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在一间小公司上班,只是当个小小设计师。 生活蛮平淡的。 有一个交往了几年的女友。 总觉得生活中缺少了一些活力,却也说不上为什么。 直到有次公司来了一位新的女同事。 才慢慢改变了我的上班生活。 ? ? 其实她的条件并不是很优,身高155公分 体重约50多公斤(目测), 胸部顶多是A+或是B-的罩杯。 屁股也小小的。 但是喜欢哈啦的开朗个性,让我印象很深。 还有就是她不论穿哪种鞋子都不会穿袜子,一律赤脚穿鞋。 加上她在办公室都习惯换穿夹拖。 真要说她身上的优点,大概就是那双脚保养的很好, 没有任何的硬茧或是老皮脚的外型跟指甲也OK。 这对于恋足的我有着很大的吸引力,让我每次经过她的座位或是跟她擦身而过时, 眼睛都会不自觉的盯着她的小脚心里都会有起依股莫名的兴奋。 后来渐渐熟了,就会跟她斗斗嘴,或是一起去买点心吃, 但是互动也仅止于此。 顶多是同事邀一起去唱歌,才能更贴近她,一边闻着她的发香, 偷瞄着她的美脚一边假借人多贴着她的身体。 但是除非我动作太大,否则她多半都会让我轻轻触碰她。 ? ? 直到今年过农历年,公司按照惯例的举办两天一夜尾牙旅游。 同事们都会携家带眷参加,我则是因为家人有事, 所以一个人去而她也是一个人参加。 在晚宴上大家玩的很疯,酒也喝的很多,大概是为了要把一年累积的怨气发泄光。 所以我就偷熘出来到外面透透气。 当我一走到户外,她已经出来不知道多久了。 于是我便过去跟她聊天,现在回想起内容我已经不是记的很清楚。 比较清楚的是只记得最后聊到我们两个孤男寡女在这边好像很无聊加上晚上有点冷, 于是回我房间看电视。 房间没椅子,于是两人坐在床边,电视才一打开, 频道刚好就在A片台正当我尴尬想转台,却被她阻止还将遥控器抢走。 ? ? 她: 「恩~!干麻转你们男生不是都很爱看这种吗」? ? 我: 「最好是我日日夜夜都在看这种啦!」? ? 她: 「少来!不然电视怎么会刚好停在这边!」? ? 我: 「你问我好啦, 我要转了啦!我不想看。 」? ? 她: 「唉唷!胆小鬼!」? ? 我: 「对呀, 我胆小。 怕被你怎样呀!」? ? 她: 「是你会把我怎样吧」? ? 或许是因为我喝多了酒而有了酒胆, 或许是她真的醉了乱说话刺激到我的潜意识于是我将她按倒在床上, 想藉由雄性的优势抢回遥控器。 却不知怎地我中断了我的动作,而是按住她的手看着她。 接着我吻了她的脖子,她也被我的举动吓到了。 大概是想说一个单纯的打闹却开始慢慢失控。 ? ? 她: 「你在干吗」我没有回答她。 我慢慢的从她的脖子吻到脸颊再到耳垂,而我下体也早已起立并且边隔着裤子摩擦着她的大腿。 原先轻微反抗的她,慢慢的也开始变的顺从。 我先起身把我身上的衣服脱下,再慢慢的帮她把衣服脱下, 随着一件一件衣服解开她身上雪白的肌肤也呈现在我眼前, 当我帮她脱到内裤时她娇羞的夹着大腿,似乎想在最后还保有一点理性。 我转而舔着她全身的肌肤,从肩膀往下,滑过腋下, 经过腰再拉回到小巧可爱的胸部。 我在她胸部上花了点时间爱抚她,最后是她主动将内裤脱了。 ? ? 正当我准备要进一步时,却听到睡同间房的同事准备开门的声音。 我们俩当下以为完蛋了!会被别的同事发现!却也只能消极的将她藏到棉被里!所幸这个喝的醉醺醺的同事只是要去泡温泉, 回来拿盥洗用具。 所以没有多作停留也没有发现我的棉被里藏着另一位女同事。 等她出去后,我便赶快下床把门锁好,再回到床上继续逗弄她。 我开始将她的脚抬起来从大腿外侧开始舔,沿着膝盖到小腿。 ? ? 她: 「不要啦!脚没洗很脏!」但是我恋足的慾火已经高涨, 根本不理她的哀求而是仔细的连指间都舔过一遍。 ? ? 她: 「欸!再不快点,搞不好又有人要回来了。 」她的顾虑打断了我的爱抚。 于是我把她身体摆好位置,慢慢的将我的肉棒插入她早已湿漉的小穴里。 ? ? 她: 「嗯!」在我插入的同时, 她轻哼了一声。 ? ? 我: 「你该不会还是处女吧」? ? 她: 「谁像你呀!我以前就有跟我前男友做过好不好!」? ? 我: 「那你还唉唉叫!」? ? 她: 「没有好不好, 我只是太久没做突然不习惯!」她打了我的头一下。 ? ? 我们一边做爱,一边聊着彼此的性经验。 不知为何我突然想到我的女友,却一点愧疚的感觉都没有, 事后想想还挺糟糕的。 我的腰规律的摆动,规则的节奏透过男女交合的地方传递到她身上转化成一阵一阵的呻吟。 过没多久,我都会感受到她身体因为高潮而产生了轻微痉挛, 此时两人眼神交会我从她眼神中知道她已经满足了数次, 希望我能尽早结束。 ? ? 我开始将先前保留的体力用来做最后冲刺, 期间还无预警的勐力深插个几次。 在此她便用她的美脚用力抱住我的腰,正当我准备要射出来时, 我突然惊觉「我没有戴保险套!」于是我赶快要求她将脚解开 所幸射出来的同时我的肉棒也及时抽了出来!真是惊险!看着我的精液遍布在她的小腹上 却也没时间温存。 我跟她很快的整理好各自的衣着,然后确认外面走廊没有其她人, 便送她回房间然后互道一个晚安。 ? ? 隔天早上,用完早餐后,我回到自己房里整理行李。 因为距离退房时间还有一小段时间,所以我也呆在房里无所事事。 同房的同事因为有事要先搭开车来的同事的顺风车, 于是房里就我一个人。 突然听到敲门声,过去开门发现是拿着行李的她。 害我是带点惊讶又有些尴尬。 ? ? 她: 「啊~你没到地下室去打电动喔」? ? 我: 「那电动都好旧, 不想打。 」? ? 她: 「那你不就很无聊。 」? ? 我: 「还好啦。 那不然你想干麻」? ? 她: 「厚~昨天就给你占了便宜, 你还要喔」还顺势打了我头一下。 ? ? 我: 「也不是不行啦,看你要不要速战速决」我看着手表度量一下时间, 并贪婪的问了这个问题。 ? ? 没想到她也挺阿莎力,就答应了我。 有了昨天的教训,我这次记得要先锁门。 然后两人各自脱完衣服后再度回到床上。 这次我直接从舔弄她的小穴开始,等到她的爱液量多了, 便直接进入正题。 过没多久,有人敲门,是主办这次尾牙活动的同事来点名顺便提醒上车时间。 ? ? 同事: 「再过30分钟车就来了喔。 」? ? 我: 「喔,我知道了。 」? ? 正打以为打发走同事,没想到同事又在门外问我知不知道另一位女同事在哪里, 我嘴巴上说不知道并承诺会帮忙联系殊不知其实那位女同事正被我压在下面跟我交媾中。 我无奈的看了一下手表,所剩时间不长,于是让她高潮一次之后, 便用口交的方式射在她的嘴巴里。 ? ? 离房时,我们很有默契的走不同的方向往集合地点前进, 回去的路上以及到达目的地各自回家时我们也没有任何的互动。 大概是作贼心虚吧搞不好人家在背后里已经发现我们在这次的尾牙旅行中做了苟且之事而私下议论纷纷。 之后的日子也是一如往常的重覆着上班生活。 ? ? 有天我单独跟她搭电梯,正当要跟她哈拉, 她却先问我那天跟她发生关系的心得。 真是大胆!我便开始吐槽她。 就在你来我往的一阵互相吐槽之后。 她说出她的真心话,她觉得她不该跟已有女友的我发生关系, 却又对这种彷若偷情的刺激感难以忘怀,于是跟我约定一些暗号。 ? ? 如果我想要约她,就在经过她座位时轻咳两声, 如果她同意就会在左脚踝戴上银色脚链如果无法配合就不戴, MC来的话就戴红色脚链。 反过来,当她想要约我时,就在右脚踝上戴上银色脚链, 如果我OK就在身后的办公隔间的透明玻璃上用红色白板笔画一个图案 如果无法配合就在玻璃上贴一张小卡片。 但是约定到现在却彼此从没约过,我打算待会将这篇文章写完之后就去约她。 而她会不会戴上银色脚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