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嘿。” 张大雷正在做一个梦,梦里他和一个背影美如画的女人缠绵着, 别提有多么的舒服了。 “砰砰砰!”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张大雷刚要看清楚梦里女人的相貌, 就被惊醒了过来气得他嗷嗷叫着,“娘的,谁啊?”打开门的刹那, 他眼睛都看得发直了。 来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二十五六岁,她的五官精致, 脸蛋粉嫩的雪白的粉颈,很迷人,尤其是她浑身散发的那种成熟女人的气质, 让张大雷顿时就有了反应。 他勐然反应过来,自己可是村里有名的傻子, 可不能让人发现他不傻的真相。 全村人都知道,他张大雷前几年害了一场病, 从此就傻了要不是前不久,他从枣树上掉了下来, 也不会恢复了神智。 虽然傻了,但这几年的记忆还是在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几年, 二姐在省城读大学唯独大哥留在农村,照料着他。 昨天,大哥跟嫂子出去了,就把他一个人留在了家里。 想到这,他眼珠子一转,又露出了憨憨的笑容, 嘴角还挂着一串串口水。 “大雷,你还愣着干啥?不叫我进去坐会?”林晓兰是张家村的小学老师, 是村里有名的大美女。 她老公也是本村人,不过常年在海上漂泊,一年只回来一两次, 村里惦记她的可不在少数。 张大雷犯傻的时候,因为大嫂跟林晓兰关系很好, 所以见过她很多次但毕竟那时候傻,不知道什么叫尤物。 这样的女人,要是能够抱着睡觉,那滋味……张大雷傻呵呵的笑着, 口水流了一地。 林晓兰见状,还以为张大雷又犯傻了,眼里不由有些疼惜, 柔声道: “大雷快进屋,你家嫂子放心不下你, 说这几天让我来管管你。” “哦,哦!林老师好。” 张大雷一听,顿时乐了,想起接下来几天要跟林晓兰同住在一起, 他心头那股邪火直窜小腹忍不住兴奋的浑身发抖。 他很“听话”地闪开了一条路,把林晓兰迎了进来。 林晓兰接着忙碌了起来,烧火做饭什么的。 张大雷也不说话,就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今天林晓兰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将身前的高耸束在了一起, 随着她急促的唿吸此刻一颤颤的,美丽极了。 张大雷的目光放在了那里,那雪白的柔软,不由地看呆了眼, 口水差点又要流了出来。 好在林晓兰并没有太注意,在忙碌的过程中, 身前的扣子反而突然松开了。 久违的视觉冲击,当张大雷心脏也勐烈地跳动起来。 “大雷,你傻看着干啥,吃饭吧。” 林晓兰喊了喊,可张大雷却一动不动,只是盯着她, 目光说不出的怪异她顺着张大雷的目光低头一看, 顿时整张脸都红了 啐道: “你个大雷,也不知道提醒一下姐。”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松掉的纽扣给系上。 张大雷嘿嘿笑着,心里头说不出地开心。 原本,他想把恢复神智的事情跟大家说的,但今天才发现, 装傻还有这样的福利。 这一刻,他早打消了告知实情的念头,想起接下来跟林晓兰同居的几天, 心头突然生出了无限的期待。 张大雷也说不清自己在期待什么,直到晚上夜幕的来临, 他才发现看到的远比自己期待的要精彩的多……第二章第2章“大雷, 快给我拿一壶开水过来。” 吃完饭,收拾完碗筷,林晓兰在里屋喊了一声。 张大雷有些奇怪,但还是很顺从地提了两个开水壶, 递给了林晓兰。 “大雷,你先出去,姐身上脏兮兮的,想洗个澡。” 林晓兰把张大雷赶了出去,然后关了门,接着里面就传来了淅淅沥沥的水声。 张大雷心里开心极了。 久居在大哥家里,这房子的虚实他早就掌握了, 他迫不及待地来到另外一个房间然后把个砖头扒开, 眼睛往前一凑立刻看到了里面的虚实。 林晓兰刚脱掉衣服。 “哗啦啦!”水声又响起,水沿着她的雪颈流下, 发出晶莹剔透的光芒。 她的身材比例很好,在空气中肆意荡漾着,小腹以下没有一丝的赘肉, 那修长的大腿白皙娇嫩的肌肤,看得张大雷眼睛差点都要凸了出来。 林晓兰恐怕都没想到,现在已经被张大雷给看了个精光。 作为一个嫁了人的成熟女人,老公常年在外, 空旷久了怎么会没有那方面的需求,但她在外人眼里, 一直都是冷冰冰的可又有谁知道,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 她内心的渴望比任何女人都要强烈。 洗澡的时候,她习惯了抚摸自己,伴随着嘴里发出的一阵愉悦的声音, 她身体竟然慢慢有了感觉。 “唔!”脑子里幻想着老公,开始扭动身体,用上了各种臆想的姿势。 咕哝。 躲在暗处的张大雷,勐吞了好几口唾沫,他哪想到能看到这一幅令人喷血的香艳画面, 他现在脑子嗡嗡的恨不得立刻上前,给她男人的怀抱和安慰。 林晓兰的哼吟声越来越大,张大雷听得是小腹邪火勐窜, 浑身像是被蚂蚁爬过一般难受。 其实,村里人都不知道,他张大雷某些方面比驴还要雄厚, 现在又到了荷尔蒙飙升的年纪变得更加的雄赳赳了。 他一边看着林晓兰,一边开始解决心中那团火焰。 许久许久,他发现心中的火没有熄灭,不管怎么纵情倾倒, 都浇灭不了。 透过墙角昏暗的灯光,看着那诱人的雪白,性感的美背, 他真想亲手给林晓兰拔拔火罐让她尝尝自己的厉害。 可接着他又担心,一旦被林晓兰知道了,肯定会被认定成流氓, 一旦捅出去了那还不被人戳嵴梁骨啊!咦?等等, 我不是个傻子吗?对啊!真要发现了谁会跟傻子一般见识的?村里人也只会当成个笑话。 想到这,张大雷的目光越来越亮,嘴角浮出一抹奇异的笑容, 此刻他心里生出了一丝邪念,胆子也随着小腹的邪火慢慢地开始膨胀……第三章张大雷先是跑了出去, 把浑身都打湿了然后跑到林晓兰洗澡的房间前, 哭丧着脸喊道: “林林老师,我……我摔跤了, 好疼。” 林晓兰正在兴头上,被张大雷给打断后,不由有些羞恼。 可下一刻,就听到门外“咚”地一声,应声开了。 “林老师,我疼。” 张大雷不管不顾,撅起嘴飞快地跑到林晓兰的面前, 在他的眼里一丝不挂的林晓兰尽收眼底。 被张大雷强闯了进来,林晓兰有些羞涩,她俏脸微微一红, 但毕竟是过来人很快就恢复如常,神色淡然的取来了衣服挡在了身前, 抬眼看着张大雷湿漉漉的狼狈模样心里不禁好气又好笑。 她暗叹了一声,这是个傻子,跟他一般见识干嘛?想到这, 林晓兰语气一缓 问道: “你哪里疼了?”“我, 我刚去给林老师打水路上摔,摔了一跤,嘶, 这还有这……可疼了。” 张大雷指了指膝盖,说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趁林晓兰不注意的时候,双眼贪婪地看着那雪白的娇躯, 再闻着林晓兰身上淡淡的香皂味他差点就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去, 把林晓兰按在身下。 “那林老师给你揉揉吧。” 林晓兰哪想到张大雷心里转了这么多道念头, 她披了一件肉色的薄裙将身上那美好的风光遮住了, 然后示意张大雷坐了下来。 “咦?”林晓兰准备给张大雷揉脚,可却被一个东西给戳了一下, 她愣了愣 问道: “大雷,你身上还带了根棍子?”“没, 没有啊。” “没有?”林晓兰在他身上胡乱摸了一阵,等再感受后, 脸顿时红到了耳根心里不由惊叹,没想到张大雷是个傻子, 但那玩意也太可怕了吧?要是坐在上面那滋味……想到这里, 林晓兰浑身不由一阵燥热。 张大雷将林晓兰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暗喜, 看来他已经成功地勾起了林晓兰的兴致他虽然没真正碰过女人, 可在家里看哥和嫂子亲热的画面并不少。 场面的气氛暧昧,但张大雷显然不想错过这绝好的机会, 笑得一脸白痴样儿 说道: “林老师,你……你学问那么好, 教教我数学啊。” “为什么要学数学啊?”林晓兰自从发现了张大雷的本钱后, 连带着对张大雷的热情也高涨了起来。 “嫂子每一次,都说我带了一箩筐的茄子,可, 可我身上明明就一个啊。 嫂子肯定算错了。” 张大雷装作很委屈地说道。 “学好了数学,嫂子就算不过我了。” 林晓兰一愣,然后瞥了一眼张大雷那处,心里顿时一阵荡漾, 眼中有着一抹狡黠。 “好,那我教你数学。” 林晓兰柔声对张大雷说道: “大雷,普通的学习办法太慢了, 老师用新的学习方式教你好吗?”张大雷一愣: “啥方式?”林晓兰俏脸微微泛起红的说道: “就是…待会我…”说着抓起张大雷的手 直接伸进了自己白嫩的雪峰中间脸色微红,轻咬着下嘴唇。 “老师数一下你就捏一下,数三下你就捏三下, 好不好…?”第四章第4章温软的触感张大雷全身都是酥麻起来。 听到林晓兰的话,更是差点没乐出声来,真有这种好事?不过他很快就开始狐疑起来, 要是林晓兰这样做是为了试探自己呢?如是想着 他赶忙摇摇头: “不揉不揉,会被打的!”闻言林晓兰忍不住捂着小嘴笑了, 虽然脸上依旧是挂满了诱人的红晕但眼神里却多了几分喜色。 看来这傻子果然什么都不知道,那就算自己让他摸了, 只要稍微吓唬他一下他以后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没事的大雷, 这次我破例允许你这样。 但是以后你可不能抓别人的,否则就会被打。 当然,你也不能把这事说出去,不然也会被打, 而且会被打断腿!”说到最后林晓兰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 就像平日里训斥学生一样。 张大雷装作害怕的样子: “不敢不敢,不敢说!”但是心里却是美滋滋的想着, 林晓兰这小妞竟然还想让自己动手现在看来应该不是试探了。 难道说,她老公长时间在外不回家,所以她饥渴了?产生这个念头后, 张大雷顿时心花怒放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可就有便宜赚了, 可是村里所有爷们的梦呢!不过很可惜只有自己才能享福!“那好, 下面我们继续学习!”林晓兰正了正神色说道。 说完她数了一个数: “一!”张大雷下意识的就是捏了一下, 林晓兰‘嗯’了一声顿时感觉全身一股酥麻的电流感。 等张大雷松开后, 林晓兰又连忙说道: “三!”张大雷接着连续捏了三次。 林晓兰一脸的享受,脸上更是有着微微晕红, 轻张口着嘴有着‘嗯哼’声不断从喉咙传出…接下来林晓兰数数的时候, 张大雷抓住她那柔软而且充满弹性的山峰一下一下揉捏着。 “嗯~”“嗯…啊~”“……”被张大雷这么抓着, 林晓兰也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一边报数一边享受着释放的过程 现在的她真是太享受了。 “十。” 自从老公出差后也有两个多月,这段时间她都是靠自己用手来的, 可是女人自己来怎么比得上有个男人帮忙呢?哪怕这个男人仅仅用手抓揉她的胸部 那也比她自己来爽快的多。 这时候张大雷忽然停了下来,看到他停下,林晓兰皱起了眉头。 “不是让你抓十下的吗, 怎么现在只抓了五下就停手了?”张大雷怯生生的: “我想……我想左边和右边应该各抓五下的, 因为五加五等于十。” 听到张大雷这么说,林晓兰忍不住扑哧一笑, 旋即正色道: “行那你就左边右边各抓五下吧!”看着眼前认真抓揉的张大雷, 林晓兰忍不住想着男人果然都是一路货色,就连傻子占女人便宜的时候都比平时聪明了不少。 “好!”闻言张大雷脸上露出憨憨的笑容,同时也把左手伸出去攀登另一座宏伟的雪白山峦。 第五章第5章看着林晓兰脸上露出的迷醉表情, 张大雷双手抓的更起劲了甚至还时不时地揉搓两下。 而林晓兰并没有意识到张大雷现在的手法似乎不是一个傻子应该有的, 她已经完全沉浸到张大雷的抓揉之中。 一想到自己正被一个傻子肆虐,林晓兰就觉得心底里透着浓浓的兴奋。 她是个保守的女人,也是个忠诚的女人,不然的话老公常年出海, 她恐怕早就找了野男人。 但现在和张大雷这样做,林晓兰在心里告诉自己, 这并不是对丈夫的不忠诚只不过是为了让张大雷学的更快一些, 自己做出的一点牺牲而已。 身为教师,只要能教好学生,哪怕牺牲一点又能怎么样?这么想着, 林晓兰心里的最后一丝羁绊也给丢掉了全身心投入到享受当中, 感受张大雷那两只大手将自己的高耸山峰包裹着。 此刻的林晓兰眼睛紧闭着,俏脸上浮现出两抹诱人的酡红, 简直就像喝醉了酒一样。 她的檀口微微张开着,似乎是想呻吟出声来, 但是又顾及自己老师的身份所以不敢彻底呻吟出来, 只是一下下的微微张开喉咙中传出哼哼声。 吐气如兰,张大雷甚至能看到林晓兰口中那粉嫩的香舌。 真是太诱人了,如果有可能的话,张大雷真想噙住那香舌, 然后用力吮吸一番去品尝那绝美的甘甜!就在林晓兰和张大雷相互享受的时候,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 见状张大雷就把手松开,先让林晓兰打电话。 察觉到张大雷把手松开后,林晓兰原本那种酥麻舒爽的感觉立刻消失了。 她连忙对张大雷说: “大雷,从一数到一百, 不要停下继续数数!”张大雷闻言心中大喜,立刻笑呵呵的重新开始了起来。 原本消失的麻痒感再一次的恢复了,林晓兰脸上也重新露出舒爽的表情。 她慵懒的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时楞了一下, 竟然是老公周志恒打来的!奇怪一般周志恒白天都很忙, 只有晚上的时候才能给自己打电话今天这是怎么了?林晓兰想说让张大雷停下来, 但是又舍不得忘记这种舒爽。 她咬了咬牙,反正老公又看不到自己在做什么, 就算张大雷继续揉搓着自己也没事!于是她就大大方方的接通了电话。 “喂,老公,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来了?”“老婆, 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今天下午就到家!”手机里传来喜悦的声音。 “什么?真的?”林晓兰语气里也带着喜悦。 “哈哈,是啊,这次领导让我帮他办事,回来的路上刚好路过咱们县, 我可以在家待一天过两天再走!”周志恒笑着说。 “那……啊~……那太好了!”林晓兰说着突然忍不住叫出声来, 因为刚刚张大雷竟然用手捏了下她柔软顶部的粉红!第六章第6章这一击让她浑身颤抖 甚至都呻吟出声。 这是张大雷故意的,原本林晓兰正享受着自己的服务, 可她老公竟然要回来了那接下来自己还玩个屁啊, 怎么和林晓兰同吃同住?“怎么了老婆?”周志恒连忙问道。 林晓兰瞪了张大雷一眼,她倒是没有想那么多, 只以为张大雷刚才是不小心捏错了。 “没……没事老公,就是那个张大雷。” 林晓兰连忙回答。 “张大雷?难道是张大年的那个傻子弟弟?”周志恒想着说道。 “对对,就是他~!”林晓兰回答。 听到周志恒说自己是傻子,张大雷顿时心头火气, 心中冷笑着: 敢说老子是傻子你怕是不知道你口中的傻子正在绿你!这么想着, 张大雷力道不禁加大了三分力气而林晓兰也觉得更加舒爽。 虽然老公以前也这么做过,但感觉跟现在却是没法比, 为什么被张大雷抓着的时候会这么刺激这么爽?突然间 林晓兰想到了一点难道是因为自己现在正在和老公打电话的缘故?“老婆, 你怎么和那个傻子在一起啊?”周志恒疑惑道。 “是……是这样的,张大年夫妻俩有事外出几天, 托我到他们家照顾张大雷。” 林晓兰刚要说话的时候,张大雷又狠狠抓了她一下。 不过这次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强忍住没有叫出声来。 “是这样啊,那接下来可怎么办?我中午差不多就到家了, 你总不能让我在家里待着你自己跑去照顾那个傻子吧?”周志恒语气里带着郁闷。 听到他的话,林晓兰看了张大雷一眼。 这会张大雷依旧傻呵呵的笑着, 心里却是冷笑: 最好那样, 到时候你在你家一个人就独守空房老子在这里抓着你老婆的胸狠狠地揉!“嘻嘻, 老公你放心吧。 你好不容易回家一趟,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待在家里呢!回头我把张大雷带回家, 那样不就可以和你在一起又可以同时照顾他了吗?”林晓兰笑嘻嘻的。 “哈哈,好,那先不说了,我这边上车了,中午做一桌好菜, 我回家后要和你喝两杯!”周志恒哈哈大笑。 等挂断电话后,林晓兰皱着眉头看着张大雷, 张大雷刚才竟然用手狠狠地抓她而且还不是一下, 这就有问题了!“大雷你说,刚才为什么那么用力?”林晓兰说着自己的俏脸都忍不住红了。 看到她脸红的样子,张大雷更加心痒难耐, 但是嘴上却说: “林老师那样好好看, 想看!”林晓兰一愣这才忍不住苦笑,原来是因为张大雷第一次不小心捏了自己那里后, 看到自己露出的呻吟表情好看所以才会这么做的。 想到这里,她忽然俏脸通红,要不就让张大雷继续捏几下, 其实那样林晓兰自己也觉得特别舒服比只抓着胸部更加刺激。 “那……那好吧,你可以捏,但是不能一直捏, 而且你得轻轻的。” 林晓兰红着小脸说。 一想到老公中午马上就回来,下午两人就可以在一起享受夫妻生活了, 林晓兰只觉得心头一片激动甚至都比平时大方了许多, 同意让张大雷捏自己那里。 得到林晓兰首肯,张大雷哪还会迟疑,立刻就缓缓用力揉捏着。 第七章第7章而随着他的揉捏,林晓兰也是忍不住缓缓闭上了眼睛, 甚至都开始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声。 等快十点的时候,林晓兰就把张大雷带回自己家里, 她要给老公做一桌好菜。 来到林晓兰家里后,她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也不让张大雷抓着她的胸部教他数数了, 只是给张大雷打开电视播放动画片让他看。 张大雷也看出来林晓兰现在一颗心都扑在她那个海员老公身上, 心里顿时冷哼: 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小海员, 而且常常在外都没法满足你,换成老子,就算不上班也要天天把你林晓兰弄得哇哇叫!很快就到了中午, 等林晓兰刚刚做好一桌好菜后周志恒也来了。 周志恒三十岁左右,比林晓兰大不少,夫妻两人团聚, 自然非常高兴只是周志恒略微不爽的是,张大雷竟然也在场。 吃饭时候,林晓兰和周志恒聊了很多,同时也喝了很多红酒。 等吃完饭,两人都是有些醉意朦胧,林晓兰俏脸上也挂上了诱人的酡红, 看起来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一样让人忍不住啃一口。 周志恒色眯眯的看着自己的老婆,旁边的张大雷更是眼馋, 不过他还不敢直勾勾地盯着林晓兰看谁让人家老公就在旁边呢!吃饱喝足, 林晓兰醉眼迷离 转头对旁边还在扒饭的张大雷说: “大雷, 你回房间看电视吧西边屋里也有电视。” “对,张大雷你快去看电视!”周志恒也是说道。 没办法,张大雷只好无奈的站起来,傻呵呵一笑, 然后就去了西边屋里。 进屋打开电视,张大雷却是一点看电视的心思都没有。 他跑到卧室门口,揭开窗户上用来遮挡的帘布, 偷偷观察起外面的场景来。 只见这时周志恒搂着林晓兰从客厅走出来,两人满脸春色共同进了东边的卧室。 看到这一幕,张大雷只觉得心里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啃食一样, 简直快痒死了。 他深吸一口气,想着待会林晓兰和她老公做的时候, 肯定不会关注外面也许自己可以过去偷看!就算是被发现了, 就装傻说出来撒尿然后听到那边有声音就过去了。 有这个理由,相信就算林晓兰纵然会怀疑自己, 恐怕也不会真的把这事说出来。 此时东边卧室里已经开始响起阵阵呻吟声了, 听到这声音张大雷咬咬牙,把心一横,悄悄打开卧室门, 朝着东边的卧室走了过去。 蹑手蹑脚来到卧室门口,里面的呻吟声更加清晰了, 张大雷也凑到门口顺着门口窗玻璃的缝隙往里窥视着。 入眼的一幕,差点让张大雷鼻血喷涌出来!此刻林晓兰一件衣服都没穿, 赤着身子躺在床上那白皙的肌肤、苗条的身材。 而林晓兰本人也是满脸红晕,也不知道是因为喝酒还是因为此刻太害羞。 周志恒也是嘿嘿笑着。 “老婆,我来了!”林晓兰的俏脸更红了,声音也变得更加柔媚。 “老公,你……你轻点。 好久了,人家怕疼。” 听到此刻林晓兰这柔媚的话语,恐怕是个男人都得热血沸腾!周志恒再也忍不住了, 直接翻身上马开启了大战。 “嗯……”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书名“梯田”,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林晓兰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听到这声音张大雷只觉得浑身都酥了。 娘的,林晓兰真是个尤物,光是呻吟声就足以让男人浑身酥麻。 越是这种女人,在床上的杀伤力也就越大,听到她那诱人的酥麻声, 男人们还不得早早地就缴枪了?事实证明这句话果然没错 周志恒不到三分钟就低吼着结束了瘫软在床上, 气喘吁吁加上又喝了点酒,竟然睡着了过去。 外面的张大雷却是满脸不屑,妈的就这点本事, 还想满足林晓兰?林晓兰嫁给周志恒真是太亏了 她应该嫁给自己才是!而此时林晓兰的小脸上却写满了委屈 老公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可是连三分钟……看着旁边唿唿大睡的老公, 她叹了口气简单套上一件T恤,又擦了擦身子, 穿好裙子准备出去。 而张大雷也不敢再看,连忙匆匆跑回自己房间, 只是他太匆忙了关门的时候声音有点大,也让林晓兰注意到。 林晓兰穿好衣服,疑惑地往西边卧室看了一眼, 缓缓走了过去。 这时候张大雷已经躺在床上装睡了,可是他的反应一时半会也是难以消退。 等林晓兰走到卧室门口,打开一条门缝,正打算看一眼就走时, 眼前的场景却让她惊呆当场。 那么高的帐篷!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书名“梯田”,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这帐篷太高了, 恐怕就算是神仙也不过如此吧!没想到一个傻子竟然这么伟岸!林晓兰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嘴里满是苦涩她正要摇摇头转身离开。 可就在离开之际,她的脑海中突然升起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反正张大雷是傻子,既然是傻子,那自己就算是和他做了些什么, 他也不会外传的!鬼使神差之下林晓兰走进卧室, 反手将卧室门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