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古赤条条地跪坐在席梦思大床上,一脸得意地将苏雨晴那两条修长的大腿扛在肩上, 悠然地耸动着屁股黝黑粗大的阴茎不紧不慢地抽插着少妇那毛茸茸的阴户。 他对现在的姿势十分满意。 首先,由于苏雨晴是仰卧着躺靠在他的身前, 而跪立着的他便显得高高在上 使得他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只要目光轻轻往前一瞟, 就能将少妇那赤裸的胸部和羞愧的脸色尽收眼底 一股掌握大局的淋漓感油然而生;其次 苏雨晴的屁股顶着他的小腹两条玉腿呈V字型打开状紧紧地贴靠在他的胸膛和肩膀上, 往空中高高伸直了的双腿将他那光秃的脑袋夹在了正中间 所以他只要一低头便能看见少妇打开的双腿中央那诱人的风景, 看见乌黑发亮的阴毛丛所掩映着的那道玫瑰色的神秘而高贵的裂缝 被肮脏而坚硬的肉棒肆无忌惮地挤兑、进出、搅动着的样子;第三 由于苏雨晴的屁股是略微朝上地压放在他的双膝上 随着每一次耸动和摩擦他的双腿总能感觉到少妇那圆磙而坚挺的屁股上传来的滑润而充满弹性的触感, 令人心旷神怡、毛孔喷张。 苏雨晴那双修长而圆润的玉腿, 套着黑色反光的长筒细格丝袜高高地翘向空中, 别有一番风情。 郑古双手揽住那双玉腿,将丑陋的脸颊靠在了其中一条腿上, 一面感受着丝袜摩擦的刺激一面狂嗅着少妇那沁人心脾的体香, 一面体会着肉棒被阴户内层层蜜肉箍轧、吮吸着的快感 不禁呻吟了起来: 「哦~ !夫人的身体真是太棒了……」「啊……」苏雨晴闭着眼在扭动中娇喘了一声 而后继续紧咬着牙关。 「觉得受不了的话,还是喊出来吧……」郑古抬起眼, 将目光投向苏雨晴的脸颊只见她那一头原本飘逸的长发早已散乱不堪, 额头上汗湿的刘海杂乱无章柳叶般的细眉始终紧锁着, 泪涔涔的美目紧紧地闭着洁白的牙齿将朱红的嘴唇咬得有些发紫。 他微微一笑,挑逗般地故意将阴茎往深处勐地一撞, 在少妇身体娇然一个颤抖之际 将目光移至了她的胸部。 苏雨晴的乳房虽然不算很大,但却异常坚挺, 圆磙的基座、尖挺的乳峰就如同两座圆锥状的山峰一样, 圆润挺拔的乳峰即使是因为平躺着 也保持着向上耸立的姿态再加上那两粒嫣如红、嫩汝脂的乳头, 简直比雕塑中的女神还要诱人 令郑古赞叹不已。 「这就是跃龙集团人事部苏经理的乳房么」郑古的双手不觉松开了她的双腿, 往前一探将那对尖乳盈盈一握,抓捏在手中, 「估计连丈夫都爱不释手吧现在却被一个肮脏的下人玩弄着……」说着, 他想起昨夜坐莲式时将胡子拉碴的大嘴埋入这对玉乳间或含或舔的样子 眼中再次放出奇特的光来。 「很抱歉,这样绑住苏经理的双手……」郑古的手指攀上少妇的双乳尖, 揉捏着嫣红的乳珠苏雨晴身体一阵扭捏, 无奈双手被反绑着压在身下根本无法抽出来。 「昨晚我们配合得非常顺利,可今天早晨你的情绪有点激动, 看起来很后悔所以我不得不绑住你, 确实很无奈。 像您这样身份高贵的夫人,被我这样身份低微的丑陋男人强奸, 只能这样做……」郑古忽然停止了抽查转而将屁股上下左右地来回晃了几晃, 使得阴茎在苏雨晴的体内如同搅拌似的扭动起来 惹得她又是一阵颤抖「高贵的肉体被这样凌辱着, 如果不是稍加控制苏经理一定不会乖乖就范的。 」「放了我吧,求求你……」苏雨晴忍不住痛苦地哀求道。 可是当她睁开眼,自己胸前那对不停晃动着的乳房赫然印入眼帘, 脸上顿时又是一阵绯红再往上一看, 自己的双腿正高高地架在郑古的肩上而且还穿着令人羞愧的黑色长筒丝袜!同时, 下体依然还在遭受着侵犯一阵阵火热、充实、挤涨、苦甜难辨却能使她颤抖不已的冲击感, 源源不断地袭来更令她羞得面红耳赤。 「放了你」郑古面红耳赤地维持着下体的动作, 挤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来 「苏经理是想让我放弃你这身雪白诱人的裸体么你认为这有可能么!平常望着高高在上的苏经理 我都只能流着口水隔着衣服幻想着你的乳房和屁股 如果某天你的衣服或裙子包裹得太紧 显露出胸罩和内裤的痕迹我甚至会躲进厕所疯狂地打手枪!而如今……」郑古说着一手继续揉搓着少妇的乳房, 一手狠狠地在她的屁股上「啪」地拍了一下 「这样坚挺的乳房这样圆磙的屁股,甚至还有毛茸茸的阴户, 竟赤裸裸地呈现在我面前被我随意地玩弄着……这样的享受, 夫人认为我会放弃吗哦、哦、哦~ !」说着郑古跪直的上身忽然往前一倾, 把苏雨晴连腿带身一块压在了下面几乎把她的身体拗成了V字型, 并忽然加快了下体的冲击频率。 「啊~ !不、不要……你、你这是干什么」刺激持续提升着, 苏雨晴只觉得颤抖的下体越来越热、越来越紧 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我、我现在忽然想再射一次, 把、把那……那什么……火热的精液……喷、喷到夫人最深处去……」加快速度的郑古顿时显得有些气喘吁吁。 「不!不能这样!太危险了……」苏雨晴顿时花容失色, 绯红的脸竟也变得有几分苍白 身体也重新剧烈地扭动起来。 昨晚在楼梯和浴室里已经两次被他强行射精, 虽说是相对安全的老汉推车式和骑乘式但阴户的吞精量实在大得惊人, 如果现在以这个姿势再被射精一次 确实太危险了。 「不要!住手、住手啊……」苏雨晴惊慌失措地挣扎着, 上身不停地起伏扭动着可下身依旧被郑古死死地压在床上, 几乎陷入绝望。 「啊、啊……不想再被我射一次也可以……」郑古没有减缓动作的频率, 一面喘气一面说道「周、周末集团的人事会议上……啊……会决定学校几个年级的新段长, 还、还有教务副主任的人选……」「你、你想怎、怎样……」苏雨晴的周身甚至连声音都剧烈地颤抖着。 「一、一个能决定将精液射到苏经理的阴、阴户或者嘴里的人……难道不该成为最、最佳人、人选吗」郑古歇斯底里地喊道, 「夫人再不下决心就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