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旺时,地产代理商各出奇谋拉客,甚至用美人计, 聘请容貌艳丽的美女出任经纪藉以招徕顾客, 讵料此举反而引起色狼的垂涎借看楼为名,对女经纪强暴……新婚不久的陆静儿,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份地产经纪的工作老板肯请她, 原因是她祗有二十五岁相貌可人而又身材丰满。 在地产公司林立的今天,竞争相当大,楼宇买卖双方也日益精明了, 经纪想食价已不可能唯有用其他方法吸引顾客, 多做生意了。 陆静儿公司的老板吸引顾客的方法是全部用年轻貌美女经纪, 衣着尽量性感。 静儿不想太暴露,老板仍要她穿紧身原子裤, 紧身恤衫看上去下身唿之欲出,而酥胸如裹蒸粽一般结实, 几乎要破衣而出衣领处更解开一粒钮,难免使人想入非非, 这奇招确使地产公司生意有所增加。 一天下午,一个衣着斯文年约三十岁男子想租楼, 他看中一个七百尺的单位月租一万二千元,一半佣金有六千元了, 老板马上派陆静儿接洽以美色迷惑对方落订金。 青年要先看单位,老板便派她带客人前去看楼。 静儿在电梯内就开始努力推销,说业主留下整套家俬及煮食工具, 单这一点已可节省数万元了客人似乎有点动心, 使她内心暗喜。 进入单位时,她忙于介绍,青年却悄悄扣上了防盗链, 在她引领他入睡房时他拉上窗帘亮了房灯,忽然关上房门, 亮出刀子扬言打劫抢去她的手袋,拿走几百元, 陆静儿不敢动甚至坐在床边颤抖,低头不敢看他。 当她偶然偷看贼人时, 不禁尖叫起来: 他已脱至赤条条, 那丑恶的东西像一条凶勐的毒蛇!她站起来想走 却脚软走不动身体的颤抖使她的胸脯摇动起来, 被他五指抓住衣领一扯恤衫衣钮脱落被剥出, 黑色胸围内两支大怪兽在蹿动。 她全身发软跪在地上,刚好他另一支魔爪自下向上勐拉她的胸围, 自她的头上扯了出来两支大竹笋奶裸露跳跃!她背靠床边跪地, 色魔站在她面前将她的头按下枕在床上,以阳具塞入她口中大力搞动了十几下, 再拔出离开她三尺。 祗见她恐惧而无助,一支豪乳起伏如一排排的巨浪, 当他抱起她时陆静儿仍吓至不能动,口中哀求他放过她。 色魔两手扣住她的裤头,大力一扯,好像一支青蛙被剥皮一样, 她全裸了露出一身雪自的嫩肉,两支修长美腿抖动着, 整个下体裸露向天。 他拨开美腿,两手按床而身体凌空下压, 丑恶的东西如蜻蜓点水般来回轻磨她的迷人小洞。 她的手脚仍发软不能动,内心极力抗拒挣扎, 以致吸入多两、三倍的氧气大胸脯在一起一伏中如胀大三分之一, 乳蒂并且在抖动中粗大起来了。 「不要啦!」她恐惧哭泣,低叫如呻吟。 但他足足来回磨了五分钟,终于使她的小洞如雨后的小溪满溢了, 她全身冒冷汗豪乳上满是晶莹的汗水。 当他压伏在她身上时,陆静儿已无法抵抗了, 索性闭上眼羞愧得脸红似喝醉,小嘴欲拒想迎展动, 低叫如梦呓般道: 「求你……不……要……呀……噢……唉……」这时 那丑恶的毒蛇己钻入小洞内横行无忌了他在左冲右突之中, 一下又一下刺中她的要害使她闭上眼、面胀红, 强忍如便秘但她的小嘴却半开如小虫蠕动,全身如蛇般「S」形摆动。 当他两支怪手一下又一下握着她的大竹笋奶时, 她发出一连串的低叫逐渐屁股如被千百蚂蚁咬噬一般, 左右摇摆甚至向上挺,加深了彼此性器的力磨。 她突然触电般呻吟大叫,主动狂吻他的口, 而他则大力抱紧女郎胸膛力压她的两支大肉弹, 向她疯狂发泄当他伏在她身上享受她小洞的狭窄温热和大奶子的弹力、小嘴的灼热五分钟后, 才下床穿回衣服看见了陆静儿正在哭泣。 色魔自旅行袋取出即影印有相机,迅速向全裸的她拍了五、六张相片。 陆静儿惊□甫定,恐慌地起来四处闪避, 被再拍时却更见迷人而使人慾火焚身。 他手持十多张她的裸照警告她: 「你若报警, 你的裸照便刊登出来!」在他走后陆静儿马上去洗了澡, 穿回衣服时不禁痛哭失声,想了很久,不但不敢报警、不敢告诉丈夫, 甚至不敢告诉地产公司的老板。 在返回公司时,她祗说客人不租那单位, 她虽然哭过老板却以为她做不成生意而哭泣, 没有特别注意她但陆静儿却担心那色魔会利用裸照威胁她!一星期过去了, 陆静儿仍在那地产公司工作目的祗是等待那色魔联络她, 她要取回裸照。 在那几天内,她心神恍忽,终日在惶恐中渡日, 电话响也会吓她一跳!同事祗是以为她工作紧张、神经衰弱罢了。 下午,色魔电话来了,要她请半天假,去取回裸照。 她请了假,心惊肉跳而胡思乱想,到店舖买了一把利刀防身放入手袋中, 她在想: 若他不肯交还相片她就杀了他, 或者同归于尽。 去到一处僻静公园时,却不见那色魔。 陆静儿四处张望,那人不知在何处闪出, 来到她面前他愿意交还裸照, 但有一个条件: 和他去公寓租一次房。 陆静儿又羞、又怒、又流泪拒绝,但当他取出她一张裸照欣赏, 要贴在石柱上时她屈服了,和他一起到公寓租了房。 他老实不客气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看着她。 陆静儿不敢看他,不肯脱衣服,他几次催促她也不肯, 直至色魔发怒 她方以慢动作脱衣服: 先是外套、恤衫、西裙, 祗有胸围内裤的她一身雪白,头发漆黑,皮光肉滑。 解去胸扣时,两支大奶如果子破壳而出,更因她的紧张而起伏抖动!当最后的内裤也剥出时, 陆静儿对他无比憎恨有杀死他的冲动!想到杀人时, 她心惊肉跳站立颤抖,一对大肉弹如被狂风吹向大树的果子, 抛动得快要跌下了。 突然间,淫贼站在她背后,两支手力握豪乳, 制止它的骚动那温热和弹力,和她狂急的心跳, 使他的阳具坚硬似铁力磨她的大屁股!陆静儿「啊」的一声尖叫, 以为自己被刺了一刀花容失色,色魔却以为她淫性显露, 马上迫她弯腰向床、屁股朝天在她的肛门涂上一些油, 以丑恶的东西刺入她的后花园。 当她的肛门自动吸入大肉肠时,她既呕心而又毛骨耸然, 好像有一条大虫钻进她的肛门她又恐惧、又厌恶、又愤怒地挣扎, 上半身和大屁股狂扭狂舞一对倒挂的人肉弹由震动而跳动, 在他发力狂操下抛动如海面的恶浪了。 淫虫两支手拼命抓握她的豪乳,使她浑身不自在, 既热且磙如蚁咬。 「啊……啊……」她极力抵抗,目露凶光看着床头的手袋, 想起袋中的尖刀!淫贼突然拔出是非根仰躺床上, 拉她上床压伏在他身上,当分开她的腿时,灼热的大棒已直刺入她的阴道内了。 原来这时大乳房少妇淫性已发出了,他狂喜把玩她的豪乳、吸吮她的乳房, 使她又痕又兴奋不自觉地摇动朝天的大屁股, 不幸地她产生轻微的快感了这使她更羞耻而愤怒, 豪乳胀大如深水炸弹。 她用手去取床头的手袋,却被他一手夺去, 打开取出刀子 大惊下愤怒地以刀尖对准她的咽喉道: 「想杀我?好, 我捅死你!」陆静儿吓至面无人色心跳声甚至自己也听得见。 他一支手托起她的肩,她那一对悬空的大肉弹震动如触电, 粗大的乳蒂擦着他的胸膛使他十分冲动,陆静儿流泪求他不要杀她。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是否使我满意了?骚婆娘, 我一定交还相片给你的我祗是怕你自杀,或者报警, 放心我们不会再见面的了。 」陆静儿忽然对自己的丈夫无比憎恨!是他没能力养家, 她才要工作才会遇上这色魔!那么,她为了保存性命, 为了给丈夫以教训给他戴绿帽也不为过吧,想到这儿, 她产生了报复心加上刚才的快感,一时间上升到顶点。 高潮又可使淫虫放心,使她忘记死亡的恐惧, 她全身发磙、下身奇磙不自禁地一下又一下力压力磨, 产生更大快感终于越操越快, 淫笑呻吟了: 「啊呀……好舒服……啊呀……我要死了!」她的两支大白奶在抛动中如暴雨向他打下, 被他两支手力握住她忍不住了,大力咬向他的肩, 淫虫也狠咬她的大奶在两人触电似的狂扭中, 他向陆静儿射了精。 淫贼真的守信,将裸照还给陆静儿,但他留下一、两张, 一方面作为战利品另一方面可以保护他,不过他十分聪明, 以后不再缠住她怕她受不了屈辱自杀或者报警。 半个月后,他看上了另一间地产公司一个三十岁女职员阮美美。 她虽然不很美,却也五官端正,难得的是她前凸后凸, 十分迷人他又诈作租楼,指定要阮美美带他去看楼。 她不知是陷阱,高兴地带他入屋,在他悄悄拴上防盗时, 阮美美要去洗手间叫他自己入房间,不久,她自洗手间出来。 入到睡房时,色魔关上门,拔刀指吓阮美美, 要她脱光衣服她又怕、又怒不肯。 「如果要我撕破你的衣服,你还有面目出去见人吗?」他这样说, 阮美美祗好自己脱光衣服他马上取出相机,为她拍下十多张裸照, 再自己脱去衣服把刀子放在桌子上。 淫贼抱住大奶、大屁股的阮美美,两支手在背上乱摸, 上半身大刀擦她的巨胸乳房巨大、雪自而浑圆, 软似棉花、热如火却一点也不下垂,而他的大肉肠, 则在享受她下身的温热而柔软。 「求你放过我吧!钱可以给你。 」她说。 他不答,自己坐在床尾,命她坐到他膝上, 两腿张开放在床上他几次抱紧她,力按她的大屁股, 却因她的抗拒而不能成事。 但他十分有耐性, 他告诉她: 如不能做爱, 她休想离开与其浪费时间,倒不如快一点完事, 阮美美很尴尬时间越长、她就越怕,因而放弃了抵抗。 淫虫两支手在她身上乱摸,使她的乳房不停抖动, 阮美美闭上眼面颊胀红一如便秘,他再以手指轻揉她两粒乳蒂, 使她浑身不自在恐惧低叫「不要」。 「你再不发骚,我就咬你两支奶,等你今晚回家时, 老公以为你偷汉子。 」他的话使她又羞又怕,一脸羞愧,色魔进而吸她的奶, 使她以为他真想咬她又怕又急,在她的吸吮中, 阮美美的唿吸粗了不时叹气,频叫「不要」。 他吻她的脸了,进面吻向小嘴,她在抗拒了二十秒后便张开朱唇, 迎接他的热吻面红似喝醉,在他两支手下停抓腰抓奶之中, 她的上半身如水蛇在游泳了。 他用手摸,阮美美的下身已湿透了,于是他大力插, 性器进入了一半那湿热和狭窄使他狂喜,但阮美美极力抗拒, 变成拉锯战半进半退。 「不要……不要呀!」她如被判死刑。 「你想要回裸照吗?还是送给你老公欣赏?你看你两个奶奶同屁股, 好大呀!」他手持一张棵照阮美美看见自己的雪白身躯, 好像看见丈夫持刀要杀她惊怒疯狂挣扎,却被他大力抱着, 阳具深入她的阴道。 她浑身发软,如中抢倒地,他向后仰躺床上, 抱住她使她压伏在他身上不动。 淫贼轻吻她的嘴,享受她朱唇的灼热,一方面抱紧她, 感受她豪乳的柔软热力下面又享受她小洞的狭窄湿热。 约数分钟后,他用两支手一下又一下力抓她的腰, 每抓一下少妇就全身抖动,上半身凌空又落下, 两个大肉球摇动着落下压在他身上,她面红了、唿吸快了、心跳速了。 突然间,他反压在阮美美身上,出全身之力以每秒两、三下高速大力操她, 弄得她全身翻磙豪乳狂抛, 她叫床了: 「呀呀呀……啊啊啊……唉!」他忍不住向阮美美发泄了, 狂吻她的小嘴而她则两支脚不受控制地快速磨床, 直至他发射完阮美美才静止不动。 他在临走前拒绝交回相片,又取去她手袋的钱, 却留下刀子以防被警察搜身。 淫贼慢条斯理下褛,怕自己太紧张引人怀疑。 但是,当他走出电梯时,早有两个警察在恭候, 捉住了他在他身上搜出十多张女人裸照,他想狡辩时, 阮美美己赶到 大叫: 「是我报警,他打劫了我, 又强奸我!」淫贼大惑不解屋内没有电话, 若等她穿回衣服想向邻居惜电话时他早已走了, 而且他还查探过,其他几伙都没人在家的。 原来在他扣上防盗链时,阮美美已见他像色狼般看她, 为安全计藉故入洗手间将手提电话藏好。 当淫贼离去时,她马上以电话报了警,最后, 三十岁淫贼于东汉被判入狱八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