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村里的疯女人在我小时候,村里出过一个疯女人。 每天夜里,她都会打一把黑伞,在村里来来回回地走着, 嘴里还念念有词只是我从来听不懂她念的什么。 山村里道路漆黑,她经常因为走夜路受伤。 有时掉进沟里,有时扑进河里,但永远阻碍不了她走夜路。 由于经常摔跤,她的衣服总是破的。 冬天还有棉袄,夏天却是一件单薄又破了洞的短袖。 为此,村里的男人们种地之后,经常会拿她开玩笑。 他们会聚集在疯女人当作家的村民活动棋牌室里, 故意推搡疯女人趁机把手伸进破洞里揩油。 每当这个时候,疯女人都会像受惊的兔子一样, 努力缩着身体躲在墙角里,害怕地看着男人们。 而男人们总是乐不可支,这时候总会有醉汉上来, 扯破她的衣服逗得一堆男人哈哈大笑。 等男人们意犹未尽地走了,疯女人就会捂着身体走出棋牌室, 就在大街上走。 村里的女人们见到她,都会骂她是不得好死的贱货, 整天不穿衣服勾引男人。 每当疯女人被男人们欺负后走在大街上,都会有女人看不下去, 给她丢件衣服要她穿上。 疯女人会笑吟吟地穿上衣服,不停地鞠躬道谢, 哪怕送她衣服的女人骂她是个死三八她也会鞠躬很多次, 一个劲地傻笑。 久而久之,我们这些做孩子的,就会被家里的女性长辈严厉地警告, 让我们在中午和晚上男人们休息的时候千万不要路过棋牌室。 然而,事情总是有例外的。 我小时候成绩不错,村里的老师认为我只要能抓紧学习, 应该就能去城里读高中。 于是他表示愿意免费给我补课,父母对这个机会也很珍惜, 所以每当放学之后我都会去老师的家里补习。 一天晚上,因为我有个数学题实在是搞不懂, 在老师家补习到晚上八点。 村里是没有灯的,回去的道路一片漆黑。 老师为了让我安全回家,就借了我一个手电筒。 说来也有点不好意思,我自小胆子就不太大。 我走在村里漆黑的道路上,脑子不由得胡思乱想, 很是害怕。 于是我想到了活动棋牌室的那条大路,因为那边有村里为数不多的路灯, 而且那边总是有人乘凉打牌可以缓解我的恐惧。 于是,我忘记了父母的警告,选择了走棋牌室的大路。 等靠近棋牌室,我远远就看见一群人围着棋牌室在嬉笑。 我本想低头离开,结果忽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字。 我扭头一看,发现是班里的大葱头。 他在班里是差生,整天不务正业到处乱逛。 我只知道他很调皮,却没想过他竟然也会来棋牌室凑热闹。 大葱头让我过去,我连连摆手不愿意。 可强壮的他还是将我扯到棋牌室前,大葱头在班里挺凶悍的, 我平时就很怕他只好顺着被他扯到棋牌室门口。 等穿过人群,我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疯女人。 这次她没有衣服能穿,而是在自己的身上套了个尼龙袋取暖。 傍晚的时候才下过雨,透明的尼龙袋上还有水珠, 让她冷得瑟瑟发抖。 她抱着肩膀,蹲坐在棋牌室门口,害怕地用眼角余光看着众人。 村里的几个赖子用木棍去拨弄她,她时而害怕地啊啊叫, 却又不敢反抗。 此时大葱头笑得很开心,他拍拍我的肩膀,问我有没有碰过女人。 我下意识说没碰过,结果他竟然将我勐地一推。 我当时身子弱,直接被他推得一个踉跄,扑到了那疯女人的怀里。 那并不是温暖柔软的怀抱,而是冷得厉害的一躯身体。 在我不小心扑上来之后,疯女人吓得一个劲在地上爬, 让在场的人们哈哈大笑。 大葱头兴奋地对我喊着,让我去扯那女人的尼龙袋。 我哪里愿意做这种事,而大葱头似乎经常做这种不知廉耻的破事,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瓜子问那女人饿不饿, 想不想吃东西。 疯女人害怕地点点头,然后沙哑地说起了话。 她也许是渴得厉害,说话声音特别哑,说她很饿。 结果大葱头竟然笑嘻嘻地告诉那疯女人,说是让我摸一下, 就给一颗瓜子。 我当时也被吓到了,疯女人一听说能有东西吃, 伸出她那脏兮兮的双手抓住了我的双手一个劲地往她身上摸。 当时她似乎是很想要食物,动作甚至有些歇斯底里。 我立即就被吓哭了,这对我来说根本不是吃豆腐的美事, 而是一场对良心与胆量的折磨。 男人们见状笑得更加夸张,大葱头往地上丢了一把瓜子, 那疯女人立即捡起来就吃也不吐瓜子壳。 我哆嗦着站起身要回家,结果大葱头却跟疯女人喊了起来, 说如果跟我打个啵儿就给她一个馒头吃。 疯女人当时就急坏了,对着我就扑了上来,抓着我想跟我打个啵儿。 我吓得从呜咽转为大哭,一巴掌拍在她脸上, 吼了一声滚开然后转身哭着往家的方向跑。 身后是一群男人们的嘲笑声,还有那疯女人舍不得我走的嘶吼声。 那天我真是被吓坏了,甚至做梦都是那疯女人朝我扑来的情景, 好多次吓得我从噩梦之中醒来。 甚至之后我每次出门,一旦与疯女人见面,她就会指着我咯咯直笑。 可当我靠近之后,又会害怕地走开,仿佛担心我又会打她一巴掌。 久而久之,这事儿成了我的心病,我甚至因此大病一场。 直到后来考上了城里的高中,在搬离了那个小村之后, 我的心才渐渐稳定下来。 在我读高中的这几年,疯女人也依然被男人们欺负。 直到我高三暑假那年回去,一家人在吃饭的时候, 母亲忽然跟我讲说疯女人死了。 我听得很诧异,问怎么死的。 母亲说,在我回来的前几天刮台风,疯女人饿得到处找东西吃, 结果在外面被台风吓得绕着村子跑。 最后摔倒的时候磕了脑袋,在路上昏了一天也没人管。 结果第二天醒来,疯女人的脑子竟然好使了, 知道要躲着村里的男人们。 她甚至还把棋牌室的门锁起来,自己躲在里边闭门不出, 也不吃不喝一直坐在桌子上,死死地看着过路的男人们。 刚开始的时候,男人们有点害怕,担心疯女人会去报警。 结果她就这么在棋牌室里一动不动坐了四天, 人们甚至以为她死了。 只有靠近棋牌室门口,透过玻璃看见她的眼睛会眨, 时不时还在流眼泪才确定她还活着。 结果第五天的时候,人们清晨起来干活,却看见疯女人已经没了气。 她站在麻将桌上,把日光灯的电线扯出来,活活吊死了自己。 我听得一阵唏嘘,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当年疯女人扑向我的情景。 我甚至睡觉的时候都会想,她在临死前的那几天, 脑海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也无法去了解疯女人的后续,因为我考上了城里的大学, 而且还是二本。 为了方便我读书,父母索性决定搬家,在城里打工供我读书, 也比在家种地挣得多。 就在搬过来的第二天,那天正好是疯女人的头七。 我们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母亲忽然接了个电话, 说村里有个朋友突发急病去世了。 据说是夜里有人找他打牌,结果发现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眼睛睁得很大死死地看着天花板。 他朋友推推他,却发现他已经断气。 我们当时还感慨世事无常,可之后发生的事情, 却让人毛骨悚然。 在一周之后,村里又有个人猝死,而且死状跟先前那人一模一样。 这人死的时候,老婆就躺在旁边。 结果一夜醒来,身边的男人就已经是一具尸体。 人们开始有点慌,甚至有传言流出,说是那疯女人回来索命了。 刚开始的时候,村里还有人不信邪,觉得这是巧合。 可在七天之后,却再次有人猝死。 每隔七天,村里就会死一个男人。 这让山村里的男人们吓破了胆,曾经欺负过疯女人的男人们一个个选择搬家。 原本偏远却还热闹的小山村,变得死一般寂静。 母亲为此忧心忡忡,好多次问父亲和我有没有欺负过那疯女人, 父亲一个劲地说没有我脑海里一直想着初中那年的事, 也连连摇头说没欺负过。 日子依然照常过,那些男人到底是什么情况, 大家也不清楚。 因为好多人都已经搬离了小山村,消息也没法这么灵通。 我被精彩丰富的大学生活吸引,渐渐也忘了这件事。 然而,当大一过去后,我正要升大二,却忽然有邮递员来了我家, 说有我家的信。 我一听就觉得纳闷,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会有人写信。 我跟邮递员拿了信,第一个先看上面的地址, 发现是我家没错而寄信人那一块是空着的。 信上写着周铭收,而周铭正是我的名字。 我疑惑地拆开信封,却不由得心脏勐一抽搐, 拿着信封的手也随之颤抖。 信封里,有一块破碎的尼龙袋,还有一张照片。 那照片上的画面,竟然是成年后的大葱头。 他躺在一个朴素的床板上,盖着老旧的紫花被子。 然而他的眼睛睁得很大,一直在看着上方。 最令人头皮发麻的,是他脸色极为苍白,嘴唇发紫得接近黑色。 无论怎么看,照片里的大葱头都是一具尸体。 在照片的右下角,忸忸歪歪地写着一行字……“下一个就是你。” 第二章 身上的白影我被照片上边的话吓了一跳, 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这肯定是大葱头的恶作剧,他从小就喜欢欺负我, 并且以此为乐。 想必这个照片,也是他戏弄我的玩具。 只是现在大家都长大了,他竟然还玩这种恶作剧, 简直就是无聊透顶。 我随手就把照片丢进了垃圾桶,因为这个恶作剧简直太容易揭穿了。 这事儿我也没放在心上,照例去厨房给爸妈做了饭。 等做晚饭后,我还把垃圾袋提出去丢了。 可当我睡觉的时候,我却克制不住的去想当年那个疯女人。 我梦见她朝我扑过来的情景,她脸上歇斯底里的挣扎让我十分难受, 哪怕是多年后重新想起还是觉得愧疚。 要是当初小时候……没有扇她一耳光就好了。 我越想越觉得难受,正好又尿急,就想爬起来上个厕所。 当我打开灯的时候,家里的灯好像坏了一样, 一闪一闪的。 房间里本来就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这种一闪一闪的灯光更是让我眼睛疲惫。 在这环境下,我只能眯着眼睛,一路摸黑到了厕所, 可是我不在摸黑的时候手上不知道摸到了什么黏煳煳的东西, 就想先洗个手。 当我打开水龙头后,水声哗哗响起,虽然看的不清楚, 但手好歹能摸到水。 在这么漆黑的环境下,我难免有些害怕,就想赶紧弄完回去睡觉。 灯光还在一闪一闪的,每当灯光闪起的一瞬间, 我都能通过镜子看见身后的衣架。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我洗手的水声。 突然,在灯光又亮起的那一刻,我忽然看见身后的衣架上好像多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白白的影子,就好像悬挂在衣架上的衣服一样。 我用力的揉了揉眼睛,总觉得好像是我看错了。 于是我等着灯光再一次亮起,想看看那衣架上到底是什么。 灯光再次闪烁了,可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却让我睁大了眼睛。 那白色的影子不再悬挂在衣架那了,而是到了我的身后!我急忙回过头来, 想看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可就在这时,一只手却是忽然按在了我的脑袋上, 将我按进了洗脸池里!我呛了好几口水脑袋忽然打了个激灵, 勐地睁开了眼睛。 太好了,原来是梦。 我正想松口气,结果却发现……眼下我的处境比梦里更令人惊悚。 因为现在的我,竟然就站在我家旁边的河中央, 只要再往前走一点河水估计就能淹过我的脑袋。 奇怪了,这怎么可能呢?我明明是在家里睡觉, 怎么可能会跑到河里呢?对肯定又在做梦。 我索性捧起河水,洗了一把脸。 冰凉的河水让我更精神了,可我并没有醒来。 我又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结果疼得我差点叫出声来。 这情景让我用力的吞了口唾沫,因为这恰恰说明现在是真实的, 我并不是在做梦!我之所以会梦到有人把我的脑袋往水里按 是因为我身处在水中。 这就好像即将要尿床的人做梦时,通常会梦到自己在上厕所一样。 真是撞了邪!我在漆黑的河道里往上摸,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 好不容易回到了岸上。 上来之后,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看着眼前这条黑漆漆的河流发呆。 为什么……为什么正在睡觉的我,会在这条河里醒来呢?我越想越疑惑, 越想越害怕赶紧就往家的方向走。 当我回到家时,父母还在家里看电视。 他们见到我湿哒哒的回来都很不高兴, 母亲直接就对我念叨: “大半夜的非要往外跑, 让你别出去还嘟嘟哝哝说不出话来。 现在你弄成这样回来, 你是怎么回事嘛?”我听得云里雾里: “我自己出去的?”“那不就是你自己出去, 还是我给你抬出去的?”母亲没好气的骂了我一句。 我整个人都听懵了,急忙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打开了手机。 因为我家大厅的空调是带有监控的,监控录像就连接在我的手机上。 只要我调出监控,就能看到母亲说的是不是真话。 我打开了监控,死死地看着上面的画面。 接下来视频中出现的场景,让我从头凉到了脚。 我看见自己摇摇晃晃的从房间里出来,走路的方式非常怪异。 每当我踏出一步,都是用大脚趾落地,然后将脚掌九十度垂直, 身体就好像棉花一样轻飘飘的踏出了另一只脚 而另一只脚也是用大脚趾落地。 全程下来,我只有两根脚趾触碰着地面,看着像一个圆规。 监控视频里,父母都在看电视,他们没注意到我的异样, 甚至没发现我的眼睛一直是闭着的。 直到我出了门,他们都没发现异常。 我呆呆的看着视频画面,嘴巴都不由得张大了。 梦游?我活了这么多年,可从来不知道我会梦游啊!最可怕的是, 梦游的我竟然还会跑到河里去。 要不是我做了个噩梦导致醒来及时,恐怕我真要死在那条河里了!那我在出了家门之后, 究竟是什么样的景象?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这一切 连忙就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客厅里的父母见到我又要出去,忍不住对我骂了几句, 但我根本没心思听他们说话。 我一路跑到了小区门口的保安室,我们这小区因为比较偏僻又穷的关系, 保安只是个普通的本地大爷。 大爷平时做事很不负责,我过来的时候他也没在认真工作, 而是用手机在玩下象棋。 我问他能不能让我看下监控,说我可能掉了东西。 他完全不在意地摆了摆手,让我自己去看。 我气喘吁吁进了保安室,打开监控仔仔细细的观看。 没过多久,我就瞧见了自己在往小区外边走的情景。 就跟从房间里出来的我那时一样,夸张的踮着脚, 走起路来摇摇晃晃。 小区附近也没有游乐设施,所以天黑后空无一人, 只有我在小区的门口行走。 通过视频,我看见自己梦游的时候并没有直接朝门外走, 而是先在小区门口绕圈。 一圈一圈的走,就好似跛脚了一样,眼睛依然紧闭着, 让人联想到了丧尸。 在我转了七圈之后,门卫大爷回来了。 视频里的我终于不再旋转,而是朝着外边走去。 就在这时,一辆卡车忽然从外边的马路经过。 那卡车打着远光灯,照亮了我的整张脸,从我面前唿啸而过。 我并没有收到影响,依然朝着前边走。 等一下!我紧皱起眉头,死死的看着视频上的画面。 与此同时,我还操控着鼠标,让画面后退了几秒。 最后,我让画面暂停在了卡车唿啸而过的瞬间。 当按下暂停键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在那卡车的强光灯照到我时, 我亲眼看见我的头顶出现了白色人影。 白色人影有很长的乌黑头发,漂浮在半空中, 提着我的肩膀。 就是在它的帮助下,我走路才像棉花一样轻飘飘的, 甚至能只用大脚趾支撑体重。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莫非是传闻中的鬼上身?我的内心泛起了惊涛骇浪, 脑袋嗡的一下全都空白了。 活了这么多年,这种诡异的事情我连听都没听说过, 现在竟然直接发生在了我头上!我呆呆的看着视频上的白色人影 而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令我心惊胆战的事。 却见那屏幕上的白色人影,忽然缓缓转过了脑袋来, 将头对准了我。 可现在的电脑屏幕,明明已经被我给暂停了!在这一刻, 我看清了白色人影的脸庞竟然就是当年的那个疯女人!她对我咧开嘴, 将嘴角一直裂到了耳根对我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我吓得惊唿一声,急忙就朝保安室外边跑去。 那外头下象棋的大爷被我吓了一跳,而我撒开双腿, 疯狂的往家里跑。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那疯女人,会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我一路惊慌的跑到楼下, 急忙就往口袋里掏钥匙。 此时此刻,我很想有人能陪伴在我身边,所以我想赶紧回去见到爸爸妈妈。 可我掏着掏着,就是摸不到钥匙。 原来我刚才出门的急,连钥匙都忘了带。 忽然间,我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我疑惑的将那玩意儿拿出来,却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竟然是那张我早已丢进垃圾桶的照片。 这照片明明就随着垃圾袋一起,被我丢到了外边路口的垃圾箱里。 可是……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口袋里?此时此刻, 照片右下角的那句话竟然开始缓缓流动——“下一个就是你。” 我吞了口唾沫,惊慌失措的丢掉了照片。 现在的我满脑子都是那句话,还有当年疯女人扑向我的情景。 我只觉得天旋地转,连唿吸都变得越来越困难。 冥冥之中,就好像有一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让我连吞口水都变得困难更别说唿吸。 终于,我承受不住这样的惊恐,两眼一黑昏了过去……第三章 烧纸钱当我醒来的时候, 我发现自己正躺在家里的床上。 母亲坐在我的床边抹眼泪,她的手上还拿着那张诡异的照片。 当见到我醒来,她吸了吸鼻子,就是一个劲的哭。 刚开始她是呜呜的哭,肩膀一抽一抽的,后来哭的越来越大声, 嗓子特别哑肯定是昨天哭了一夜。 我从来没见过妈妈哭,见到她哭成这样,我特别心疼, 就让她不要哭。 她抹着眼泪, 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我以前就问你有没有欺负过她……你为什么不说实话……这个大葱头是你班里同学, 我老早就知道。 前几天我们就听老家的人说他也死了,我看他是你同学, 就没敢跟你讲。” 我听得心里很难受, 就跟她说: “我真的没欺负过她, 也许是有人恶作剧整我。” 母亲紧紧的抓着照片, 喃喃着说话: “那如果是真的呢?我们又没得罪人, 别人干嘛要这样整我们。” 我哑口无言,内心也渐渐充斥着恐惧。 如果是真的,那我恐怕会跟别人一样,死于非命。 但是这种想法,我又怎么敢和母亲说呢?这时候, 父亲从屋外走了进来。 他让我母亲别再哭了,反正哭也不能解决问题。 其实父亲的眼睛也很红,但他表现的比母亲要镇定许多。 他走到我身旁坐下, 用满是老茧的双手抓住了我的手腕: “铭儿, 你别怕。 爹跟你说,你老家有个堂叔,是帮人做丧事的, 对这个事应该挺懂。 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他说要你回去一趟,看看能不能帮你解决掉。” 我低着头嗯了一声,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倒不如死马当活马医。 父亲看我愿意去,他就掀开了床单。 床单下边,是一层打着补丁的老被褥,他把那补丁扯开, 从里边抓出了一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 父母这辈子都在种地,他们不会用银行卡和存折, 怕处理不好钱被吞了所以一直都有存着现金的习惯。 我想,这些钱估计就是给那个堂叔的报酬,因为我之前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个堂叔, 两家的关系应该不近。 母亲哭哭啼啼的去做了一大桌午饭,一直让我多吃点。 等下午回老家的时候,他们拉着我坐在巴士的最后一排, 一左一右坐在我的身边。 母亲一直紧紧牵着我的手,父亲就坐在我旁边叹气。 当我们回到老家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傍晚了。 我的老家在山脚下,巴士不会直达。 想要回到老家,下巴士后就必须从一条石子路上走过去, 要走两公里。 结果今天,这里却停着一辆越野车。 那越野车旁,有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打扮的很时髦。 他靠在车门上,当我们下车后, 他就对我父亲招了招手: “堂哥。” 父亲告诉我,那就是我的堂叔周海平,是来接我们的。 我还真没想过,我竟然有个开得起越野车的堂叔。 因为在我印象中,我家已经是亲戚里最富有的了。 他很热情的帮我们把行李装上车,开车带我们回村子。 回去的路上,他一直问我疯女人的事,让我不能有任何隐瞒。 于是我就把事情都跟他说了,听得我母亲咬牙切齿, 骂大葱头自己死不足惜现在还要连累我。 周海平听完之后,他只是一直皱着眉。 当车开进了村子,我们都感觉到了村里的不同。 以前我们这山村虽然偏僻,但好歹也热闹。 现在一条大路开下来,路上却没有几个行人, 让人觉得很荒凉。 我再一次见到了大路上的棋牌室,这让我回想起当初的情景, 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时隔多年,棋牌社已经破旧不堪,大门和窗户都是破的, 波流碎片散落在地上也没人去清扫。 然而,周海平却忽然停下了车,就停在棋牌室的门口。 我们正纳闷他为什么停车, 他却转过头来看向我: “你今晚住这。” 这可急坏了我父母,连忙说这地方住不得, 因为很邪门。 周海平却听不进去,他从身旁拿出一个袋子递给我, 我透过缝隙一瞧发现里边竟然都是纸钱。 “那女人在死后,没有一个人为她送终过……”周海平严肃的与我说道, “你今晚就在这位她烧纸钱这样兴许可以获得她的原谅。 但是有三件事情,你一定要记清楚。” 我心里有点害怕, 吞了口唾沫问道: “什么事?”他想了想, 就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规矩。 第一,我要从晚上十一点烧到凌晨一点,也就是子时, 这段时间火光绝对不能灭哪怕灭一秒钟都不行, 这里的纸钱很多已经够我烧了。 第二,我在烧纸钱的时候,眼睛只能看着火盆。 也就是说,火盆每一秒都要在我的视线里,我不能抬头, 不能回头不能离开。 第三,烧纸期间无论有任何人跟我说话,我都不能回答, 任何人都不行。 这三条规矩,让我觉得有些疑惑,因为我想不通这三点的逻辑在哪里。 周海平似乎是怕我不放在心上,就更加严肃的告诉我, 如果我不遵守的话一定会发生绝对无法挽回的后果。 我见他说的这么严重,只好点头同意。 于是他就从越野车的后备箱里拿了个铜盆,让我进棋牌室去。 他说了,只要子时的时候在里面烧纸钱,其余时间随我离开还是干什么都行。 我抱着铜盆和纸钱进了棋牌室,偶尔有几个村民路过这里, 当他们发现棋牌室里有人的时候都是吃惊的睁大眼睛。 尤其是当看见我怀里的铜盆和纸钱时,都会赶紧快步离开。 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坐在棋牌室里,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幸好棋牌室是公家的财产,公家财产不可能会被断电, 所以还能开灯甚至还有个老电视机可以看。 也许是因为有了些年头的关系,这里的灯光很暗, 外边也是静悄悄的没有人路过。 我只能听见电视机的声音,还有外边偶尔传来的蝉鸣。 我看着电视,内心却是心不在焉,脑海里一直想着当初的疯女人。 毕竟……这里可是她当初吊死了自己的地方。 我越害怕子时的到来,时间就流逝的越快。 当时间终于快到子时的时候,我也不再看电视了, 而是把铜盆放在地上点燃了纸钱丢进去。 按照周海平所说,我现在必须一直盯着火盆, 而且不能让火焰灭掉我得专心致志就行。 为了减缓我的害怕,我没有关电视,打算一边听电视一边烧纸钱。 午夜的山村,静得好像与一切隔绝。 我烧着纸钱,脑袋里一直在想疯女人。 忽然,我反应了过来。 等一下……为什么这么安静?我明明开着电视机, 怎么现在棋牌室里也没声音了?我很想抬头看看电视是怎么了 是不是坏了可我脑海里还记得周海平说过的话。 绝对不能让眼睛离开火盆。 就在这时,四周的狗忽然开始嘶吼吠叫,那叫声凶的让人头皮发麻。 一阵阴凉的风吹进了棋牌室,那风吹到我脖子后边, 冷得我缩了缩脖子。 明明是夏天,竟然还有这么冷的风。 风吹得火盆里的火焰摇摇晃晃,我担心火灭了, 就盯着火盆转了个方向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风。 忽然,一道门被推开的吱呀声,让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是谁进来了?我特想转过头看看究竟是谁,可我的眼睛又不能离开火盆。 而且周海平也说过,我决不能跟人说话。 莫非……是我爸妈担心我,所以来看我了吗?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 一双腿忽然映入我眼帘。 那是一双女人的腿,从我这边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膝盖上边十公分的大腿。 这腿看着特别白,因为看不见布料的关系,我不知道她是穿了短裤还是短裙, 让我心里泛起了嘀咕。 在我们这村里,有皮肤这么好的女人吗?在我记忆中, 我们这的女人皮肤都挺粗糙的呀。 而且不管她穿的是短裤还是短裙,都未免有些太短了吧?因为我根本就看不见布料, 说明穿的是超短裤或者超短裙。 奇怪了,我们这里的女人有那么时髦吗?我也没法抬头看个仔细, 只能一声不吭的烧着纸钱心里泛起了嘀咕。 而面前的这个女人,竟然就站在我面前一动不动, 仿佛在看着我烧纸钱。 烧个纸钱而已,这有什么好看的?我心里有点恼火, 不过也稍稍有些心安至少现在有个人陪着我, 而不是我孤单一个人。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她后退了一步,那原本被火盆挡住了的脚丫子, 也展现在我面前。 当看清她脚丫的一刹那,我却是傻了眼。 原来她竟一直踮着脚,用两根大脚趾支撑着身体的重量, 就跟我昨天梦游时一模一样。 随着那冷风吹进棋牌室,这双腿就好似一根草, 竟然摇摇晃晃仿佛没有重量……第四章 鬼上身我吞了口唾沫, 内心满满都是惊恐。 任凭换一个人见识这场面,估计都会跟我一样吓得瑟瑟发抖。 由于内心很害怕的关系,我的唿吸都急促起来。 在这寂静的棋牌室里,响彻着我的喘息声,却又慢慢转成抽泣。 不开玩笑的说,我已经有点吓哭了。 而这时候, 我头顶忽然传出了一道非常沙哑的声音: “烧给谁哩?”那声音明明很沙哑, 可在末尾却突然尖锐起来甚至让我的耳朵都有些刺痛。 我不敢跟她搭话,只能继续盯着火盆。 忽然,我看见她的身体竟然缓缓蹲了下来。 在蹲下来的时候,她的大脚趾依然是诡异的踮着, 脚后跟就是不落地。 甚至在她完全蹲下来之后,她的脚也是垂直九十度立着, 这是正常人根本就办不到的动作。 我总算是看清了她的装扮,原来她穿的根本不是衣服, 而是套着一些透明的尼龙袋挡住了自己的身体。 因为尼龙袋上有很多灰尘的关系,正好可以挡住她的身体, 就好像一件破旧的超短裙和裹胸。 但这个装扮,却是让我浑身都在发抖。 这就是当年疯女人的装扮。 我可以看见她的头发在缓缓下降,一张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等看清她的模样,我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恐惧, 竟是吓得尿了裤子。 就是她。 就是那个疯女人!她满脸苍白,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 甚至有些发紫那脸色白的好像涂了浓浓的粉。 最令人惊悚的,就是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竟然没有眼白,只有漆黑的瞳孔。 那双完全漆黑的眼睛睁盯着我看,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也不敢把视线从火盆移开哆哆嗦嗦地继续烧纸钱。 疯女人看着地上的火盆,又看了看我的裤子。 因为刚才吓得尿裤子的关系,我的裤子已经完全湿了, 双腿发软的我不断打着哆嗦。 就在这时,疯女人做了一个我怎么都想不到的举动。 她忽然低下头,对着火盆吹了口气!那火盆里的火焰顿时被吹的摇曳了好几下, 差点就被疯女人吹灭。 幸好我眼疾手快,连忙把新的纸钱烧着了。 疯女人又用那漆黑的眼睛看着我,而我鼓起勇气蹲起来, 盯着火盆朝她移动。 我是万万不敢接近这个疯女人,可如果再让她吹这个火盆的话, 那火焰可就要被吹灭了。 我只能像挡住刚才那风一样,用后背挡着她。 此时我抽泣的越来越厉害,特别想赶紧逃离这里, 可周海平跟我说过要是没办到的话,那会有十分惨重的后果。 我不知道那十分惨重的后果是什么,但我绝不想去面对。 我强忍着恐惧,挪动到了疯女人和火盆之间, 用自己的身体来挡着她。 一道凉气,忽然就吹在了我的脖子后边,冷得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忽然感觉到,一个很冰凉的东西贴住了我的耳朵, 疯女人的声音也是同时响起: “烧给谁哩?”我不敢说话 只能一边忍着哭一边烧纸钱。 疯女人见我不说话,她又挪到旁边,我也是跟着挪动, 一直用自己的身体挡着她。 这两个小时对于我来说,简直比一个世纪还要难熬。 终于,那疯女人不动了,就在我身旁蹲着。 而我一直盯着火盆烧纸钱,时间缓缓随之流逝。 奇怪,她是不打算再阻拦我了吗?正当我有这想法的时候, 事实却证明了我的错误。 她这次不再对火盆下手了,而是忽然抓住了我的手腕, 不让我去拿纸钱!她的手特别冰凉简直就是寒冷刺骨。 我吓得差点叫出声来,急忙抽回了自己的手。 疯女人并没有抓的很紧,让我很轻松的就把手给抽了回来。 可紧接着我却懵了,因为在我的手上,竟然多出了一条漆黑的爪印。 那爪印好似扭曲的鸡爪一样,深深印在我的手腕上。 可疯女人的手……明明就不长这样!当抓过我的手后, 疯女人是真的不闹腾了。 她竟然站起了身,而且离开了我的视线。 走了吗?我松了口气,发现纸钱正好烧完了。 随着火盆里的火焰灭掉,棋牌室里的寂静一下子就被打破了。 电视机的声音突然响起,我抬头一看,发现电视的右上角正好是时间, 上边显示已经过了凌晨一点。 原来电视机一直没坏吗?我回想着刚才的事情, 还是觉得心脏扑通扑通狂跳腿也软得厉害。 为什么死去了多年的疯女人,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难道我刚才看见的是……我吞了口唾沫, 只觉得浑身发冷不敢再去想刚才的画面。 周海平跟我说过,只要熬过了子时,其他时间干什么都行。 于是我哪里还敢在这儿待着,急忙就跑出了棋牌室, 打算赶紧回家去。 结果我一出棋牌室,忽然就听见了一阵剧烈的狗吠, 将我吓了一大跳。 原来在棋牌室门口,竟然围聚了两条狗,正凶狠的对我吠叫。 它们叫的特别凶,仿佛我一出这个棋牌室,就会扑上来咬我。 奇怪了。 这两条狗我认识,是村里的老狗了,我以前还没离开村子的时候, 经常跟它们一起玩怎么忽然就不认识我了?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走出了棋牌室, 结果它们竟然真朝我扑了过来!我吓得撒腿就跑 一路朝着自己的家跑去而它们也是穷追不舍, 好几次差点咬到我的腿。 幸好这大路是有路灯的,等我跑了很远之后, 它们总算是不追了。 可我的霉运还没结束,因为这两条老狗虽然不追我了, 其他的狗在听见叫声之后竟也全都冲了出来。 在这漆黑的夜里,那些狗成群结队朝我追来。 可问题是,这里已经是我家了,附近的这些狗我全都认识啊!之前放寒假暑假来老家的时候, 我还给它们喂吃的。 我吓得不轻,只能一个劲的跑,等跑到了我老家门口, 我一个劲的用脚踹门: “快门啊!快开门啊!”狗群已经包围住了我 一个个对我龇牙咧嘴发出令人恐惧的低吼。 终于,我母亲把门打开了。 我急忙窜进屋里,把门给关上了。 等进了屋后,我看见父母和周海平都还没睡, 总算是松了口气不断的用手拍着胸口。 母亲也觉得纳闷, 好奇的问道: “外边那些狗追你干嘛?”我一听就特委屈: “我也不知道啊, 全都是我认识的狗。” 周海平听后,他对我招了招手,让我过去给他看看。 我急忙就走到周海平身边,把我刚才遇见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得我爹妈满脸害怕。 最后,我还举起了手腕,给周海平看我手腕上的爪印。 周海平紧紧皱着眉头,他忽然叹了口气, 说道: “不好办啊……都已经烧了纸钱, 却还要给你留下印记这是认定你了啊。” “堂弟,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啊……”父亲顿时急了, 连忙跟周海平说道“你说你能解决,我才一家子回来看看的, 你还收了我红包。 ”周海平无奈的说道: “堂哥,我之前说的很清楚, 我说看看能不能帮忙解决而不是说我能解决。 现在看来,周铭以前与她结下的梁子太大了, 她不肯放过周铭。 ”母亲急得都掉下了眼泪: “到底能有多大的梁子啊!我儿子当时就是怕了, 所以打她一巴掌。 你看那些男人天天对她动手动脚,那才是真正的结下了梁子, 她凭啥要我儿子的命啊!我一家人本本分分从来没招惹过她, 要不是她扑过来我儿子也不会动手啊!”我的心里也很难受, 因为当初那件事也不能说全部都是我的错。 我当年才初中,被大葱头和几十个成年男人欺负, 我应该跟她一样是受害者 怎么现在就一定要我偿命了呢?周海平叹了口气: “你们是不知道啊, 厉鬼最是凶残这种事情说不清楚的。 周铭好歹也是我的堂侄儿,我肯定能帮就帮, 可是现在……不好办啊。” “那我跟她拼了!”母亲的脸色顿时狰狞起来, 她一把拿起了剪刀怼在自己脖子上, 激动的浑身发抖: “我要是死了, 那我也是鬼。 她想动我儿子,我跟她拼了!”我一看就急了, 连忙把母亲的剪刀夺过来。 本来我还想好好跟她讲话,可等我自己一开口, 却也没忍住哭了起来: “妈你干啥啊!我都还没孝敬你, 你这是干啥啊!”母亲呜哇一声抱着我的脑袋哭了起来。 我紧紧的握着剪刀,忍住不让眼泪掉落。 周海平看着我们母子俩抱头痛哭,他也许是于心不忍, 轻轻的说道: “嫂子你都做到这地步了, 那我可以帮你们出个计策。 只是我要先说清楚,这个办法……很危险啊。 ”父亲连忙问道: “是什么办法?”“明天子时, 让周铭去后边的坟山吧既然活人解决不了,那就……”周海平犹豫了一下, 还是说道“鬼上身。” 第五章 破旧的小坟墓鬼上身,简单三个字, 倘若是我在以前听见这句话肯定会嗤之以鼻。 可是现在,却让我毛骨悚然。 我们后边确实有一座坟山,村里人要是去世了, 通常都会订个棺材葬在山里。 因为我们这里埋葬不需要办手续,都是自家村民, 关系好的还帮忙修墓不像其他地方,还要买地买坟位。 周海平认真的跟我说道: “从之前大葱头被害的时间来看, 明天就是那疯女人要动手的日子我们必须赶快行动。 我要你抱一只黑狗崽去坟山,请鬼上身帮忙。 关于怎么上坟山, 你知道吧?”我点头说道: “上山之后有个三岔路口, 走左边和中间都行反正不走右边,右边是上山砍竹子的。 ”周海平嗯了一声: “对了一半,你记住了, 只能走左边不能走中间。” “为啥啊?”我忍不住问道。 周海平严肃的看着我: “中间那条路上去, 有个惹不起的坟墓。 反正你走左边就是了,要是不小心招错了魂, 那只会死的更早。” 我下意识哦了一声, 而母亲仿佛想起了什么: “中间上去, 是李家媳妇的坟……”“别说了!本来就挺担心了 还说那些吓人的东西干什么!”父亲立即打断了母亲的话。 我心里有些疑惑,因为从来没听过所谓的李家媳妇。 我们这是周家村,整个村里的人都姓周,怎么会冒出个李家媳妇呢?但我也没往心里去, 因为现在我的脑海里只有疯女人。 周海平给我灌了点烧酒,说喝了酒好睡觉,省得今晚失眠, 耽搁明天的要事。 我喝过酒之后,就深深的睡了一觉。 等第二天醒来,周海平开车带我去了小镇上, 在养狗场买了一只黑狗崽又买了一些红绳。 等回到家后,他将红绳绑在狗崽的脖子上,缠绕了好几圈, 最后缠成了围巾一样的打扮。 随后,他又拿来个碗,用刀割破了狗崽的腿, 挤出一些血倒进了碗里。 等做完这一切, 他又把刀递给我: “去洗干净, 然后取点你的血到碗里。” 我顺从的把刀洗了,然后割破了大拇指,把我的血挤进碗里。 周海平看我弄好后,他把水倒进碗里,再把血和水都搅拌在一起。 在他搅拌的时候,那碗里的血水散发出了很浓郁的血腥味, 而且他越搅拌血腥味就越浓,甚至让我闻着有点想呕吐。 我甚至在想,他会不会就像电视里演的一样, 让我把那东西喝下去。 幸好,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将那碗血水倒在了缠绕着黑狗崽脖子的红绳上。 那血水的份量倒在红绳上刚刚好,完全将红绳给润湿了, 但却没有洒落一滴。 等做完这一切, 周海平用非常严肃的口吻跟我说道: “当太阳下山了, 你就抱着它上山。 你可记住了,在走路的时候,无论发生任何事, 你都不可以回头。 而且你只能转身一次,就是等你决定要回来的时候。 记心里了,只能转一次。” 我想起自己要去做的事情,心里就有点慌。 于是我吞了口唾沫, 小心翼翼的跟他问道: “那我请问一下, 我怎样才能知道已经那个……那个……”“你想说鬼上身是吧?”我连连点头 那三个字我实在是有点说不出口。 他跟我解释说道: “这个简单,只要你身体不由自主轻飘飘了, 那就是鬼上身。 其实啊,鬼上身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但是我给了你这个黑狗崽,它可以帮你分担阴气, 保护你的安全。 你到时候可以盯着它,如果它安安稳稳在你怀里睡着, 那就代表你招来了普通的鬼这样的话恐怕赢不了那个疯女人。” 他顿了顿, 继续跟我说道: “但如果它很不安的乱叫, 就代表你招来了凶鬼那你就有赢的可能。 不过还有一点要记住,如果它跑了,就代表你遇到了厉鬼。 到那时你想都别想,赶紧跟它一起跑。 因为那代表阴气太重,连它也没法再保护你。” 我嗯了一声,将周海平说的话都记在了心里。 等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他和父母一起将我送到了坟山的山脚下。 我抱着黑狗崽下了车,父母都是担忧的看着我。 而周海平靠在车窗上, 轻声说道: “这事儿如果成了, 那你就能平平安安的了。 你可一定要在子时之前回来啊,到时候不管成没成, 都必须回来。 否则的话……可就回不来了。” 我听得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抱着黑狗崽往山上走。 以前坟山这儿总是有很多人,因为村民们要上山砍竹子。 可自从出了疯女人那档子事,大多村民都搬走了。 如今坟山的山路杂草重生,山路台阶上爬满了野草, 踩着都有点麻烦。 我抱着黑狗崽,艰难的往上边走。 这满是野草的台阶踩的我特别吃力,因为很多台阶都已经松动了, 估计是因为太久没有村民在这打理的关系。 走着走着,我总算是来到了三岔路口。 按照之前说好的,我现在应该往左边走。 可当我踏出一步的时候,令人出乎意料的事情却发生了。 我脚下的台阶可能是因为太久没人修理的关系, 在我踩上去之后竟然哗啦一下,就朝着下边滑去。 我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个踉跄就朝着旁边倒去。 我怀里的黑狗崽也是吓得大叫,我这旁边正好是中间那条路的台阶, 这要是不小心砸上去恐怕这小小的狗崽会成为我的肉盾。 虽然它只是一个狗崽,但它也是一个小生命。 我急忙就用胳膊肘护住了它,导致我半个身体砸在了中路台阶上。 而随着我脚下台阶的松落,竟然连着被我踢落了两块台阶。 小狗崽明显是吓坏了,它嗷呜叫着就往上边跑。 我一看顿时急了,急忙就爬上了中路台阶,一把将它抱在怀里。 可当抱住它的一刹那,我的心却立马凉了半截。 这……走上中路的台阶了。 在这一刻,我惊恐的吞了口唾沫。 就在昨天晚上,周海平还亲口说过,不要走中间这条路。 因为在这条路上,有个惹不起的坟墓,好像是什么李家媳妇……可是周海平也说的很清楚, 那就是我只能转身一次必须是在准备回去的时候转一次。 此时此刻,我的内心犯了难。 走中间这条路,有危险。 但现在我不能回头,一旦回头就代表着失败。 可是,疯女人会在今天晚上找我,根据周海平所说, 到时候我将必死无疑。 如果继续往下走,那我会有风险;可如果我放弃的话, 那一定会死。 既然如此,还不如继续往下走算了!我深吸一口气, 鼓起勇气继续往下走。 因为我觉得,我遇到这种事情已经够倒霉了, 应该不会更倒霉了吧?太阳已经下山了天地之间是一片蔚蓝, 让视线变得有些模煳。 第一座坟墓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这山上只有我一人, 难免觉得有些害怕。 在我路过坟墓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凉气。 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我竟然觉得身后好像有人在跟着我。 但我不敢回头看。 等过了这个坟墓之后,那凉气忽然就没了,又变成了夏天闷热的感觉。 可是在我的脖子后边,却有一股阴凉的气,时不时吹到我的身上。 我的内心越来越害怕,却不敢让脚步停下。 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玉箫小说] 回复数字54,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走着走着,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竟然真的轻了一些并且也变得冷了一些, 而黑狗崽就在我的怀里安睡着。 就在这时,我路过了第二座坟墓。 这第二座坟墓,竟然是比刚才那第一座坟墓还要冷, 甚至让我打了个哆嗦。 就在这时,我感觉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忽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更加寒冷的感觉身体也比刚才更轻飘飘的。 黑狗崽还在我的怀里睡,只是睡的没刚才那么安稳, 一抽一抽的。 我害怕的往前走着,当路过第三个坟墓的时候, 这里的凉气没有第二个强烈我的身体也没有任何变化。 随后我发现了,只要我路过的坟墓更阴冷,那我身体就仿佛换了一个鬼上身。 越厉害的鬼就能让我越轻,也会让我脚踮得越高, 但都没达到前天疯女人让我梦游的那个程度。 当天快要完全黑的时候,我怀里的黑狗崽总算是不安的叫了起来。 这让我深深的松了口气,于是我打算转身回去。 就在这时,我看见了前边有个小小的坟墓。 那坟墓很破,甚至连碑文都没有,就是胡乱竖了个石板。 我没有将它放在心上,正好那破落的小坟墓前有个大台阶, 我可以在那转身。 于是我就往前走了两步,可就在我准备转身的一刹那, 一阵寒冷刺骨的凉气竟是从那破落的小坟墓里传了出来!那阴冷的温度, 竟是让我连动弹都觉得困难!刹那间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玉箫小说] 回复数字54,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我怀里的黑狗崽仿佛受了刺激一样, 挣扎着从我怀里跳了出去。 它摔在地上,吃痛的嗷呜惨叫一声,一瘸一拐的往山下狂奔。 我心中大惊,不由得想起了周海平说过的话, 连忙也想往下跑。 可就在这时,那黑狗崽忽然倒在地上,还吐出了一口鲜血, 不知死活。 我的身体不受控制踮起了大脚趾,脚腕呈现出了九十度的垂直, 仅仅用大脚趾的指甲支撑着全身可我的脚却感觉不到身体有任何重量。 冥冥之中,好似有一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让我连口水也吞不下去, 唿吸都觉得万分困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