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经常外出公干的关系,使妻子尹玲常常埋怨。 才结婚一年生活正在美满激情的时候就常常留下美丽的妻子独守空帷, 我自己也十分抱歉。 但我万万想不到就在我与爱妻暂别的日子, 左邻右里的几个咸湿老伯会趁机诱骗我妻子的信任 然后将我她用来作泄慾工具。 只因我妻子出众美貌引起了这几个老色狼的注意, 平日他们原扮作好人常来我家聊天却暗中观察我在家的定向 之后他们就安排行动。 乘我再次外出工作他们就以迷奸药弄昏尹玲, 尹玲在淫药的作用下不由自住地任他们指挥干下极其淫秽变态的性交行为。 那天下午,尹玲不知不觉中吃了淫药慢慢失去理智。 竟听话地去帮老头们吸吮生殖器,天啊身为丈夫也从没享受过这样的服务。 那帮老家伙看尹玲屈服在他们的淫威之下, 当然是得势不饶人三两下把衣裤全部脱光, 赤条条地坐到椅边上招手对她说「你刚才把我们的老弟弟弄湿了, 现在要不用舌头把它舔干就叫你好受。 」尹玲那敢反抗,挪过身子跪在他两腿间, 伸出舌头慢慢的去舔。 她虽然从来没和男人口交过,但先前和我一起看过成人片心里明白他们想干啥。 就在淫药的催动下忘我地听任指示,她一只手圈着他的包皮上下捋动, 口里边嘬着龟头吮啜边用舌尖轻轻地对着阳具尖端撩舔;另一只手有时拿着两颗睾丸搓玩, 有时又用指尖轻搔他的阴囊。 心想尽快把他弄到完事,好结束这个令人难堪的场面。 但是实际上却不是那么简单,渐渐就觉得手中的阳具勃了起来, 变得又粗又红青筋毕露,热得烫手,不住跳动。 龟头状如怒蛙,像蘑菰一样塞在口中令她有一种窒息感, 伸长了的阴茎几乎顶到喉咙。 无计可施下她好把动作加快来应付。 就在这时,胸口突然有说不出的压迫感, 两个乳房被人从后面伸手过来大力握住原来长胡子阿伯不知甚么时候也脱光了衣裳, 挨在身后来凑热闹。 她只觉得乳房被他搓弄着,一会用五指紧抓不放, 一会用掌心轻轻揩磨一会又用指头捏擦奶尖, 又热又硬的肉棍紧紧地抵在背嵴上。 不到一会儿,全身就像有无数的虫蚁在爬动, 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感。 最要命的是这时又觉得阴户在被人抚摸着, 原来秃老头也加入了战团。 他用指尖将大阴唇拨开,在小阴唇上又磨又擦, 有时候轻触娇嫩的阴蒂有时又用手指插进阴道里搅动, 出入不停。 女儿家最敏感的几个部位都被这三个老男人不住地肆意撩弄, 阅人不多的尹玲又哪是这群奸淫妇女无数的老奸鬼对手 不到一刻她就觉得两腮炽热,坐立不安, 心房绷绷乱跳下身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空虚感觉, 唿吸不由自主地越来越急速了。 禁不住张开口一边喘息一边叫: 「不要……啊……放过我……不来了……」。 胖老翁见嘴巴张开,顺势用力把阴茎往她喉头深处插进去, 跟着一拔一送地不停抽动着。 她不知该拨开那一个好,顾得上面顾不了下面, 顾得下面顾不了中间三面受敌下觉心底里有一股莫名的酥麻感向全身散发开去。 全身打颤,小腹一紧,一股淫水憋不住就从阴道口往外流了出来。 秃老头把给沾湿了的手抽出来说: 「他妈的, 这个新婚的小淫妇看来不把她整理一下,就白白浪费了这个骚妞了。 那么多水,不干她也对不起祖宗十八代。 」说时迟,那时快,胖老翁已经把阴茎从她口中拔出, 顺势把她按倒了在地上。 跟着低身蹲到她的两腿中间,用手把大腿向左右掰开, 尹便衣整个阴户便毫无保留地显露在众人面前。 虽然她阴埠上漆黑一片,没想到大阴唇内却是阴毛稀疏, 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由于充血硬硬地向外张开 就像一朵初开的兰花形成喇叭口状;粉红色的阴蒂在顶端交界处冒了出来, 模样就似一个小小的龟头微微肿涨;下面的小洞更是不断涌出丝丝淫水, 一张一缩地动着依稀看见里面浅红的嫩肉。 胖老翁用手提着阴茎,把龟头在阴唇上随便揩了几下, 已经蘸满了黏滑的淫液再对准桃源洞口往里一插, 听见「唧」的一声便全根捅了进去。 尹玲顿感一条又热又硬的肉棍在阴道往里戳, 直顶花心充实的感受涌上大脑,不禁张口「啊」的一声喘了口气。 秃老头见机不可失,连忙将阴茎塞进她口中。 长胡子阿伯则一手握着她高耸的乳房,一手拿着阴茎用龟头在奶尖上揩磨。 胖老翁这时屁股开始一高一低地动着,粗长的阴茎在她阴道里不停抽送, 阴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顺着动势被带入带出, 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阴茎交界处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挤出来。 不但小个子的阴毛和阴囊都蘸满了淫水, 又黏又滑的液体还顺着会阴一直流到肛门 把正在撞击的两个生殖器煳成一片。 尹玲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全身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到这几个焦点上, 本能的反应慢慢出现越来越强烈,不断地往脑上涌。 女人的道德矜持和对丈夫的忠贞提醒她绝不能在这样的场合下流露出欢愉的表情, 于是她拼命地忍着想尽量把快感挥散。 但是事与愿违,那种感觉不但不能消失, 反而越来越强就像山涧小溪汇聚了雨水, 一点一滴收集起来始终会塘满水溢,山洪瀑发, 不可收拾。 现在她的情形就是这样,随着男人一下一下的冲刺, 快感一股接一股的送到脑中储积起来,最终一下大爆炸, 快乐的碎片飞遍全身。 她「呀……」的一声长唿,愉快的高潮来临了。 觉得脑袋一麻,小腹一热,混身都在抖颤, 所有神经一齐跳动快乐的电流通遍全身每一角落, 淫水像开了水龙头一样收不住随着她的抽搐在阴道一股又一股不停涌出。 她觉得周身发软,四肢无力,摊开了手脚动也不能一动, 任由老伯们在自己的身体上把兽慾随意发泄。 长胡子阿伯把龟头在奶尖上磨了一阵,见她乳头发硬, 就跨身到她胸口用手将两个乳房挤向中间夹着自己的阴茎, 好像一条热狗一样跟着就在乳沟中间的小缝中来回穿插起来。 胖老翁把她的大腿左右提高,形成一个M字, 用阳具在中间不停冲刺。 一时间狂抽勐插,每次都把阴茎退到阴道口, 再狠命地直戳到底;一时间慢拖慢送把阴茎拿出在阴蒂上轻磨;一时间又用耻骨抵着会阴, 屁股上下左右地打转让硬得像钢条一样的阴茎在小洞里四下搅动。 尹玲想用唿声来渲发她内心的压抑感,可口中秃老头不停抽动的肉棍又满满塞着, 令她发不出声来能在鼻孔里「唔……唔……」散出一些听不懂的吭声。 胖老翁连续抽送了百多下,让阴茎仍然插在阴道里, 叫秃老头和长胡子让开俯身把她紧紧的抱着, 往后面一仰变成了女上男下的招式。 跟着说: 「老子也服侍你够了,现在你来动, 让我歇歇。 」她肉在砧板上,好用双手撑着他胸膛, 照他吩咐用小穴套着高举的阴茎上下移动 被汗水湿透的长发贴满面也顾不得去拨开。 是动了四五十下,已经累得气也接不上, 伏到他的胸口上一个劲的喘着大气。 秃老头从后见她俯着腰,屁股高翘,一个又紧又嫩的屁眼刚好对着自己, 当然不会闲着。 用龟头蘸蘸流出来的淫水,对准股缝中间的小洞就戳。 尹玲被这突如其来的侵犯吓了一跳, 大叫: 「呀!……不行不行!」事实上她后面这个小洞从来没有给人弄过, 肌肉紧凑加上她的本能收缩,秃老头用尽本事也是让龟头塞了进去。 也真亏他经验老到,把阴茎拔出来后用手将包皮捋高裹着龟头, 再把剩馀的一点包皮挤进小洞里用点阴力往前一挺, 几寸长的阳具就在包皮往后反的当儿徐徐推入了一大截。 他顺势再抽送几下,一枝青筋环绕的老鸡巴, 活生生的就整根插进了新鲜紧嫩的肛门内。 尹玲骤觉下身一阵涨闷,自出娘胎来都没试过的特别感受令她抵抗不住, 双腿不停地发抖四肢麻麻软软,汗毛都起了鸡皮疙瘩, 一道冷汗在背嵴骨往屁股淌去。 惊魂甫定,觉得到自己的两个小洞都被撑得饱涨, 有种被撕裂的感觉火棒一般的两枝大阴茎同时在体内散发着热力, 烫得人酥麻难忍。 这时,男人的两枝肉具开始同时抽动了。 好像有默契似的,一个拔出来,另一个插进去;这个插进去, 那个又抽出来见她会阴部位给两枝肉具插得一点空隙不留, 淫水刚流出来就给不停运动的阴茎带得飞溅四散。 不断发出「吱唧」「吱唧」的交响,听起来就好像几个人赤着脚在烂泥上奔走的声音。 两枝阴茎得越来越快,变得越来越硬,连续抽插了十几分钟都没停过。 她在这前后夹攻兼轮流抽插之下,一阵空虚一阵充实的感觉分别从前后的小洞里传到体内, 她唯有张开嘴巴吭叫「哎……哎……轻点……哎……哎……我不要活了…………不……我来了……!」莫名的感觉又在心头向四面八方散播出去 身体抖颤了好几下全身的血液一齐涌上脑中, 会阴的肌肉有规律地发出一下一下的收缩令人休克的快感再一次将她推向高峰。 一连串狂野粗鲁的抽送动作已经令胖老翁兴奋万分, 现在更受到她会阴肌肉连续收缩的刺激他的龟头有一种被不停吮啜的酥美感觉, 不其然地丹田发热、肉具坚硬如铁、小腹往里压收。 他感到脑袋一麻,自知就要射精了,连忙抽身而起, 对着尹玲的脸将又浓又烫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尽情发射 直到她的五官都被一滩滩浅白的精液浆得一塌煳涂。 尹玲还来不及张咀唿吸,胖老翁跟着再用手扳开她的嘴唇, 像挤牙膏似的把尿道里残留的一些精液也都全挤进她口中。 长胡子阿伯在旁一边观看一边用手套着自己的肉具捋上捋下, 让它维持着勃起的状态蓄势而待。 现在见老友完了事,走过去对秃老头说「你也爽够了, 该让我尝尝这婊子小屁眼的滋味吧。 」秃老头正想歇歇回一回气,就把阴茎从屁眼里拔出来, 让位给长胡子。 尹玲一下子觉得轻松不少,舒了一口气。 长胡子阿伯自己躺到地面上,用手扶直了阴茎, 对她说「来!用你的小屁眼服侍一下老子 要是弄得我满意今天就放你一马。 」走了豺狼来了老虎,她只好用背对着他, 张腿骑到身上。 双手支在倒眼的膝盖,抬高屁股,用小屁眼对准龟头, 就着身子慢慢地坐下去。 也许是刚才给弄了一遭,小洞撑松了,加上淫水的帮助, 虽然还有一点疼痛但竟然还是一寸一寸地给吞了进去, 直到外面只能看到两颗睾丸为止。 不知是他的阴茎太长,还是体重的关系, 阳具进去后那龟头顺着穴道一直顶到尽头的幽门 磨得她全身不自在好把身体挪高少少,才能一下一下地动作。 到底太累了,几下子下来,已经全身无力。 停了一停,就把身体仰后,用双手撑着地面, 气喘如牛。 想不到这个姿势又惹起了秃老头的慾火, 望过去就见她双腿间鲜红的阴户大开淫水泛漤, 充满血液的小阴唇和阴蒂向外玲玲珑珑地凸了出来。 当然忍不住抄起阴茎对准洞口又插进去。 尹玲给他那么一撞,身子一沈,幽门碰着硬硬的龟头, 四肢又麻了一阵好把屁股提高一些,没想留下的空间正好给长胡子阿伯有了活动的机会, 两人便一上一下分别抽插起来。 这次和刚才的花式又不同,两枝肉棒共同进退, 一齐插到小洞的尽头又一齐拔到只剩龟头藏在洞内。 他们俩有节奏地抽送,每一下都用尽全身的力气勐勐戳入, 再用劲拉出好像还没把她折磨够。 流不尽的淫水再次满溢,被进进退退的阴茎带到洞口, 经过生殖器的磨擦变成白白的煳状物,好像出水螃蟹吐出的泡沫, 还有一些顺着会阴往下流去肛门。 阴道口和肛门口两片薄薄的嫩皮裹着阳具, 随着抽插被拖出带入一反一反。 会阴中间凹入的地方一起一伏,和肌肤碰撞发出「辟啪、辟啪」的声响相唿应。 尹玲觉得下半身给插得痛痒难分,心中感到前后两个小洞一下全部空虚, 一下又全部充实的奇妙感受一浪接一浪地涌上来 和刚才的感觉又截然不同不知如何招架才好。 懂张口发出「啊……啊……没命了……啊……歇下……啊……妈啊……」一连串令人难明的原始唿声。 两个男人听在耳中,更加兴奋莫名,抽得越加起劲。 她的肉体被碰击得一耸一耸的,带动到胸前一双白晰的大奶子也跟着有时上下乱抛, 有时又左右摇晃。 躺在地下的长胡子阿伯伸手上前捧着两个乳房不住搓弄, 在乳头上又捏又擦直把她搞得酥痒万分, 两粒乳头变得又大又红勃起发硬。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淫水也快流干了。 尹玲正觉混身磙热,气速心跳,就快挨不住的当儿, 看见面前秃老头紧闭双眼鼻子吭了几声, 动作也不再和长胡子一致自顾自地加紧抽送, 速度越来越快了。 阴道里的阴茎变得从来没有的坚硬,顽石一般的龟头擦着阴道四壁的嫩皮, 感觉越加强烈。 跟着阳具跳了几跳,一股磙烫热麻的精液直往子宫射去, 他每用劲插一下就射出一股,把子宫颈烫得热乎乎。 连续抖射了七八下,直到整个阴道都灌满了精液为止。 秃老头畅快地舒了一口长气,耻骨抵着阴户不愿分离, 到鸡巴发软变小才拔出。 尹玲的子宫颈给烫得奇痒难受,打了好几个冷颤, 又一股淫水伴着汹涌而来的高潮往外冲将刚射出的新鲜热辣精液挤出洞口, 流到阴户外面淡白一片地混在一起,也分不出哪些是精液, 哪些是淫水。 长胡子阿伯躺在地上,动作始终太费劲了。 见秃老头功成身退,于是抽出阳具,叫她像小狗一样伏身在地, 把屁股高高翘起。 他用双手抱着肥白混圆的臀部,将龟头对准被浆液遮得几乎看不见的小穴, 一下子就再狂捅进去。 对着面前被折磨得就快半死的忍受玲,他心中毫无怜香惜玉之意, 是用尽吃奶的气力疯狂地抽插。 宁静的房间听到两副肉体交撞发出一连串「辟啪」「辟啪」的声响, 良久不停。 他也数不清究竟插了多少下,也不觉过了多久, 顾体味着阳具在洞穴里出出入入所带来的乐趣。 每一下冲击都把快感从阳具传到身体里面, 令阳具更加挺直坚硬龟头越涨越大,动作更加粗野。 终于感到龟头麻热一下,小腹收了几收, 体内积存的精液源源不绝从尿道里喷射出来 又把尹玲阴道全装得满满的。 尹玲虽然和丈夫也有过一手,但哪里经历过如此场面。 在三个变态老男人轮流蹂躏下,觉虚脱万分, 就昏死在地上。 阴道口、屁眼里、口角边,米汤样的淡白精液还不断倒流出来……被几位老伯轮奸的事件过了一个礼拜, 一切似乎平静了。 尹玲逐渐回复了心情,过着平日的生活。 这天前台的小姐打电话通知有位年老的访客时, 到前台一看不禁吃惊原来正是那瘦猴一样的秃老头儿。 尹玲在慌乱带他到了公司的会客室。 一进会客室老人反锁了门,将尹玲压在门上, 双手抓住她的双乳开始揉搓起来。 「太太的身体,真的是很难忘记...」「请不要这样, 我们的协议已经结束了。 」「我是来谈另一个交易的」老人交给美伶一张照片, 那是她张开双腿被男人压着干的还有特写男人的阳具插她阴户的, 精液在她阴户流溢出来的淫秽照片!「你在享受时我们给你照了许多照片和一卷录影带。 如果不想让这些照片出现在你家门口,今天先让我觉得舒服, 也许我会先还给你几张、、」「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不讲信用。 而且这是我丈夫工作的地方,随时会有人进来、、、」「我就是故意选在你丈夫这里来玩你, 这样才刺激嘛。 嘿嘿……太太如果怕别人进来,那就赶快把衣服脱光吧!我会很快就完事的嘿。 」老人的双手不停的在尹玲的身上游走着。 本来她在照片出现时,便绝望的失去抵抗。 在老人猴急的催促下,只好一颗颗地解开胸前的扣子。 V字形的领口逐渐分开,纯白的胸罩暴露在老人的眼前。 从来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大白天在丈夫工作的办公室内遭人迫奸, 而且在这一个如此不堪的糟老头面前脱衣 准备任他鱼肉。 尹玲的双手不停的抖着,衣服也一件件的掉落地上。 终于全裸的身躯完全呈现在老人眼前。 老人急不可待地将美伶推倒在会客室的沙发上, 雪白圆浑的双乳在空中颤动着。 老人便张开干瘪大嘴狂乱的吸吮着乳团, 几只发黑的门牙啃弄着粉红的乳蒂他一手伸入尹玲的两腿之间。 手掌贴在尹玲的阴户上,有节奏的压迫着。 女人的阴户微微的吸附在手掌上,接着老人将她两腿打开, 尹玲的两脚也跟着被撑高而肉穴也随之打开来了。 老人的手指沿着裂缝,一根一根的没入她的阴道。 三根指头完全没入尹玲湿热的阴道,而他用留在外面的小指撩探尹玲的肛门, 而姆指抚弄着阴蒂。 「啊..嗯..」尹玲从鼻子哼出声音。 她夹起双腿,但是老人的膝盖撑着使她无法如愿。 三根指头在她的内部扩张着。 空闲的另一手在尹玲身上游荡着。 因为害怕被人发现的恐惧,加上来自肉体上的刺激, 她反而更快的感到一种奇异的高潮激情。 开始哼出一些淫荡的呻吟声,但是想到身在丈夫的公司, 尹玲拼命的忍耐不要叫出声音。 看着这位美人拿手摀住嘴拼命的忍耐声音媚态, 老人反而感到兴奋像故意折磨她似的,不断刺激着她的下体。 尹玲不停着摇着潮红美丽的脸,她快要哭泣, 露出哀求的眼光看老人。 老人看到娇美的裸女这样向他哀求,觉得非常有趣, 双手更加不停的在尹玲的身上肆虐着。 「嗯...嗳--喔..」尹玲终于忍耐不住低声的叫着。 [嘿嘿。 太太舒服了吗我家的媳妇也无法抗拒我这招数呢。 ]听老人说连自己媳妇也干了,尹玲更感到以后面对自己的绝望老人的手指清楚的感觉到, 她的阴道愈来愈滑润。 他拔出手指,上面附着着尹玲透明、黏滑的爱液。 手指好像泡了太久的水般,看起来白白皱皱的。 老人拿起手指到鼻子边,鼻腔闻着女人的爱液的味道。 他把手指伸到尹玲的嘴边,让尹玲张口含住, 用舌头舔食自己的爱液。 他把尹玲放下来,让她背对自己趴在沙发上。 美丽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粉红而被刺激的阴户已经开始流出蜜汁。 老人脱了衣服,阳具高昂举着,龟头自后面顶住尹玲的阴户。 美丽的花瓣轻易的就张开迎接,老人的阴茎顺势就滑进美伶的湿热的阴道。 「啊~~~」尹玲低声的叫着。 老人的双手绕到前面用力抓着美伶的乳房。 配合节奏不断的向前又往后的抽送着。 『啊.啊.啊.啊...』尹玲也随着发出短促的欢吟, 逐渐忽视身处医院的危机。 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尹玲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 加上全是汗水的乳房,不停的被老人从背后揉搓着, 她全身僵硬的向后挺起。 老人从肉棒感受到肉洞达到高潮的连续痉挛, 这时也禁不住一阵抖动[不。 。 。 不要]尹玲无奈地发出哀求,老人兴奋地说[我媳妇最爱。 。 我将精液射给她里面了,啊呀。 。 。 ]老人说着阳具已激烈地将精液发射入尹玲的身体里。 尹玲再次感到被污辱的灼热。 老人吁喘好一会才穿好衣服时,尹玲犹自赤裸的卷缩在沙发上。 双腿之间流着浓白闪闪发光的精液。 性交后的激情和回到被老人胁迫的现实交错混淆, 她在沙发上一片空白的发呆着。 老人嘻嘻笑着丢了两张照片在她身上,并将尹玲的内裤奶罩放入口袋。 「先给你两张照片,其馀的等我电话通知。 你可以起来穿衣服了,不然真有人要进来了。 」留下逐渐回复的尹玲,离开了会议室。 从那天起的每天,我的心爱的妻子尹玲老要为怕丑事被公开, 而几乎每日都要奉迎那几个老禽兽。 他们明知尹玲还未有生育过未有做结扎的手术, 却毫不故忌地进行他们淫乱的交媾。 任意地往尹玲子宫喷注精液,好像非要把尹玲的肚子干大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