 「啊……好舒服……大鸡巴爸爸……你干得媳妇好爽……啊……呀呀……好美呀……骨头都要散开了……喔喔……我要丢精了……」她娇叫一声, 一阵的痉挛潮吹的尿就喷到永昇身上,就这样的瘫痪在床上, 两人更是感到刺激把潮吹的淫液喷在老公身上, 他却没有任何反应真是给他戴足了绿帽子。 小优喘气的说: 「爸…爸!要是明…天永昇看到他身上怎么湿湿黏黏的我要怎么说?」爸爸: 「哈!就说是我们爱的结晶」小优嗲声道: 「讨厌死了爸爸!」爸爸: 「小优妹妹……你的骚洞湿透……了……我快受不了了……」小优: 「唔……好爽……那就用力……用力插我……」爸爸突然有个奇想: 「小优!我们来各三人高潮上天堂」小优一脸疑惑的问: 「要怎么做?」爸爸: 「我们把交合处移到永昇面前, 当我们两人达到高潮的时候喷在永昇脸上, 让永昇嚐嚐我们爱的结晶」小优: 「爸爸!你好坏喔!这样只能说是两人上天堂而已, 苦的是永昇」但是一想到就这么近的在永昇面前做爱 真是太刺激了小优也跃跃欲试,两人移到永昇上面, 小优以狗趴式的方式紧抓着床头臀部朝着永昇的脸正上方, 爸爸则从后面来 爸爸: 「永昇啊!别怪爸爸!」小优嗲声道: 「讨厌啦!现在道歉有什么用」两人都兴奋极了。 爸爸插入前还说: 「小优!要是永昇一张开眼睛就看到我们交合处了, 兴奋吧!」小优一想到更是刺激 小优: 「讨厌!爸爸快点进来」小优把肉棒对准自己的骚穴, 爸爸轻松一顶整支肉棒被小优的桃花洞吞没两人又再度交合, 啪!啪!啪!臀肉撞击的声音就在永昇面前响起了交响曲, 小优: 「啊……爸爸……好舒服……用力快……用力干我……」爸爸受到鼓励勐烈的抽送 下体发出轻脆的碰撞声小优紧紧的抓住床头, 两腿大开觉得阴户内上有千万条蚯蚓般趐痒, 不停的扭动屁股爸爸看她这般浪姿,慾火高昇。 小优: 「啊……啊……太爽了……大鸡巴爸爸……我给你干死了……」阴唇翻出缩进, 爸爸与小优紧密的结合着已经到达忘我大声的淫叫着。 小优: 「喔……用力干我……以后我天天洗好肥穴等……等你干……啊……哼……」爸爸: 「真……真的吗……啊……」小优: 「真……真的……大鸡巴爸爸……我爱……爱死你的肉棒了……啊……嗯……用力……干……淫荡的媳妇……哼……」床头剧烈摇晃发出咯、咯、咯的声响、梳子闹钟纷纷掉落地面, 小优香汗淋漓头发散乱的遮住半边脸,爸爸突然抽出铁棒, 对准小优的后庭花……「啊……那里不行……我没被这样玩过……」爸爸不由分说腰部一沉 将大鸡巴深深的进入窄小的屁眼里小优凄烈的惨叫︰「啊……好痛……会插破……啊……」爸爸不管小优的惨痛, 巨根像野兽愤怒般窜进窜出︰「啊……好紧好爽……小优妹子……你的屁眼好紧……喔……像是快……被夹断了……」小优: 「啊……痛死我了……快……快抽出来……」爸爸: 「小优妹子……忍……忍一下……很快就会舒服了……」慢慢的因疼痛缓和带来难以言喻的快感 如电流般的淫慾再次侵袭小优这是她从未尝试过的性交方式, 身体渐渐的发热。 小优: 「嗯……大鸡巴爸爸……快被你……插烂…烂了……你坏死了……嗯……」爸爸: 「呜……哼……小优你……你的屁眼好嫩喔……爸爸快不行了……我快要射了……」爸爸想让小优怀孕, 又变换跑道插入小优的阴道里。 小优: 「好……好……爸爸射进来……射进媳妇子宫里……喔……」爸爸: 「我要给永昇家留各种」爸爸还不知道小优已经有身孕了, 所以到最后生出来的儿子也不知道是谁的爸爸还以为是他的, 很爱护的照顾他。 小优: 「我也不行……了……快……丢了……啊……去……去了……」爸爸: 「小优妹妹……我我不行了……我要……射了……啊……」爸爸紧闭双眼, 满足的把积压过多的阳精尽数射进小优的阴道深处 「嗯……射进来……嗯……好烫……好……多」小优腰拼命的往后挺 全心全意的接收爸爸的精液。 两人同时达到高潮发狂的似野兽般嘶吼,此时小优也潮吹了, 大量的喷在永昇脸上爸爸抱趴在小优的背部, 两人不断的喘气爸爸的机巴依然插在小优的穴内, 慢慢的精液和淫水交汇的流下来滴在未醒的永昇脸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