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手机给我!」 阿竹无奈地递出去自己的手机。 「不好好上课!看小说!下课后去我办公室拿!」 收走阿竹手机的是他的大学英语老师柳妍儿, 这是阿竹上大学两年来第一次上课玩手机被老师收走。 同学们都感到很诧异,都上大学了,哪里还有老师上课管你玩手机的?同时大家也都幸灾乐祸的看着阿竹那副无奈的样子。 竹煜将书本翻到今天讲的那一课,然后, 双手撑着脑袋看着他这个新来的英语老师在讲台上讲课, 可他的心思全然没有在听柳妍儿讲的什么而是看的英语老师。 现在整个学校谁不知道大二英语柳妍儿老师的芳名呢?也是啊, 她20岁大学本科毕业接着就被学校保研,结果她两年内不仅将研究生学位拿下, 博士学位也捎带着给拿了。 其实这不算什么,但她不像别的学霸那样相貌平庸, 反而长得很漂亮不仅漂亮,身材还属于魔鬼级别的, 很能挑动男人的慾望。 这么说吧,大学没有不逃课的男生,但是到目前为止, 从来没有男生逃过柳妍儿的英语课虽然柳妍儿任课时间才一两个月。 现在情况还是好的,柳妍儿刚开始上课那几天, 几乎天天有好些别的系的男生来旁听虽然一点也不听。 柳妍儿老师当然知道这些男生因为自己的美貌而来, 但是并没有因此有什么骄傲因为她已经习惯了, 所以头一天上课 她就立下了规矩: 上她的课, 必须规规矩矩的不准玩手机,不准睡觉,不准说话。 这规矩立下来没几天,那些好事的男生果然都熬不住, 只半堂课便走了一半。 当然也有些坚持不懈的,为了能见到柳妍儿老师, 她的课几乎堂堂不落下甚至还有男生给她送花, 这还是某个男生无心中从花池中采了一朵送给她 并且还被柳妍儿收下后给的某些男生的提示那些有心有钱的男生便天天一束玫瑰花放在柳妍儿的讲台上, 比如现在讲台上就放着一朵妖艳的玫瑰。 柳妍儿倒也来之不拒,都收了下来。 阿竹的同桌柱子碰了他一下, 道: 「英语老师好看吧?」阿竹瞥了他一眼, 道: 「我在想我的手机!」 柱子白了他一眼 道: 「得了吧 看就看呗!怕啥?咱教室后面那些男生还不是为了看咱老师才过来的?」 阿竹道: 「可怜了那朵花, 白白沾了那么多的粉笔末子。 」 柱子恨恨的道: 「别提那些花了, 她收下也仅在办公室放一天第二天早起一打扫屋子就全扔了!」 「你怎么知道?」 「我每天晚上巡视教学楼关灯, 你知道吧?」 「嗯!学校给你安排的勤工俭学嘛!」 「咱英语老师把那些花一瓣瓣的掰得满楼道都是 而且一台阶一片!你说她是闲的不?」 「真的假的?」 「我骗你干嘛?刚开始把我吓了一跳 大晚上的跟闹鬼似的!」 「可能是柳老师真的闲得无聊吧!」 「切 那些花多贵啊!她倒好都给扔了。 扔旧扔吧,还一片一片的扔,昨晚我在西北角二楼楼梯口闻到一股子尿骚味, 说不准就是她养的那只宠物狗尿的呢!」 「别瞎说 柳老师这么漂亮学历这么高,怎么会做那么没有觉悟的事情, 说不定是从哪儿跑来的野猫野狗干的你也知道咱们学校那帮爱心泛漤的女生总爱买些零食喂那些野猫野狗的。 」 「也说不准还真是!」 这时,下课铃响了, 柳老师道: 「课代表把上回的作业收一下, 送到我办公室!」同学们一阵欢唿总算下课了, 开始一天最后的狂欢。 因为这是晚上的一节课,英语课安排不开,就给排到了晚上, 现在下课也就9点半。 柳老师一走,那一帮男生尾随其后嘘寒问暖, 柳老师时而笑笑。 「你不去拿你手机?」柱子问。 「等会子再去, 你看看那帮人!」阿竹道: 「我先睡一会子!」 教室里人唿啦啦的走了一大帮子, 只留下几个人还在那里抄作业课代表在一旁不停地催, 因为她的对象在门口等着她。 阿竹感觉时间差不多了,然后就往英语老师柳妍儿的办公室走去, 到了她的办公室竟然还有一男生在陪着她,那男生手边放着一大包的零食, 旁边竟然还放着两根黄瓜这家伙什么也送啊? 见阿竹进来了, 二人就停止说笑。 「好了,阿竹你来干嘛?」她笑着道。 「来拿手机。 」阿竹慢慢道。 「哦,我想起来了,那你应该知道我定下的规矩。 来吧,把这张英语六级卷子做了。 」柳妍儿笑着道。 「哦!」阿竹木讷的道。 「嘿嘿!」那个阿竹不认识的男生幸灾乐祸地笑了, 柳妍儿见状 也在他面前放了一张: 「你也一起做!」 「啊?」那个男生直接傻眼了, 急忙道: 「柳老师我刚想起来我被子还在外面晾着, 我先走了!」说完就跑了阿竹和柳妍儿老师都笑了。 那个男生刚跑出去,课代表拿着一沓乱七八糟的作业过来了。 「收齐了?」柳妍儿问。 「嗯, 齐了!」课代表道: 「那老师我先走了。 」 「好,晚上好好玩!」柳老师看着门外她的对象戏谑道。 「柳老师讨厌!」课代表笑嘻嘻的走了, 还回头看了一眼在做英语卷子的阿竹。 那男生被柳妍儿的一笑都呆在门口了。 关上门。 门外, 课代表吃醋地说: 「我们英语老师好看吧?」 她对象哄着道: 「好看, 不过没你好看!」 课代表明知他说的假的 但还是很受用 笑道: 「骗人!」 柳妍儿听着门外的说笑声, 自己也笑着坐了下来阿竹侧眼看了,便回不过神来。 对于一个工科类学校来说,女生的比例是非常少的, 长得差不多的基本上都有了对象像他这样脸上痘痘丛生, 一年四季衣着基本不变的人来说根本没有女生会看上, 这也是阿竹几次表白失败后愈加沉默的原因。 而现在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的女的在自己面前, 怎么能不动心呢?哪里还有心情做英语卷子。 柳妍儿感受到阿竹的目光,扭头看去,阿竹脸唰的低下, 柳妍儿笑了。 阿竹起身道: 「柳老师,我回302教室做卷子。 」 柳妍儿笑道: 「行!记得10点半的时候交给我。 给你手机,下次注意!」阿竹应了声,拿过手机便赶忙退了出去。 阿竹一边骂自己没出息,一边找教室,来到302教室, 见到自己追过的女生在跟一个男生在那里小声的调笑 连忙退了出来挨着教室找,总算在317教室发现没恋爱的, 只几人在学习他便靠后边找了个角开始做英语卷子。 说实话,阿竹的英语在高中还是不错的,但是到了大学上时间不学也就落下了, 阿竹硬着头皮慢慢做。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等阿竹醒来时, 眼前一片漆黑他拍了拍头,想起来自己是做英语卷子时睡着了, 现在应该是在教室。 靠,被锁在教室了!他拿出手机一看,手机关机了, 是自己想尽快把英语试卷做完时给关了。 他开机一看,已经半夜12点半了!紧接着就是十几个舍友的未接电话, 阿竹不禁一阵感动。 回宿舍去吧,看门的是好友柱子,应该没问题, 看宿舍的大爷估计不会给开门少不得就得跳窗户了。 阿竹将英语卷子折好装进裤兜,拿好手机往外走去。 当他走到门口,准备开门时,听到一声女生的呻吟, 把他吓了一跳阿竹回过身看着黑漆漆的教室, 分明一个人也没有。 这时又是一声女生的呻吟,还是那种慾望被憋着想发泄又不敢大声的样子, 阿竹顿时明白了可能是某对情侣在隔壁教室开战了。 阿竹回过身,因为刚才的那一顿,他动作就有些慢了, 原先他到门口就直接把门开了就走现在他则停下, 要慢慢地把门打开了。 那门本来就没锁,他只轻轻一推,便熘开了一条小缝儿, 往外偷看这一看不要紧,把阿竹刺激得是兽血沸腾! 门外皎洁的月色透过玻璃洒在水磨石的地面上, 宽敞的走廊里月光照到的地方明亮一些照不到的阴暗一些, 泾渭分明。 因为是三间大的阶梯教室并列,每一间之间又有相当大的空间, 那走廊相当宽敞足足可容纳好几百号人。 就在这317和318教室中间,银灰色的月光下, 一个赤裸的女子仰面躺在地上一头长发披散在地上, 这女子手中拿着一物在下体不停地抽插着一对奶子被双臂挤得高出许多, 修长笔直的双腿大开着耸立在空中不停地摇晃 口中「咿咿呀呀」的哼唧着在这黑灯瞎火的教室里, 既诡异又刺激! 可惜阿竹根本看不清这个女子是谁, 但是仅仅她这傲人的身材在这美女本就稀少的学校里很容易分辨 但天太暗阿竹难以看清楚,想出去却又怕惊吓了她。 看着她在那里玩得正兴奋,阿竹下体不知不觉也硬了, 手慢慢将裤子褪下将下体拉出来慢慢地撸了起来。 那女生插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兴奋,呻吟声也渐渐地大了起来, 阿竹的下体也越来越硬眼见就要射了。 斜对面一道灯光闪过,阿竹当时就愣了,更惊慌的则是那个女生, 恐怕她也没有想到这大半夜的还有人来巡视还以为是自己声音太大将看楼门的给惊动了, 于是赶紧的爬起来四下张望了一下,见317门开了个缝儿, 哪里还多想赶静悄悄的爬了过去,幸好她是光着脚, 没有多大的声响。 阿竹见那个女生往自己这边过来了,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 就直接躲到了门后谁想那个女生打开门的时候弄了点动静, 让巡视的人听见了: 「谁呀?」这女生当机立断 一下闪进门去躲到了门后,正好撞到阿竹怀里! 那女生这一下可着实惊着了, 张嘴就要大叫阿竹本也是害怕,见她要叫,立马将她嘴给摀住了, 那女生根本没有想到门后会有人刚想喊就被摀住了嘴, 挣扎着要逃脱阿竹见状立即将她抱住, 轻声道: 「别动, 小心被发现!」那女生睁着惊恐的大眼一看抱着自己的男生, 又听到他的话立马安静了下来。 巡视的人已经到了门外,阿竹顿时紧张起来, 同时她怀里的女生也绷紧了身子想必也很紧张。 这时, 听那人道: 「这里怎么有滩水?」阿竹听出来是柱子的声音: 「这么骚气!」 柱子转眼看见317的门开着, 就往这里走听着柱子的脚步临近,阿竹和那女生登时更紧张了。 忽然,「喵~~」的一声,一只野猫从另一侧的楼道跑了出来, 还冲着柱子叫了两声柱子止住脚步, 骂道: 「死猫!」那野猫一声叫跑开了, 柱子也回头往回走了。 听着柱子走远了,阿竹长出一口气,放松神经后, 才发现自己触手处一片滑腻柔软下体一下子又挺了起来, 正好顶在女生敏感的部位。 阿竹一紧张,就射了出来,手也松了,将那女生放了开来。 谁知那女生经这一刺激,本来要到的高潮也来了, 一股水「哗哗」的流了出来将阿竹的裤子也湿了个透。 阿竹一松手,她浑身无力的软倒在地上,身体因为高潮抽搐着, 娇喘不止同时阿竹听到「卡嚓」一声脆响。 阿竹再看这女生,哪里是女生,分明是自己的英语老师——柳妍儿!「柳……柳……柳老师!」 「嗯……嗯……啊……阿竹!」 柳妍儿因为高潮的缘故浑身绵软地躺在地上, 身体微微地抽搐秀发凌乱地洒在双肩,双乳也因为身体的抽搐而微微晃动, 那两颗樱桃在夜晚凉爽的小风轻抚下硬了起来 纤细的腰肢扭动着使她躺得更舒服一些那双修长的美腿交错着掩住下体, 整个身体在清凉的月光下分外诱人。 阿竹目瞪口呆地看着躺在地上微微颤抖着的柳妍儿老师, 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头一个想法是她是被人胁迫的!可看样子又不像。 阿竹下体勐地耸起,让他清醒了过来,立马转过身来。 阿竹虽说上了大学,但思想还是挺保守的,他喘着粗气, 忍着涨得疼痛的下体 道: 「柳老师,你没事吧?你能先穿上衣服吗?这是怎么回事?是有人威胁你吗?」说着, 给了自己一嘴巴 道: 「柳老师,对不起, 我先出去你先穿衣服!我去找柱子帮忙!」说完就要开门出去。 柳妍儿一听阿竹说要出去, 大惊道: 「别!别动!我没事, 千万别找别人不然我就完了!」 阿竹想回头又不敢回头, 道: 「柳老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柳妍儿苦笑道: 「阿竹, 你相信柳老师吗?」 「相信!」阿竹痛快道。 「那老师能相信你吗?」 「……可以!」 「好, 今晚的事我会给你解释的。 」顿了下, 柳妍儿下了很大的决心道: 「你先过来帮老师一个忙。 」 「您说吧!」阿竹不敢回头,也没动。 「你过来一下,来老师身边。 」 「柳老师您还是说事吧,我过去不方便。 」 「没有什么不方便的,都是成年人了, 该知道的你也知道。 再说,你不过来怎么帮我?」 「哦!」阿竹应了声, 便慢慢转过身来到柳妍儿身边,两眼飘忽,不敢直视她的身体。 这时柳妍儿已经坐了起来,见阿竹过来, 便拉着他蹲下来: 「你长那么高干嘛?」 阿竹被柳妍儿一拉 身体就是一颤顺着她一拉就蹲了下来,映着月色看着柳妍儿精致的面庞, 甜甜的微笑心里一动,赶忙移开视缐,往下看去, 却正瞅着柳妍儿那双傲人的双乳阿竹赶紧将脸甩向一边, 看得柳妍儿「咯咯」直笑。 「柳老师……」阿竹后半截话被柳妍儿手给堵上, 道: 「从现在起你叫我妍儿就行!」 「啊?」阿竹惊奇的看向柳妍儿, 立刻又转过头: 「不……不好吧!」 「没事 只咱们俩的时候你叫我妍儿外人面前你还叫我老师。 」 「好吧!」 「叫一个听听。 」 「呃……嗯……妍……妍儿!」 「嗯, 好了不逗你了。 你看这是什么?」柳妍儿拿过一件东西递给阿竹, 阿竹扭头接住立马转过头去, 对着月光一看: 「黄瓜?黄瓜把?这怎么了?」 「我想让你把另外半截给我弄出来。 」 「弄出来?弄那半截黄瓜干什么?柳……妍儿, 赶紧穿上衣服吧你衣服在哪儿?我给你拿去。 」 「我……我衣服在办公室放着。 」 「钥匙在哪儿?」 「钥匙被我塞到黄瓜里面了。 」 「啊?干嘛塞那里面?就是那半截黄瓜?那在哪儿呢?」 「在……在……」这时的柳妍儿反倒扭捏起来, 她感觉自己的脸好像烧着了一般 蚊子般声音道: 「在我的……在我的屁眼里!」说完, 刚才还调戏阿竹的柳妍儿扭过头将身体背对阿竹, 把丰满光滑的屁股向阿竹撅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