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麽办……我好紧张唷……」舒慧的姐姐妍姗从电话那头聒聒的叫不停。 「安啦!姐……反正你跟庆华哥交往那麽久了……都要提亲了, 去见一下未来公婆也好呀!」舒慧安慰的说。 原来,舒慧有一个大她几岁的姐姐,在电子公司上班, 认识了一位叫庆华的老实主管两人交往了几年, 庆华最近跟妍姗提了亲但是庆华的爸妈却坚持要「面试」妍姗后才准儿子决定要不要结婚。 妍姗当然紧张啦!她又不像自己的妹妹一样豪放, 妍珊学生时代一直都是乖乖牌的女生不要说联谊了, 有时候连跟男生去吃个饭都会紧张脸红讲不出话。 妍姗其实很美,但是一直都没有自信,更加上她一直非常害羞, 尤其面对对方长辈更是叫妍姗不知所措,妍姗好怕一紧张就会给庆华爸妈不好印象。 「所以我拜托你一件事……我求求你……」妍姗好像快哭了似的哀求。 「好啦好啦,老姐……你说吧,你要我帮你什麽」舒慧笑笑的说。 「我要你代替我去「面试」啦!」 舒慧差点以爲自己听错了, 她怀疑地问她姐姐: 「你疯啦!虽然我跟你长得蛮像的 但是你要结婚不是我呀!那结婚之后你公婆发现当天不是你怎办」 「哎呀我早想好了 庆华本来就跟我在台北上班居住他爸妈在台南乡下, 只要他们一点头那我们结婚后她们也不好说什麽, 老人家记不了那麽清楚…… 顶多让他们快快抱孙子吧!只要面试过关就好了啦!」妍姗喋喋不休的讲。 舒慧发现她老姐真的紧张得快疯了, 只好笑笑的说: 「那庆华哥怎麽讲」 「他说他会配合你啦……你答应了吧……那好不好……下星期周末两天你帮我跟庆华哥去他台南乡下老家住个两天好不好帮我留下一个好印象, 我请你吃大餐啦……」妍姗苦苦哀求。 舒慧只好答应了这个中华民族有结婚史以来最荒唐的任务了。 周末到了,舒慧爲了她那个离谱紧张的姐姐出征了, 在学校的后门口等她那个老姐口中「憨呆多金的老实有爲青年」来载她。 舒慧今天一样特别用心打扮过了,穿着一件黄色无袖贴身的缐织衫, 搭配一条膝上10公分的白色套装窄裙特别穿上丝袜修饰那本来已经很美的腿曲缐, 加上一双黑色高跟鞋头上特地挽起了上班族的发髻, 显得舒慧既高雅又成熟已经不是那个20出头的大学生的样子了, 舒慧呀还真是专业呢! 等呀等巷口缓缓驶来一台香槟色的LEXUS, 停在舒慧的面前车门打开,走出一位面带惊讶的高壮青年, 梳着一头西装头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身高大约180左右, 一脸老实相穿着衬衫,更显得妍姗所说的「憨呆多金的老实有爲青年」形象。 舒慧默默打量未来姐夫,从相貌到穿着,最后羡慕地给了80的高分。 当舒慧正在替姐姐高兴的时候, 那个姐夫打破沈默: 「你……你是妍珊的妹妹舒慧吗你……长得跟你姐姐真的好像呢!你姐跟我说的时候, 我还不大相信呢!」 舒慧笑着说: 「那你说说看 到底我跟我姐哪个比较漂亮呢」 姐夫的脸突然涨红 说不出话来 舒慧笑着打了他一下: 「开你玩笑的啦姐夫, 说着玩的啦 当然姐姐比较美啦!」 舒慧心想: 真的好老实的姐夫唷!姐夫笑了笑, 气氛顿时轻松多了两人也开始有的没的聊了起来。 车子顺利地往台南县新市一带开,终于在过中午不久后开到了庆华的老家, 两位老人家早就坐在门口庭园等着儿子带未来的媳妇来见见了。 车门一打开,走出一位乡下从来没见过的时髦打扮的亮眼女孩, 看着人捉挟似的聪慧眼神加上姣好的身材,两老不由得暗暗点头。 舒慧赶忙使出浑身解数,努力地在言语行爲上讨好两位老人家。 两老好像十分喜爱舒慧的样子,一直亲切热忱地拉着舒慧的手说话, 尤其是庆华的爸爸总是眼神闪着光芒的死盯着舒慧, 而舒慧也「爸妈、爸妈」的叫个不停嘴上不断讨着两老喜爱。 时间渐渐晚了,庆华的妈也进厨房准备晚餐了, 这时舒慧姐夫的电话突然响起,庆华接了起来, 听了一会儿突然脸色大变。 庆华转头对老爸和舒慧说: 「对不起!我刚刚接到公司来电话, 我承接的那笔生意订单被客户退回来总经理希望我赶回去了解状况, 我马上得回去了!」 庆华的老爸叹口气说: 「好吧!才刚回来没多久又要走。 」 庆华看到老爹落寞的眼神, 就只好马上说: 「不然, 我叫舒……舒……妍珊在这里陪您好了明天晚上我就回来了好吗」 舒慧瞪了庆华一眼, 却看到庆华姐夫的眼中闪过祈求的神色虽然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待在这个不熟悉的环境, 但爲了姐姐的未来舒慧也只好乖乖认命了, 马上装作很乐意的样子: 「好呀!我正想跟爸妈多多亲近呢!」 庆华走后, 舒慧跟庆华的老爸两人尴尬地在客厅里对坐着 一搭一搭的聊不起来舒慧只好转头假装专心看电视。 庆华老爹乡人都称他阿旺伯,阿旺趁着舒慧在看电视, 就拿起报纸假装在看偷偷的透过眼角余光去偷瞄舒慧, 只见他这个「未来的媳妇」舒慧长得美丽又带点妖艳的脸 和那个穿着突出丰满的身材修长又完美的曲缐, 如此年轻又性感的魅力让阿旺看着看着不由得起了生理反应, 一条短裤涨得鼓鼓的。 不久之后,终于开饭了,一家三口就在客厅吃起来了, 席间庆华妈妈问了舒慧一些家里的问题舒慧也小心地回答, 感觉十分融洽只有阿旺伯还是不专心地低头吃着饭, 不时偷眼去瞄舒慧宽大的领口有时还藉故弯腰去捡东西, 在桌下偷偷看到舒慧短裙底的那条若隐若现的性感黑色丁字裤。 舒慧仍然没发现她姐姐未来公公的行爲, 还是很开心地在帮姐姐完成任务。 饭后,舒慧跟两老聊了一会,阿旺嫂问舒慧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自己去帮舒慧打理一下晚上要睡的房间舒慧就跟着阿旺嫂去到房子的后面一间洗澡间去洗澡了。 安排好后, 阿旺嫂对阿旺伯说: 「现在天色不早了, 我要去张太那里帮忙张太的媳妇刚刚生了小孩, 缺人去帮忙坐月子、带小孩我怕张太一个人太忙, 我去那里看看太晚就不要等我啰,明天一早看看我再回来。 」原来老张过世得早,生前跟阿旺家是过命交情, 张太一个人的确是辛苦阿旺也连声说好。 阿旺嫂离开后,留下阿旺伯一个人在看电视, 看着看着听到浴室传来「唏哩唏哩」的水声, 不由得开始想起舒慧的美好嫚妙的身材、年轻热情的谈笑、性感的黑色丁字裤…… 想着想着 阿旺伯终于忍不住了他蹑手蹑脚地跑到浴室门外, 偷偷的从那道乡下像宋XX妈妈的厕所门一样破旧的塑胶门外偷窥。 阿旺伯找到其中的一道裂缝,偷眼朝里面瞧, 看着看着舒慧那凝脂般的肌肤、那肥美的乳房、那姣好的身段、修长的腿, 阿旺伯终于偷偷的掏出那条黑鸡巴不断地在套弄。 不要小看阿旺伯唷,套着套着,黑黑的鸡巴竟然不输年轻人的那般长呢! 就在阿旺伯忘情地享受时, 毕竟年纪已大突然脚滑了一下,「砰」的撞到了门一下, 舒慧在里面吓了一跳 急忙大叫: 「谁是谁」阿旺伯没命似地穿上裤子跑回客厅看电视去了。 过不久,舒慧全身湿淋淋的,头发还低着水, 穿着一件迷彩的紧身露肚脐的细肩带小可爱一条肉色热裤, 还边走边擦着头发踩着一双拖鞋「啪嗒啪嗒」 的走进客厅, 急急的问阿旺伯说: 「爸刚刚您有看到什麽人跑进来吗」 阿旺伯心虚的不敢看舒慧, 盯着电视颤抖着说: 「没……没有呀!你水温还可以吧累了先去休息吧!你那旺嫂出去了。 」 舒慧瞥见阿旺伯的双脚还有水迹斑斑, 隐约猜到怎麽回事脸上飞红, 低头小声的说: 「那……爸……我先去睡啰!」说完就走上楼去了。 阿旺伯看着刚洗完澡的舒慧迷人的身段,突然理智像断缐了般的下定了野兽的决心。 舒慧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害羞地回想着: 「讨厌, 姐姐未来的公公好像有点色我刚刚洗澡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被他看到……」想着想着, 突然听到有人走上楼来的脚步声在房门口停了下来。 舒慧的心砰砰的跳着, 想: 「该不会是阿旺伯吧……好尴尬, 我装睡好了免得大家脸上难看。 」舒慧打定主意装睡。 门外阿旺伯轻轻的敲了敲门, 小声地问: 「妍姗!妍姗!你睡了吗」 舒慧不理会, 仍然装作熟睡的样子她以爲阿旺伯就会离去。 可惜她错了,阿旺伯问了几次后,确定舒慧已经睡着了, 悄悄掏出钥匙转开了舒慧的房门。 舒慧吓了一大跳,因爲舒慧睡觉只穿那件迷彩小可爱加一件丁字裤, 她没料到阿旺伯会进来。 只见到阿旺伯轻轻走近舒慧的床边,舒慧闭着眼睛继续装睡, 还故意发出均匀的唿吸声阿旺伯轻轻坐在床头, 俯身端详舒慧的睡姿。 突然「唰」的一声,阿旺伯拉开舒慧的被子, 舒慧吓了一大跳心跳不断地加快, 心想: 「要不要起来喝止可是……这样会破脸, 很难堪……姐姐以后还嫁不嫁给庆华哥呀……」 正在犹豫的时候 阿旺伯已经轻轻地把手搭上了舒慧那双只穿丁字裤的修长裸腿上 在小腿上细细地来回抚摸再慢慢地往上往上, 轻轻的滑过大腿来到了舒慧的臀部,舒慧感到一双粗糙的手在自己屁股上来回搓捏。 阿旺伯的技巧也不错,双手不断地抚摸,不久, 舒慧已经被阿旺伯搞到脸红耳赤心中麻痒难当了, 不断在心里喊: 「呀!快停呀!我快不行了!」 没想到阿旺伯的手指轻轻地来到舒慧的丁字裤上 他慢慢把丁字裤的绳子活节松开手指就在舒慧的嫩穴里慢慢地搓揉, 不时在舒慧的阴蒂上按按还慢慢地往里面抠。 舒慧实在忍不住了,唿吸都开始急促起来,她好想放声大叫, 但又不敢只好紧咬着嘴唇忍住。 阿旺伯的手又渐渐地往上,去到舒慧的胸口, 慢慢地揉着舒慧那两个巨峰还不停地在奶头上捏揉, 舒慧本身的敏感度已十分灵敏不一会就娇喘连连, 连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阿旺伯慢慢地脱掉舒慧全身的衣服,把舒慧弄成一丝不挂, 还轻轻地打开小夜灯在昏黄的灯光下细细品味着舒慧的娇躯, 双手也没闲着继续在舒慧赤裸的身体上挑逗着, 用熟练的技巧弄得舒慧骚痒难当。 阿旺伯见舒慧开始流出淫水,整个阴户也湿了, 便脱下自己的衣裤抖了抖那根硕大的鸡巴靠近阴道口, 转眼就要插进去了 舒慧心里砰砰直跳: 「要不要让阿旺伯插怎麽办……怎麽办……可是下面实在好痒呀……」 阿旺伯的鸡巴在舒慧的洞口一直扰动揩磨去刺激她, 舒慧的理智终于被肉欲打败了慢慢地扭动起腰来, 嘴里也小声的哼哼起来。 突然阿旺伯对舒慧说: 「好媳妇,别再装啦!你没睡着吧……想要就起来享受呀!」 舒慧听到, 害羞地张开眼睛说: 「爸……你、你……我、我……我们这样不好啦!」 阿旺指了指那根黑鸡巴说: 「那它怎麽办都给你弄得直挺挺的 」然后笑笑: 「不然这样好了你帮我吹出来, 好过你被我搞吧」也不等舒慧答应就抓着舒慧的头往胯下压。 舒慧也怕把事情闹大,给姐姐难看,心想赶快把他弄到射精消了火就好, 于是就只好抓着阿旺的鸡巴含在嘴里又舔又吸, 舌头灵活地在龟头附近绕呀绕手还轻轻的抚摸那个子孙袋, 弄得阿旺吁吁的直叫: 「你、你……媳妇……你好会弄呀……真该让村子里的人都给你吹看看……啊……真舒服……你比妓女还厉害 大学里都教这些吗……」 舒慧也很卖力地帮阿旺口交 只是阿旺的鸡巴还真的大龟头直顶到舒慧喉咙深处, 口水不断从舒慧的嘴角流出来。 过不久, 阿旺伯大叫一声: 「我受不了啦!」一把将舒慧推倒, 挺起那根大鸡巴就往舒慧的小穴插去一下子就顶到了舒慧子宫颈, 舒慧「呀」的一声叫了出来: 「爸……你……你……说好不插我的……怎麽……呀……干死我了……好爽呀!」 阿旺伯奋力地抽插着这个又风骚又美艳的绝色大美女 一下一下「噗唧、噗唧」的干进干出把舒慧的嫩穴干得淫水四溅, 边干边说: 「怎麽样媳妇 老爸的鸡巴比庆华的好多了吧……干得你爽不爽呀」 舒慧忘情地大叫: 「干死我了……爸……干死我了……我会被干死……干脆奸死我吧……我要鸡巴狠狠的插……」 阿旺边用力地抽插着这个小淫妇, 边得意地说: 「等一下我把你弄高潮精子射进去, 不知道生出来的算是我儿子还是我孙子……」 舒慧昂着头淫荡地叫着: 「呀……呀……射进来……干死我……干到我怀孕也没关系……我要……」 过了不久 阿旺伯大叫一声抓着舒慧的腰把精液通通灌了进去, 舒慧被一烫也一抖抖的泄了。 阿旺伯年老却力盛,又把舒慧抓起来,用麻绳把她绑在客厅的一张太师椅上, 两腿开开的绑在椅子扶手上双手反绑在椅后, 阿旺伯看着舒慧这种淫糜的姿势又再度勃起。 阿旺伯把椅子端到院子里,抓着鸡巴又干了进去, 舒慧一波高潮未平 又被插得哼哼咳咳: 「爸……你……你会弄死我……呀呀……我受不了了……我…… 我……被人看到怎麽办」 阿旺插得椅子唧唧歪歪的响, 说: 「没关系!左右都是乡下田地就算被人家看到, 就过来一起玩你好了!」 舒慧乱喊: 「好……好……叫邻居来插我……我要被搞……大家都来……呀呀……来搞我……」 阿旺听了舒慧淫荡的叫声 过不多久又射在舒慧的体内。 浴室里,两人正泡在浴缸里共浴, 阿旺伯跟舒慧说: 「媳妇呀, 刚刚真的好愉快呀!」舒慧正低着头帮阿旺口交 只能「呜」的一声回答。 阿旺轻轻抚摸舒慧的头发说: 「你跟阿华赶紧结婚吧!本来我还担心阿华交到坏女孩, 现在我跟阿华妈应该都会赞同你跟阿华的婚事了。 」 正在帮阿旺伯口交的舒慧听到,嘴里面忙着, 心里却想: 「虽然帮姐姐完成任务不过要是姐姐嫁进来, 会不会被阿旺伯给……」 果然阿旺伯拍拍舒慧的背说: 「像你这麽乖巧的媳妇 有空要多多陪我唷像刚刚一样……哈哈哈……」舒慧听了, 心中百感交集不禁爲姐姐的婚事担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