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煮饭的当儿,电话的铃声响起。 在围兜上擦拭着手,美穗拿起挂壁式的听筒。 「喂…这里是中条家…」 「我。 」 「喂?」 「是我!」 「啊…」 「爱着老师您的学生。 」 「---」 美穗一时觉得有些器眩。 而旁边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看着电视棒球转播丈夫, 以怪异的眼光看着她。 「喂!请问是那一位?」 「中条先生在旁边吗?」 「嗯…」 为了不让中条看到自己的脸色, 美穗自然地背对着中条。 「等一下你们两人就要吃晚饭了吧?好好…我也想要和老两人一起面对面地吃 晚餐。 」 「喂…不知…不知有何贵事…」 「我喜欢你…我爱你…」 「…」 美穗咽了一口气。 「老师也得说话啊!」 「知…知道了。 」 「只有这样而已吗?刚才的做爱实在太棒了, 我还是第一次尝到那么棒的作爱 滋味每一次回想起来, 我的那根就又站起来了老师也觉得好吗?」 「不…没有…」 「嗯?那么还是中条先生的好啰?」 「…」 「今晚是不是要做爱。 又是礼拜六的晚上,你们又是夫妇。 」 「不知道…」 「别客气,好好的干。 」 「我现在很忙。 」 「好吧,我知道了,等一下我再打来, 我爱你…老师…」 美穗不说话地放回话筒 走回厨房的流理台。 「谁打来的?」 中条盘腿坐在椅子上问道。 「想要邀我出去的。 」 一边说着,自己却清楚地感觉到身上已昌满冷汗。 第二次的电话,是窀二洗完澡从浴室出来, 在二楼的寝室梳着头发的时候。 她很快地拿起听筒,中条正在楼下看西洋影片。 「老师,今晚可以见面吗?」 「啊…不可以…」 「还是要和中条作爱吗?」 「不是早告诉你不知道吗?伤脑筋, 这样不停地打电话来。 」 「早上的相片,洗出来了。 」 「…」 「照得很不错哦,老师的脸、乳房、当然还有…」 「你住口…」 美穗不由自主地歇斯底里地大叫。 「我们可以等到中条睡了再见面。 你打电话给我。 我跟你讲电话号码,别担心 ,这是我的专用电话。 」 美穗不得已,把电话号码抄在面纸上。 「你一定要打来啊!否则那张照片会如何, 我就不知道了。 」 「…」 「知道吗?」 「嗯…」 「那么我们实验一下。 老师站在窗边来,拿着电话。 」 虽然讶异,美穗还是遵从了指示。 「窗户全部打开。 」 「窗帘也是…」 美穗的眼睛很自然的看到隔壁高冢家的二楼。 比起中条大许多的大庭院的二楼,可是全部的灯却都是熄灭的。 「看的到我吗?看不见吧,可是我从这里却看得很清楚。 蓝色的睡袍真适合你 ,真漂亮。 」 美穗急忙用手拉紧睡袍的前胸部位。 「不遮起来多好,晚上穿什么内衣呢?」 「…」 「拉开睡袍, 让我看看。 」 「高冢君…你太过分了…」 「你不想要照片吗?」 「可是…」 「快点…」 阴险的声音, 在美穗的耳边震耳欲聋。 美穗低下头,颤抖着双手,慢慢地解开睡袍的钮扣。 及膝的长袍,很自然地左右开叉,黑色的内衣裤隐约可见。 「是黑色的,再拉开些,我要看清楚些。 」 「…」 美穗将睡袍的令子,拉到腋下来。 「内裤也是黑色的。 」 「啊!」 刚洗过的一头黑发,遮住半边的脸庞, 一直垂放到丰满的胸部来。 「一直都穿黑色的吗?」 「没有…」 「那…是因为今晚要和中条做爱?」 「不…不知道…」 「看到老师这种诱人的模样, 想不做爱的人大概没有吧好…想做就做吧,不 过窗帘得打开。 」 「这…这不可以…」 「可以的…」 「可是…」 一边说话的美穗, 注意到寝室的门有人在开动。 「来了,我要挂断了。 」 「可得遵守命令。 」 不等那知说完,美穗急忙回到化粧台去。 背对着走进来的中条,很快地扣上睡袍的钮扣。 「谁打来的?」 「啊…朋友…」 美穗压制住心中的不安, 说道: 「影片看完了。 」 「嗯…不大有趣。 」 中条凑得很近地从背搂住美穗的腰。 波浪似的卷发上,在耳边凑上他的唇。 「呜…」 美穗不由得身抖动起来,如同往常般的中条的爱抚, 但轻轻的一吻要说马上 就涌起满脑的快感是不可能的。 中条再次在同样的地方,重重地压上他的唇。 「呜…」 美穗闭上眼,一时之间,意识有些模煳了。 中条很快地用鷤手伸手潜入睡袍的前胸部位, 同时拉开下摆掀开至大腿的部 位。 「啊…等…等一下…」 美穗大大扭动着身子, 按住中条的手。 「我等不及了。 」 中条把美穗转过身来,面向着自己无论亲吻几遍都不会厌烦的双唇, 再度被封 堵住。 两片上下唇交互地吸吮着,一边解开睡袍的前扣。 美穗制止住他的手。 「外面看得到的。 」 中条仍专注地亲吻着,一边伸手拉下窗边帘子。 「啊…有点热,不如灯关掉吧…」 「好!」 中条随手切掉床边的开关, 屋子里的戽一下子都熄灭了。 不过,留下小桌子的 小台灯却亮着。 中条的手,急忙去脱着睡袍。 美穗的意识还十分清楚,她认为那知一定在对面用望眼镜窥看这一边。 即使只 剩下一盏小台灯,透过窗户,两人的身体轮廓以及淡淡的肤色一定还是看得很清楚 的。 中条望着美穗只着胸罩和三角内裤的胴体, 忍不住又亲吻着她的唇。 「今晚真美妙!」 说着甜言蜜语,一边用舌和唇轻吻着耳际, 颈子以及她的秀发。 「呜…呜…」 强烈的快感慢慢地注入脑海中。 美穗的眉头微皱,发出微弱的呻吟声,美穗发出羞怯的露骨叫声。 越是不敢让那知知道,越是剌激着美穗的快感。 中条舐遍了她左右的耳朵,美穗的脸几呈扭曲, 站着脚也有点要招架无力的状 态。 二 中条的手终于解开了胸罩的挂钓, 扯下了肩带。 美穗本能的欲遮住鼓胀的胸部 。 中条不由得喉咙间咕噜噜作响。 不禁被她胴体的缐条所深深吸引,而且加上今 夜热的气氛下, 剌激着蠢蠢欲动的慾望。 而且虽然已经洁婚九年多,她那种在自己面前暴露裸体时的那种含羞怯怯的模 样, 看了就更令人心生爱怜。 中条压住美穗的手,凑上唇去含着她那漂亮的乳头, 个子并不高的中条只需 微微地弯着腰,连脸都不用偏向一边, 低着头去亲吻着。 舌头沿着乳晕轻吻着,还轻轻用牙齿咬啮着乳头。 美穗的肉体似乎整个都性感带,平小中条都是如此吻遍她的整个胸部, 不过今 天意外的却对中条这轻轻的吱啮反应却较微弱。 中条于是比平用心加三倍地咬啮着她的乳头。 「啊…啊…」 美穗终于受不了的依偎在中条的肩膀上。 几近麻痹的快感,不断地涌现在体内。 大腿也禁不住地颤抖着,蜜水多得甚至都沾湿了腿上穿的裤袜。 中条一边咬啮着她一边乳头,一边指头滑落至下腹穿着大胆黑色的裤袜内, 揉 搓着她那丰满的臀峰。 「呜…呜…」 对于丈夫的指头的抚弄, 美穗虽觉得快活却显得羞怯不已。 只剩穿着黑裤袜裸身的美穗,从桌边的小台灯看去, 现在中条也脱个精光了。 九年来不断玩弄观看的肉体,丝毫没有减少他对美穗的爱, 反而是与日俱增。 而中条似乎要证明他的爱,更是去舐吻着她的脚趾间。 中条也知道妻子已被挑起高昂的慾火。 因此手更是不愿抻离她的身体,尤其今 天又是星期六。 他仔细地一根根的去舐她的趾甲。 「呜…哈…」 耳朵的里面,边际一直到胸部位, 也是美穗体内的敏感带。 「喔…喔…」 不管美穗急促的喘息声, 中条的唇不停地从趾间大腿处的膝盖一直游移到内 裤的边角上。 美穗有些不安起来,虽然自己的肉体是如此熟惑着丈夫的技巧与爱抚, 而且又 是礼拜六不能说完全没有期待着今晚的欢愉, 但总觉得今夜情热的点燃方式是如 此的不一样。 「啊…」 美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中条的唇吸吮着膝盖的内侧,再移转到大腿的内侧, 美穗的上半身立刻翻个侧 身只手滑入中条的发丛内。 身体中最富有官能感觉的丰满的大腿,可说是性感的库。 所以说,中条的技计比起平常并没有不一样的地方。 可能是自己意识到窗外有人窥看,心里由升一股紧张感而导致今天比平常敏感 的原因吧。 同时,美穗今天傍晚,体内首次接纳丈夫以外的力性, 体内所受的冲击不可谓 不大。 因此本来,在这样的夜晚,是不想再接纳丈夫的。 因为已经背叛丈夫的肉体,反而因丈夫的爱抚, 而身心上涌遍了凌辱感。 中条的抚弄,使得身体肌肤越来越亢奋起来, 但如此一来被那知蹂躝的一幕 ,活生生地被挖掘出记忆之中。 但现在已是欲罢不能了。 中条的唇、舌不停地运转着,强烈吸吮之中, 带给她越来越强烈的快感。 「喔…喔…」 美穗开始像哭泣般地哀叫呻吟起来, 而中条也终于给剥下了她仅剩的裤袜。 结婚九年来,对于妻子阴唇的爱抚可与日俱增, 毫无减灭。 因此对中条而言,现在可说是性爱最快乐的开始。 而妻子的身材,在这九年间可说完全没有走样, 她的外貌、气质及一直引以为 傲的曲条身材更是令人称羡。 虽然肌肤不若新婚时那样吹弹欲破破,光滑娇嫩, 但是与日增加的成热美却 是和表面的美丽不同, 让人细细品味而不觉厌倦。 「啊…啊…」 一瞬间,美穗的胸部喘息着, 身体整个地抖动起来。 只见整个已濡湿的阴唇上端,充血的阴蒂已竖立着好似在迎接者中条的抚弄。 中条不禁咽了一大口气,他看起来深受感动般的欢愉及雀跃。 这大腿,这肉体,这美貌以及她那优雅的气质, 加上这似乎在期待自己的阴唇 可说是他丰富爱情的所有源迫呢。 中条左右,左右地交互地吻着她的阴唇。 「呜…呜…」 美穗的呻吟声越来越高亢了, 而且丰满的全身抖动得更厉害了。 听到美穗苦悉的叫声,以及散乱头发的撩人姿态, 中条更兴奋的把舌头展至如 粉红色真珠的阴蒂。 「啊…啊…」 美穗连腰都跳动了起来。 这尖锐的攻击,令她连大腿都颤抖得厉害。 中条的舌头,往复的舐吻着阴蒂的尖端、内侧。 美穗已陶然欲醉、连眼泪都禁不住剌激得渗出来。 只需再那么临门一脚的攻击,似乎就要达到欢愉的最顶点了。 不久中条的唇更热烈地吻着鼓胀的阴唇, 甚而有微痛的触感然而愈是如此, 愈发使得美穗的肉体亢奋异常。 离开了阴蒂部位,中条的唇很快地进阴唇内, 在热润及狭窄的空间内上下地滑 动着他灵活的唇。 「啊…啊…」 身体颤动得厉害的美穗, 似乎也迫不及待地突起腰完全地接纳着他的舌。 中条的舌头沉漏在喷火欲焚的蜜汁许久, 终于抬起了头。 他们夫妇实际的性交是一个月二次,但中条每晚都会用指头和舌头去爱抚美的 身体, 这是新婚不久中条出了车祸之后所决定。 即使失去了男的机能,但因为才二十几岁, 中条基本性慾可没有失去的道理。 而且反而对女体有一分执着的爱恋呢! 不过更因为美穗拥有的美貌以及极佳的身材, 所以中条可以每晚毫不厌倦的爱 抚着她的肉体 这却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而且他并非已完全地无能,而是依据作爱的高亢程度, 使得性机能回复得有所 快慢。 而且也可以射精。 只不过那形状,那根的大小比起出车祸前要萎缩许多。 正因为如此,中条在在性方面愉悦妻子更是不敢懈怠, 虽然他现在也可以每天 射精但他却尽量节制于月二次, 平时则采取爱抚的方式。 同时每天的爱抚,在挑起妻子的性感带方面, 尤其左每个月第二第四星期六 真枪实弹作爱时更发挥了最高的效果。 「啊…」 中条才刚把阴茎碰触到阴部, 美穗就大叫声这般淫荡的模样还是第一遭。 而中条看美穗这模样,更是充满异常的亢奋。 美穗好似期待许象般地,中条把阴茎顺势滑了进去阴道内。 「喔…喔…」 美穗迫不及待的将两手搭在中条的脖子上, 湿润的阴道内湿润的膜紧紧包裹 住男根。 阴茎被紧紧包裹的感觉,令中条涌现一股快感, 大腿一直近伸到趾甲间。 中条开始划动着身体,非常有节制的,慢慢地把对方引导至快乐的最顶点。 美穗的指甲抓着中条的肩膀。 即将爆发的慾火,使得美穗已到了浑然忘我的地步, 她不断地顶芽腰碰触到 中条的腹部,以便和阴茎贴靠得更紧密。 「啊…」 终于中条的阴茎前端,释放出精液了。 美穗也顶着腰,不断的摩擦,发出欢喜 的呻吟声。 「啊…」 她再一次地喘了一口气。 「好棒!」 中条再次凑上他的唇,表达他的爱意。 而美穗的身体仍紧紧依偎着中条,久久不忍放开。 三 美穗瞄了一眼手表。 那里就是○缐车站的前面了。 时间约是二点左右,电车早 就休车了,路上几乎没半个人影。 确定中条已沉睡后,打了电话给那知,被他叫来这里。 「这里啦…老师…」 无意间,对面道路旁的小公园处, 出现了那知的踪影。 她抄了小径,追上那知,进入公园。 「高冢君…别再乱来了…」 还不等她说完, 那知即抬起她的下巴亲吻着她的唇。 「呜…」 他将反抗的美穗,强力地抱住, 把她硬压坐在公园中的长椅上。 抱着她的肩膀,另一手伸进她的胸部。 「呜…不…不要…」 美穗甩开那知的手。 但那知不理会的握住她的胸部,接着又撩起她裙子, 抚摸着大腿。 「不可以…高冢君…」 她急忙抽动着腰身, 伸手去拉扯她的衣裙。 「手别在这里碍事…老师…」 「拜…拜托…我求你…」 「你不想要那照片了吗?」 「啊…」 「怎么样啊!」 美穗终于松开了手。 那知于是大大方方伸进胸罩内,抚摸着她的大腿, 裤袜上。 「有遵守约定吗?」 美穗胀红着脸, 之所以穿束裤也是由于那知的指示。 「是什么颜色的?」 「啊…照你所说的颜色。 」 「那到底是什么啊…我问你…」 那知的指头移游到裤袜的边缘, 美穗的声音颤抖着。 「黑…黑色的…」 他把美穗单件式的内衣, 从有退处直抓开至下腹处。 只见黑裤袜下,果真覆盖着逆三角形的黑色内裤。 那知的眼睛十分锐利的盯着它看。 「和刚才的不一样。 」 美穗吞吞吐吐的说: 「同样…同样的啊…」 「别说谎了。 刚才穿的是有蕾丝边的。 」 「啊…可是一样的黑色…」 「我不是要你穿着刚才的那件来的吗?」 「…」 她当然知道, 但刚才的那件由于丈夫的爱抚,早已被渗出的蜜汁沾湿了, 实 在没有再穿出来的勇气。 「这也是!」 那知打开胸的钮扣,确定她穿的胸罩。 「简直把我说的话当耳边风。 礼天我再去多洗一些照片,到学校和附近去散发 。 」 「等…等一下…高冢…我求求你别乱来…请考虑一下我的立场…我…我可是你 的老师…而且也结婚有丈夫了…」 「既然是老师, 有遵守约定好的事更不能原谅。 刚才我不是要你不许关灯吗 ?害我也没能看得清楚一点。 」 「那…那是我先生…」 「我不想听你任何藉口, 一付不合作的态度。 」 「…」 「你就等着星期一吧。 」 那知大步地跨往出口的方向。 「等…等一下…我求你…原谅我…我向你道歉没有照约定去做…真的…」 美穗一手遮着胸前, 一拉下裙摆迫着那知说着。 「高冢君…你原谅我吧…我不会再犯错了…」 那知忽然间停下了脚步, 回过头。 「真的哦!」 「…」 一时之间, 美穗也不知如何回答。 她其实是不想说那些话,但是来这里,本也 是要说服那知的, 两人再这样纠缠不清的关系可不能再进展下去 她本是如此下定 决心才来的。 「怎么啦!」 「是…是真的…」 「好…那就试试看。 」 那知挟着美穗的手,带到小公园的公共浴厕去。 四 「衣服脱掉。 」 进入了男用的厕所中,那知命令着。 在恶和昏暗的灯光中,美穗扶着墙壁,怯生生地伸手去解开单件式肉衣的扣。 「那…照片一定要还我啊…」 「你照我做的, 我就会还你。 」 「什么时候?」 「等到老师肯听我的话的时候!」 「一定哦!」 「快脱吧。 老师也得以行动来证明才行啊!」 美穗垂下眼, 开始去解开扣子。 虽说这里不会被人看到,但是公园的厕所里, 还是比起在家中更多了一分紧张 和耻辱。 脱下的单件式内衣本来抱在胸前,被那迅速夺去。 美穗蜷缩着身子,往后退了一大步。 只剩下黑色的胸罩,吊带内衣及高跟鞋的 裸身, 衬托着她那白皙的肌肤更加妖艳。 虽说今天白,才被用暴力侵占过的身体, 但是像现在完全地脱光了衣服这么 近距离地看着还是第一次。 而且白天不一样的是,原盘卷上去的头发, 现则垂放到胸前来更增添了一分 成熟女人的韵味。 那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头到脚巡视着她全身。 平常在录带或杂志,看惯了年轻模特儿们美丽的胴体, 本应该有强烈深刻的记 忆现在与美穗的肉体比较起来似也逊色不少。 当然就皮肤的弹性,娇嫩度上,是比不上年轻的模特儿。 但结婚九年,仍有着 这般曲条而玲珑有致的身材, 任谁看了都会爱不释手的。 年轻女的美自不在话下,但身材可维持得这么好, 又有一分成熟之美可说难 能可贵。 「胸罩也拿下。 」 一时之间,美穗抬起头,但很快地又低下了头, 默默伸手去解开背部的挂钓 拉下肩带、脱下了黑色的胸罩, 但立刻把两手放在胸前不肯离开。 「手挡在那里碍事啊…老师…」 那知把胸罩拿走, 拉高了嗓门命令着。 美穗颤抖的双手于是离开了胸前,垂放到腹部来。 白天虽然也看到丰满的胸部,但记忆却有些模煳了, 而且那是美穗是仰躺着 与此时看到感觉又有些许不同。 那圆形的乳晕。 以及突出而粉嫩的漂亮乳头,她身上的每一部分, 除了有一分 成熟美之外而且还能维持这样漂亮的形状, 对那知而言都是非常新鲜的。 同时从窗边看到中条吸吮的模样,更是清楚的浮现脑海中。 「老师…被吻乳房的感觉很不错吧…」 「…」 一边看着美穗, 那知一边卸下背袋把单件内衣和胸罩塞了进去, 拿出绳索和 有带锁的狗用项圈。 「手伸出来。 」 「做…做什么啊?」 「绑起来啊!」 「不绑起来, 我怎么办事?」。